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到为止的交锋

两条匿名简讯,外加冯久青的反应,都已经彻底让秦禹对酒店枪击事件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秦禹团队和龙兴集团是有死仇的,这点毋庸置疑。除去邢子豪死的事情以外,双方还有着绝对的利益冲突,所以两家的各种积怨,暂时肯定是没办法和解的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双方有着无法调和的矛盾,那秦禹肯定也不愿意受小人挑拨,现在就跟龙兴闹的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我想主动打是一回事儿,可要有人背后捅咕,把双方矛盾现在就激化,那肯定又是另外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所以,秦禹斟酌许久后,立马就给可可那边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通知你的人,先不要搂火。”秦禹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酒店的事儿,可能不是龙兴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?!”可可愣住:“枪手的身份不是已经都确定了吗,怎么会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可能有其他隐情,你等我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可可斟酌半晌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兴生产车间主楼内,小勇推开楼梯间的门,刚想往外冲,腰间的手机就震颤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勇愣了一下,低头掏出电话立马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先别动,撤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进来了。”小勇低声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让你撤就撤,别废话。”秃头老板强调了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小勇表情无语的看了一眼楼梯间外的走廊,沉吟半晌后命令道:“通知所有人,原路返回,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非常及时的电话,让小勇等人把已经举起来的枪,再次放回了包里,悄无声息的撤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临走之前,小勇并没有将那些已经摆好的炸Y取走,而是留在了生产车间的主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小祁的兄弟伸手抓起冯久青的头发,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:“我想出去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冯久青思考了两秒:“我想跟秦禹通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他通电话了。”小祁的兄弟摇头:“你说的事儿,他已经核实了。”

    冯久青闻声仔细思考了起来。他觉得对方这时没有马上干死自己,那就说明秦禹已经信了自己的话,并且已经想办法核实到了酒店发生过的枪击案。所以他此刻没必要耍花招,最好的办法就是配合。因为对方要真想杀他,那完全可以在车上就干了。

    “好,你想怎么弄,就怎么弄吧。”冯久青冲着对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倒也是能屈能伸。”小祁的兄弟一笑,右手搭在冯久青的脑袋上:“你低头说话。”

    冯久青咬了咬牙,也真是能屈能伸,低着头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小祁的兄弟斟酌半晌,抬头吩咐道:“联系一下人,咱们提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低头看着两条匿名短信,沉思半晌后喊道:“小豪,你记两个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付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“0785220……0785379……。”秦禹冲着付小豪,将两组电话读了一遍,眉头轻皱的吩咐道:“发给珍珍,让他马上查一下,这俩电话号的开户人是谁,快点!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跟他说。”付小豪掏出另外一部手机,立马联系了丁国珍。

    正驾驶上,朱伟握着方向盘,面容疑惑的问道:“真不是龙兴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秦禹摇头:“如果仅有简讯,那可能是有人想带偏我,但简讯要加上冯久青的反应……我觉得这事儿就没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“仇是得报,但我们不能让人牵着鼻子走。”秦禹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如果真不是龙兴,那就是有人想挑起来,我们和龙兴之间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会他妈是谁呢?”朱伟拧着眉毛,表情费解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小祁的几个兄弟,找了进城的关系,按照原定计划顺利出城。

    距离奉北关口,不足十公里的待规划区路段,小祁的兄弟推门下车,冲着冯久青摆了摆手:“来,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冯久青稍稍迟疑了一下后,弯腰就钻出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小祁的兄弟,指着地面,声音沉稳的说道。

    冯久青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跪下,听见了吗?”小祁的兄弟低头掏出烟盒,抽出一根叼在了嘴上。

    冯久青攥了攥拳头,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“你装你妈啊!”开车的司机从侧面冲上来,一脚就蹬在了冯久青的腰间,眉头轻皱的骂道:“出了奉北,你还是个啥啊,还装大哥呢?我就问你,要脸还是要命?”

    冯久青扭头看向对方,暗自咬了咬牙,双膝一弯,直接就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壮汉拿着火机点燃了烟卷,弯腰用左手扯住了冯久青的头发,右手指着他的脸颊说道:“秦禹让我告诉你,你他妈记好了,今天自己在这儿是怎么跪下的,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听懂了,呵呵。”冯久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听懂了,就跪直了别起来。”壮汉拍着冯久青的脑袋:“不然我随时进奉北,随时崩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冯久青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也算捡条命了。”壮汉迈步走向汽车,笑着说道:“一看你就跪过,姿势真TM标准,哈哈!”

    说完,壮汉上车后,越野瞬间启动离去。

    冯久青目送众人离开后,一屁股就坐在雪地里,心有余悸的喘了几口粗气。他心里非常清楚,今天这帮雷子没杀他的原因,纯粹是因为不想受小人挑拨,现在就跟龙兴翻脸。不然他在奉北市内就没了,现在都不知道会被埋在哪个坑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小勇等人离开后,直接拨通了新城区警司的报案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?”

    “新城区警司吗?”小勇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给龙兴打个电话吧,告诉邢胖子,我在他一厂生产车间大楼,放了三十公斤炸Y。”小勇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今天忘带起爆器了,哪天我喝点酒,再给他送去。”

    接警人员闻声后,十分懵B的问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小勇挂断电话,伸手扣出黑卡,掰碎了后直接扔出了车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