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猫的选择,秦禹的局

楼下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,扭头看着老猫回道:“谈谈,谈啥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徐洋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犹豫一下回道:“去楼下吧,我在后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洋点头,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旁边,老猫抱着肩膀问道:“他咋说?”

    “他要来找我。”秦禹原地转了一圈后,立马说道:“你赶紧藏起来,咱俩看看他到底要干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猫应了一声,迈步就跑到了旁边,藏在了小胡同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徐洋从后门走了出来,抬头看向秦禹:“你下来的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正好要出去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是不是怀疑我?”徐洋单手插兜,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一愣,攥了攥拳头回应道:“你今天不是给媳妇打电话,你有些反常。”

    “老裴抓了我家里人。”徐洋眯眼看着秦禹,直言说道:“今晚我要搞董司,但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对方的话,瞬间愣在了原地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最开始跟你们接触,就是为了帮老裴。”

    “那魏智呢?”

    “是老裴故意杀的,为了让你信我。”徐洋知无不言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秦禹呆愣的看着他,沉默半晌后问道:“那你为啥又全告诉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拿我家里人冒险,我也不再跟着老裴一条道走到黑了。”徐洋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你跟我演一场戏,帮我把家里人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演戏?”

    “老猫的房间,一会会去一个姑娘,这个人是裴德勇找好的。她进去之后,马上会跟过去一个男的,这男的会故意激怒老猫……。”徐洋将整件事情的计划,全盘托出:“事成之后,我拿录像去换自己家里人,然后你带着警员去抓裴德勇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完,眉头紧皱的看着徐洋:“你不敢拿家里人赌,我就敢拿老猫赌吗?!戏虽然是演的,可视频的内容却是真的,那个男的如果在被处理了,那你嘴一歪歪,老猫不就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相信我,”徐洋低声说道:“这次我没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相信你,可你还是骗我了。”秦禹瞪着眼珠子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猫迈步从胡同内走出来,张嘴看着徐洋说道:“这个戏,我跟你演。”

    徐洋愣住,秦禹扭头看向老猫,眉头紧皱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但凡遇到事儿,你只要细分析,那他妈全有风险。”老猫挠了挠鼻子,抬头看向徐洋说道:“裴德勇之所以要搞我,无非是我和老李之间有亲戚关系。那既然别人演不了,我愿意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徐洋嘴唇蠕动。

    “但我要告诉你,人有时候只能选择一次,就一次。”老猫竖起手指,话语沉稳:“所以你到底要干什么,最后提前想好,因为没有人会一再容忍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猫,你也要想好了。”秦禹毫不避讳徐洋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猫,今天你干的事儿,我记你一辈子。”徐洋脸色十分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咋干。”老猫摆了摆手,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徐洋闻声后,就要将计划说出,但秦禹却率先开口:“你拿到证据后,不用回去找裴德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徐洋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袁克。”秦禹扭头看向徐洋:“你告诉他,只要他能帮你救出老婆孩子,你就把老猫杀人的证据给他。”

    徐洋怔在原地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“裴德勇已经脏了,袁克现在肯定正在犹豫要不要弃他。而你要能拿着老猫的证据找他,他肯定会心动。”秦禹语气激动的说道:“因为杨楠死了,牛振进去了,现在只有你在黑街还有号召力。只要裴德勇一完蛋,你带着老人加入袁克,那他就一定还能继续在黑街阻击我们,并且手里还能掐着老猫的证据,握着我们的软肋。”

    徐洋看着秦禹的表情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对袁克来说,风险小,见效快。”秦禹目露精光的说道:“他一定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徐洋沉默半晌:“……难怪裴德勇斗不过你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徐洋先上楼之后,老猫给秦禹打了个电话,直接问他:“如果徐洋拿着我的证据,真跟袁克合作了,那咱们怎么办,岂不是等于白白把把柄交给了对方?!”

    “视频是真的,可直接证人是那个拿摄像机的男的。只要他不死,那个视频就没用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:“徐洋不管跟谁合作,都一定会去救老婆孩子,所以,只要他们动手,我们就连袁克和裴德勇一块搞。唯一区别就是,徐洋心在咱们这边,我会送他一个前程。他如果要玩别的,今晚他的下场会跟裴德勇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拿摄像机的那个男的谁来办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涉及你身家性命的事儿,我亲自来办。”秦禹毫不犹豫的说着。

    老猫一笑:“……你替我都想好了,那就你办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半天后,当徐洋和那个当托的男子,一块行走在胡同内的时候。

    秦禹与徐洋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老裴安排了人在听动静。”徐洋话语简短的交代着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上前,持枪对准了青年,冲着他脑袋旁边空放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男子看着秦禹吓的瘫倒在地,面容惊愕。

    秦禹回头喊道:“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徐洋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着男子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不死,老猫就不会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男子愣了半天:“徐洋玩我?”

    “你的角色,不就是让人玩的吗?”秦禹低头扯住他的脖领子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如果没有我,你现在已经被人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呆愣:“不可能,裴哥是个讲义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署下属医院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听着秦禹叙述完整件事的经过后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老裴,没抓你之前,我就告诉过自己。只要你落网了,你在监狱里剩下的这点日子,一定不会好过。”秦禹指着裴德勇:“但你今天没动那个孩子和他爸,我又改变主意了。你把事情全交代完,我让你体面的走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裴德勇低头一笑,突然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秦禹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禹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说,为什么我在医院救人的时候,钱没赚到,尊严也丢了。”裴德勇笑看着秦禹,声音轻柔:“那为什么我开始杀人了,反而我却赚到了钱,甚至得到了社会的认可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他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是警队大队长,也没办法回答我这个问题吧。”裴德勇略显失望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秦禹拿起烟盒,慢步走到裴德勇身边,低头说道:“社会和环境,只是小病,而人才是大病。你病了,但你还不知道……社会有认可过你吗?!你的那些马仔,那些酒桌上的朋友,在最后时刻,有几个管你的?有吗?!”

    裴德勇看着秦禹,不自觉的抽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,白家大院。

    老白头坐在沙发上,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找找关系,问问袁克和小岩的情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