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子驾到,开始反击

这天下午。

    秦禹已经开始给察猛和付小豪办理出院手续,准备晚上就返回松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六七点钟。

    冯久青从龙兴集团出发,乘坐自己的专车,抵达新城区某茶楼内,面见了自己手下的那两个马仔。

    “冯哥,王克那边的隐患,已经处理干净了。”左侧穿着皮夹克的青年,低声说道:“他们想跑,被我截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那边的事儿,进展的怎么样了?”冯久青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新城警司那边搞了两组人保护他。”皮夹克青年低声说道:“我找的人,完全接近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来之前,我接了一个电话。”冯久青抬头看向对方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秦禹今晚就会走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搞了两天,还没进展,我咋和老邢交代啊?”冯久青皱眉说道:“提提速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硬整了。”青年思考一下后,才压低声音说道:“人干完了,就别想着跑了,直接自首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的人稳当吗?”冯久青问。

    “很稳当,是两个在场子里玩了很多年的赌徒。”青年点头应道:“他们本身就欠了很多外债,我答应他们事儿成之后会把账给他们请了,然后在额外给钱……他们很乐意干这事儿,哪怕进去判个一百年刑期,也认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们,只要能把事儿办成,我保他们不会被判死。”冯久青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事情毕竟是发生在奉北,我们说话还是有分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冯哥。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冯久青放下茶杯,起身说道:“你们马上安排,我回一趟公司,继续办老严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要挖他?”

    “是,这帮人手里掌握技术,老邢对他们很感兴趣。”冯久青背手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市郊,龙兴药物集团无菌生产车间外。

    耀光小勇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,转身回到车上,低头掏出无网平板电脑,调出了几张照片:“你们几个辨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车后座的三个人,闻声靠前。

    “整死这几个,龙兴就地震了。”小勇指着照片,话语阴沉的说道:“搞完之后,电话全部扔掉,按照原计划,自己跑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后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小勇将平板电脑交给几人后,就推门下车,来到车尾打开后备箱,从里面拎处了两个装满炸Y的硕大帆布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署医院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灯光昏暗的楼梯间,低头一口口的抽着香烟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秦禹立马接通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的人上线了。”小祁低声询问道:“直接动了啊?”

    秦禹沉吟数秒:“动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祁点头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手机,抬头看着天棚,顺手拨通了朱伟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你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进奉北了。”朱伟点头:“你那边完事儿,我马上就能接上你,咱们坐轻轨返回松江。车上值勤的一个队警员,我全都打好了招呼,可以保证绝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来医院。”秦禹轻声吩咐道:“枪一响,我就走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伟点头:“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冯久青穿着风衣,带着两个马仔,还有一个司机走出了茶馆。

    “冯哥,那我俩就先走了!”右侧的青年冲冯久青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快点办。”冯久青指着对方的胸口,皱眉说道:“花点钱,有点响动都是次要的,主要是让上面把气儿顺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样,我先回公司!”冯久青扔下一句,转身就要往路边走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道路右侧冲过来一台七座越野车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车内,除了司机外的四名壮汉,动作非常统一的低下头,伸手拽着脖子上系好的三角巾,瞬间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骑上去!”领头汉子语气平稳的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越野车瞬间冲到马路牙子上,随即司机拉手刹向左侧打舵,车尾直接横甩了出去,车身侧着对准了冯久青等人。

    “下车,干!”

    领头汉子招呼一声,推门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冯久青等人一愣,迈步就要后退。

    四名壮汉下车后,也不跑不追,不吵不喊,只全部撸动枪栓,端起了大口径喷子。

    “枪,枪……!”左侧青年摸着腰间吼道。

    “亢,亢亢!”

    领头壮汉率先搂火,连打三枪。

    左侧青年头部爆裂,仰面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领头壮汉领着抢,直奔冯久青走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!!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上前,端枪就对准了司机和另外一名青年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是不是找错人了,你听我说……!”司机脸色煞白,摆手就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小祁叫来的雷子,根本不与对方说话,三人拉开角度站好之后,抬抢就崩。

    司机和另外一个马仔还没等反应过来,就被喷到在地,浑身抽搐的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领头汉子一把扯住冯久青的脖领子,抬抢冲着越野车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越野车调整方向后,速度极快的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亢,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冲着司机和冯久青两名马仔,连补了N枪后,动作从容利落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冯久青彻底懵了,被领头壮汉扯着塞进了汽车后座喊道;“兄弟……兄弟,你让我说句话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领头男子一脚将冯久青踹进车内后,顺手关上门,就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越野车捋着马路扬长而去,只留下茶楼门口三具还未凉透的尸体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领头汉子摘下三角巾,冷静无比的冲着司机说道:“往出关口那边开,路上办他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领头汉子低头从兜里掏出电话,伸手递给冯久青说道:“你给邢胖子打电话,告诉他你马上就要被干死了。”

    冯久青闻声怔主。

    “你在告诉邢胖子!!杀你的是秦禹大哥,小祁的兄弟!”领头汉子话语简短:“我不走了,准备教教邢胖子怎么在背后打冷枪!”

    冯久青目光惊愕,完全没有料想到,秦禹在被枪击后,还敢在奉北的地面上反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秦禹和朱伟推着伤员察猛,领着付小豪等人,准备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条简讯提示音突然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