后生可畏

高大的越野将电动车顶的横移了数十厘米后停滞。

    越野车车门摊开,大黄穿着皮衣,手里拎着一把M系的自D步,剃着晃眼的光头,领着三人来到了电动车旁。

    车内,被撞的有些发懵的枪手,正在甩着头,想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大黄一枪把子砸过去,副驾驶玻璃当场碎裂。

    车内枪手回过神来,扭头看向了车外的大黄,目光惊愕。

    大黄伸手将连接在一块的玻璃拽下,弯腰冲着枪手问道:“找啥呢?”

    枪手目光慌乱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找枪呢?你能拼过我吗?”大黄单手将自D步搭在车窗上,歪脖说道:“从你们进胡同开始,我就一直盯着你们!艹,你们三个这又是微C又是雷的,整的好像挺专业,但事儿咋办的这么水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的人?”枪手声音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机会,你们都没给老白整死,真他妈废物。”大黄摆着手喊道:“来,把电话给我!”

    枪手闻声瞬间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来,给我!”大黄将枪口定在对方脑袋上,面无表情的伸出了左手。

    枪手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怕死啊?不怕死你刚才跑啥啊?直接拼掉老白啊!”大黄歪脖看着对方,突然吼道:“1!”

    枪手攥了攥拳头,伸手就从腿上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大黄一把抢过来手机,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问道:“密码!”

    “6个6!”对方答。

    大黄解开手机,啥都没找,直接翻开了通讯记录,双眼盯着几分钟前这个手机打出去的号码说道:“我拨回去,你就说这边已经处理完了,现在过去找他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枪手迟疑半晌:“行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算是识时务了。”大黄一笑,伸手指着正驾驶位上那个惨死的司机说道:“是谁让你们来的,我基本心里清楚,所以没有你这个电话,我肯定也找他。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,不然你死的肯定比他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枪手点头。

    大黄闻声回拨了通话记录里的号码。

    数秒后。

    “喂?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雄哥!我这边处理完了,现在过去找你。”枪手只稍稍迟疑一下后,张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志雄沉默数秒后问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车烧了,枪扔了,有啥不快的。”枪手回。

    “老地方,你们来吧。”刘志雄扔下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大黄关了手机录音键,再次冲着枪手问道:“老地方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你应该盯着他呢吧?”枪手低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聪明!”大黄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脑袋,转身喊道:“现场处理一下,我们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娱乐城内。

    老白惊魂未定的坐在办公室内的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爸,这事儿能就这么算了?!”白纲咬着牙说道:“秦禹在楼下,打的可不光是我的脸啊。”

    老白抬头看了一眼对方,声音波澜不惊的骂道:“你懂个屁!”

    白纲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不是秦禹想杀我,是有人想把奉北枪击的锅,硬扣在我脑袋上,明白吗?”老白眯着眼睛子说道:“我以为秦禹之前没看懂,所以才来江南闹事儿,但现在我想通了,他今晚就是想挖出来背后到底是!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刚才在门口伏击的枪手,是有其他人派来的?”白纲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。”老白点头:“杀我,是想嫁祸给秦禹,让白家和他们矛盾再也无法调和。”

    白纲听到这里,才算有点明白了过来:“可秦禹是啥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今晚他来江南就两个目的。第一,他想试出来,奉北的事儿到底是不是我们干的,第二,如果不是我们干的,那另外一伙人,会不会在我们和他产生这么剧烈的冲突时,在有所动作!”老白声音平稳说道:“两件事儿,他都干对了。事实证明暗中挑事儿的人,还是没坐住,他怕我和秦禹见面把事儿说开,所以想直接弄死我,呵呵。”

    白纲目光惊愕的看着老爹,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秦禹这小子不简单啊!”老白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终于明白,老李之前为啥那么捧他了。他比你们都强啊。”

    白纲无言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二人谈话间,室外突然泛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!”

    白纲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门开,一位青年迈步走进来说道:“楼下来了一个叫丁国珍的人,说要见白老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秦禹的人吗?”白纲楞了一下,皱眉训斥道:“你告诉白老不见,一会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让他上来吧。”老白摆手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约两三分钟后,丁国珍领着四个人,押解着两名壮汉,一块走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白老看着那两名血渍呼啦的壮汉,登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白纲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禹哥让我过来的。”丁国珍客气的冲着老白说道:“禹哥说,您刚才让他给今晚的事儿一个交代,他想了一下,觉得矛盾是矛盾,规矩是规矩,所以才让我带着这俩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俩人是?”白纲问。

    “他俩就是交代!”丁国珍面无表情的冲老白说道:“刚才在门口开枪打你的人,就是他俩!”

    老白闻声惊愕。

    “禹哥还说,江南警司和黑街警司都是一个系统的,那我们今晚在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他有些不好意思,所以他替江南警司的严司长把案子破了,这俩人怎么处理,你们看着办就好。”丁国珍条理非常清晰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白看着丁国珍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,我说完了,就先走了。”丁国珍扔下一句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!”老白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丁国珍闻声扭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俩枪手背后的人是谁?”老白问。

    丁国珍想也没想的回应道:“刘志雄!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秦禹,他的意思我明白了。”老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再见!”丁国珍点头后,领着同伴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沙发上,老白眯眼打量着两个枪手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做事儿有里有面,后生可畏啊!”

    “刘志雄,怎么办?”白纲回过味儿来后,咬牙冲老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白沉默许久后,声音不大的回道:“你就是太子爷,你也不能拿我们当垃圾桶啊,还还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