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路目光聚焦夜色

白家。

    原本早早睡下的老白头,此刻已经被电话吵醒,他眉头紧皱的走出卧房,一边穿着衣服,一边冲身边的中年说道:“给江南警司的老严打电话,让他去店里。”

    “经官吗?”中年表情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经官不行,这小子是奔着玩命来的。”老白头很精明的说道:“场子里有他们叫来的雷子,你要压不住,真搂起火来,这帮小子保不准还真敢动小纲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中年沉吟半晌后问道:“秦禹这次跟疯狗一样的来江南,是为了……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为了奉北那个事儿。”老白头皱眉回道:“这小子急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?”

    “我过去。”老白头迈着四方步,话语霸气无比的说道:“在江南,他一百个秦禹加一块,也动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私人会所内。

    三公子穿着浴袍走进休息厅,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按摩床上。

    “江南那边整起来了。”一个身材瘦弱的青年,玩着手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三公子拧开一瓶水,仰脖喝了一口说道:“要干了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瘦弱青年点头说道:“秦禹给白纲砸趴下了,听说老白头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闻声大笑,扭头看着吴迪说道:“怎么样,我算的准不准?我就说秦禹肯定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他能去白家那边,”吴迪闭着眼睛回道:“我看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跟秦禹去奉北的那几个人,包括被打死的那个,都一定跟秦禹的供货商有关系。”三公子目光明亮的说道:“不然,他绝对不会这么红眼,这么没理智,搞完龙兴,就搞白家。”

    吴迪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咋弄啊?”瘦弱青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酒吧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警司啥反应?”三公子问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想,警司肯定去人了啊。”瘦弱青年沉吟半晌判断道:“估计这事儿最后还得经官解决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沉默半晌,低头就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酒吧内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坐在沙发上,笑着说道:“冯司,我确实在夜色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给我滚回来!”冯玉年声音严肃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喝了点酒,啥都没干啊。”秦禹挠着鼻子回应着。

    冯玉年沉默数秒,低声提醒道:“警署那边都知道这个事儿了,你不要搞的自己下不来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屁!”冯玉年皱眉说道:“我告诉你秦禹,你要惹出大乱子,我第一个抓你。”

    “冯司,有人三番两次要干死你,你会是啥想法?”秦禹突然反问。

    冯玉年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自己在干啥,”秦禹面无表情的回应道:“您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四台警用车在飞速疾驰着。

    汽车内,江南区警司的副司长老严,表情烦躁的骂道:“你说这个秦禹怎么就那么不消停呢,隔三差五就能搞出来点事儿。他妈的,我一个副司长还得跟着他节奏走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直接抓住就完事儿了呗?”旁边的队长没往深了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老严皱眉回应道:“一个秦禹不算啥,但现在他们不是跟开元那边合作了吗?刘志雄背后的关系是三公子,你说,我这时候要抓了秦禹,那怎么处理啊?”

    队长闻声恍然大悟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很棘手。”老严破口大骂:“这个老白头也是个瘟死的货,你说他闲着没事儿打电话通知我干啥,真他妈有病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吧大厅内。

    秦禹刚挂断手机没多一会,三公子的号码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在江南呢?”三公子问。

    “是,”秦禹点头:“在这儿喝点酒。”

    “能把酒喝完吗?”三公子问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,”秦禹摇头:“听说不少人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理吗?”三公子问。

    秦禹听着对方的话,眯着眼睛沉默许久后,才笑着说道:“咋没有?奉北的事儿肯定就是他们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有理的话,我帮帮你吧。”三公子话语干脆的说道:“官方那边你不用管,出多大事儿,我都给你兜着。地面上的事儿,你怎么有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感谢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呵呵,咱这不是合伙做生意了吗!”三公子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结束之后,我当面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沙发上,低头看着手机屏幕,目露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外,萧九带着四个人,步伐匆匆的冲进了酒吧大厅,直奔秦禹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拿着手机,正在飞快的编辑着信息。

    萧九皱眉来到沙发旁边,低头冲着秦禹问道:“疯啦?不活啦?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了对方一眼:“你是来看热闹的,还是来铲事儿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萧九问。

    秦禹缓缓站起,双眼盯着萧九说道:“你要看着热闹,就往旁边站;你踏马要铲事儿,?我连你一块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吗吹牛B!”萧九直接亮出了枪,伸手顶在秦禹的脑袋上:“CNM,我崩了你,在江南区能不能被判死刑?!”

    “你敢开枪啊,确定不是吓唬我?”秦禹往前迈了一步,指着自己的脑门吼道:“来,你往这儿崩,我他妈要是躲一下,从今以后在松江跪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楼上的小勇闻声从怀里掏出大喷子,站在灯光昏暗处,冲楼下喊道:“哎,那个拿枪的。”

    萧九闻声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再喊一声试试,来,再喊一声。”小勇面无表情的喊着。

    萧九来之前并不清楚屋里的情况,更不知道酒吧里有多少人是秦禹叫来的。

    “开不开枪?”秦禹指着萧九问。

    萧九咬了咬牙,低头看向了白纲,而后者则是动作明显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秦禹站直身体,直接扒拉开萧九:“CNM,看热闹上一边站着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面上。

    老白头所坐的汽车极速行驶着。

    酒吧对面的胡同内,三个蒙面男子坐在纯电动汽车内,正目光阴霾的盯着街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