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仇开始,集体摇滚

五层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白纲正在与广哥交谈之时,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!”白纲皱眉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门开,一名壮硕青年急匆匆的走进屋内,表情慌张的喊道:“白总,广哥,楼下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白纲问。

    “马老二说酒吧太吵,让我们把音乐关了。”壮硕青年声音急迫的说道:“这王八蛋明显是来碰瓷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艹,”白纲气到冷笑:“还真是奔着整事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咋弄?”广哥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纲闻声起身,指着光哥说道:“把人集合一下,跟我下去。妈了个B的,他在奉北侥幸捡条命,这心里还没点B数,还敢来江南嘚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刘子叔也没难为一个服务生,只是让他去传了话。

    沙发上,秦禹低头跟可可发着简讯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大厅门口走进来了二十多人,领头的正是白纲和广哥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喝酒。”马老二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举杯。

    白纲单手插兜走到沙发卡座前面,笑着问道:“谁让我们把音乐关了?”

    “我让的啊。”刘子叔抬头回应道。

    人群中央,秦禹此刻依旧低头看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你让的啊?”白纲弯下腰,笑着问道:“咋地,你二哥不给你开工资吗?没来过酒吧,是吗?”

    马老二吃了一口水果,抬头问道:“你是白纲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是。”白纲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行,你让你爸来一趟。”马老二翘着二郎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艹!”白纲愣了一下,满眼嘲讽的看着马老二问道:“你是喝多少来的啊?你是谁啊,你就要找我爸?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的反应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来这老实喝酒,找女人,我他妈拿客户一样接待你。”白纲伸手指着马老二说道:“但你要想整别的事儿,那得问问我身后这些兄弟答应不答应!”

    马老二舔了舔嘴唇,笑着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玩不玩?不玩滚!”广哥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马老二眯眼看向对方:“你说话挺横啊!”

    “马老二,这踏马是江南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广哥的话还没等说完,徐洋突然抓起一个酒瓶子窜起,瞬间抡动了胳膊。

    广哥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动手,猝不及防下突然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酒瓶子碎裂的声音响起,?广哥登时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一楼北角,一名正在喝酒的壮汉,见双方动起了手,立马就冲小祁的兄弟问道:“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别动,”小祁的兄弟摆手:“坐这儿喝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酒瓶子下去后,沙发卡台周围的看场子小伙,蜂拥着就扑向了马老二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灯光阴暗的酒吧内,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向,突然泛起了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台上的DJ吓了一跳,双手无意中按在了键盘上,弄的酒吧内全部音响泛起了嗡嗡的音爆声。

    枪声过去数秒后,屋内瞬间爆发出阵阵尖叫,大批不明所以的顾客,吓的瞬间退出了舞池。

    卡座旁边,白纲,广哥,以及那二十多个马仔全部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是枪声吗?谁在开枪呢?!”秦禹抬头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酒吧内安静下来,秦禹的声音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“啊,不是开枪声啊,音响坏了吗?呵呵!”秦禹一笑,扭头看向广哥:“你是什么身份啊,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广哥伸手就要抓秦禹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马老二,刘子叔,付小豪,朱伟等人全部窜起,蜂拥着扯住了广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马老二横着一酒瓶子砸在了广哥嘴上:“有你说话的份吗?啊?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没有客气,一人一个酒瓶子全部砸碎在了广哥身上。

    “干他们!”

    “上,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看场子的小伙们立马炸了,纷纷拿出警棍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马老二抓着广哥的脑袋,直接按在了桌面上,右手抓着半截酒瓶子戳在广哥脖子上,面无表情的吼道:“我捅死他,马上进监狱去揍袁克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秦禹突然暴起,一把抓住白纲的脖领子,使劲儿往后一拽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白纲猝不及防,被拉的瞬间横着趴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秦禹按着对方的脑袋,指着他的脸颊骂道:“在长吉堵吴文胜,你们暗中搞事儿,把锅甩我们身上了,老子没搭理你;老李选举,你们一直搞摩擦,我还没搭理你;土渣街内部争市场,你们一直背后捅咕,我也没跟你们翻脸。老子一再忍让,你却觉得我好欺负是吗?”

    白纲抬头看着秦禹,死死的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打吗?今天我豁出去这身衣服不穿了,咱们好好玩玩。”秦禹指着白纲,铿锵有力的问道:“告诉我,你还有没有兄弟?我踏马给你打电话的机会,让你码齐了,咱们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白纲咬了咬牙:“你今天要能走出这个会所,我跟你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艹!”

    秦禹咧嘴一笑,突然抬起脚,冲着白纲的脑袋咣咣猛踹了两下骂道:“江南区也是没一个行的人,让你这种货都狂的没边。CNM,你要真有那个魄力,还用自己过来谈吗?啊?!”

    白纲脸色铁青,咬牙就要窜起。

    “刚才枪响没响?”秦禹低头喝问道。

    白纲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秦禹薅着对方的头发,弯腰喝问道:“告诉我,刚才枪响没响,你听没听见?”

    白纲无言。

    秦禹冷冷的盯着对方,伸手指着上下两层的酒吧大厅说道:“来,你抬头看看,这屋里有多少人是你不认识的,啊?”

    白纲瞬间读懂了秦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就在这儿给我趴着,一动不许动,不然下一枪,说不定谁就打你脑袋,听懂没?!”秦禹戳着白纲的脸颊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二楼,小勇等人起身,体态轻松的站在扶手旁边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一楼,大部分的客人都已经跑出了大厅,可小祁的兄弟们却非常扎眼地坐在原位上,一动不动的看着这边情况。

    白纲注意到这些细节,额头冒着汗珠,没敢乱动。

    沙发卡座上,马老二薅着死狗一样的广哥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说了你们不行,你还不信。给你们老头子打电话,让他自己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