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你驻足时,或许才看得见人生

当走投无路的裴德勇,选择钻进门面房的那一刻起,其实他自己和秦禹等人心里就都清楚,前面已经没路了,他跑不出去了,一切挣扎都只是不甘心的反抗。

    或者更深一点说,裴德勇的一生可能都是在不甘和挣扎中度过。他穷的时候,不甘心,所以才考上了高校;他参加工作后不甘心,所以努力着往上冲,期望着有一天能改变自己,改变家庭。他被人设套,被医院辞退后,更不甘心,他挣扎着要在社会中闯出一番天地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他走投无路了,马上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事儿付出代价时,他也不甘心。他觉得自己的一生都充满着坎坷,他怨恨,怨恨自己遭遇了太多的不公平。他想死之前拉几个垫背的,不管是谁,只要能跟着自己一块死,那就算值了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当裴德勇看见那个孩子满脸泪痕的祈求自己时,心却突然软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裴德勇这些年行事太过极端,或者是他执拗的性格,让他没时间感受家庭的温暖,所以当他看见爹护着儿子,儿子也护着爹的时候,心中那一点点柔软,才彻底被剥开。

    当人生真正开始倒计时后,可能你之前很多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的事儿,就会不自觉的浮现在脑中。裴德勇被塞进警用车时,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小男孩,才突然想起来,自己曾经从奉北,长吉换回来的一捆捆钞票,等价的并不是货物,而是一车车从待规划区拉出来的人,像这个孩子一样大的人,像自己儿子一样大的人。

    一心奔着钱使劲儿的时候,裴德勇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。他只看价码,只看性价比,可现如今走到这一步,钱还有用吗?

    而当它没用的时候,你总会冷静的细想起一些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警署下属医院内,裴德勇治完外伤,就被塞到了特殊的羁押病房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多钟,街道上警笛嗡鸣,秦禹洗了把脸,带着四五个人,一块走进了羁押病房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铁椅子上,目光发呆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你咋不躺着呢?”秦禹顺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以后不有的是时间躺着吗。”裴德勇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秦禹点头应了一声,顺手拽了张椅子,坐在床边:“咋地,你是还想挣扎挣扎啊,还是直接聊聊?”

    裴德勇回过头,表情平静的说道:“我心里有几点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秦禹掏出烟盒,摆手冲着丁国珍等人交代道:“放松点,不用站着,自己找地方坐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等人闻声后,就各自找地方坐下,并且准备摄像机录像和本子记录。

    “给我根烟。”裴德勇伸手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犹豫半晌,低头递给对方一根香烟,帮他点燃。

    裴德勇叼在嘴上狠狠吸了一口后,轻声问道:“徐洋从啥时候开始,真正变成了你的人?”

    秦禹也点了根烟,没有马上回话。

    “从魏智死的时候,还是从我跟他撒谎的时候?”裴德勇淡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其实就是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?!”裴德勇目光惊愕:“你的意思是,在今天之前,他都没有彻底跟你们合伙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裴德勇根本不信:“我能感觉到,徐洋在很多事情上都拖延我,甚至故意隐瞒你们这边的消息……我没证据,可就是有这种直觉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把我们的事儿告诉你,并不一定就代表非要跟我合作。”秦禹冷静的分析道:“这里面很多种可能。比如他不了解我,所以想观望;比如你干的很多事儿,他都不满意,所以只是想找机会脱身,并没有跟其他人真正合作的心思……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眯眼看着窗外:“我还是没懂,你是怎么说动徐洋,不顾自己家里人安危,去选择跟你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听到这话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裴德勇问。

    秦禹狠吸了口烟:“你又猜错了,我没有去主动劝说徐洋,是他自己找的我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秦禹仔细回忆了一下今晚的一些事儿,轻声叙述起了经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酒店内。

    秦禹在娱乐城扣完嗓子眼,呕吐了一阵后,整个人就清醒了不少,但他依然跟随着众人,去了徐洋事先安排好的那家酒店。

    进了包房后,秦禹立马给丁国珍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我旁边的房间吧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是,咋了,一块啊?”丁国珍骚的不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块个屁!”秦禹皱眉嘱咐道:“一会我出去一趟,你要听到敲门声,就把来我房间的姑娘叫到你那儿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人在我这儿,我是玩啊,还是帮你看着啊?”丁国珍很兴奋,带着颤音征求着老大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,你千万记住,听到有人敲我门,你就把她叫过去,就这样。”秦禹说完,立马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酒店后门的围墙旁边,老猫裹着个衣服,皱眉冲着秦禹问道:“你着急忙慌的把我叫下来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徐洋有问题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老猫一愣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今天他吃饭的时候,状态就不对。”秦禹眉头轻皱的回应道:“他刚开始特别想让董司留下来,甚至已经到了不懂事儿的程度。后来,我又听见他在楼梯间里打电话,具体内容我没听清楚,但有两句话我记住了。第一句是,我玩命帮你护盘,是因为你对我有恩……第二是,你还是把这事儿捅破了。哦,对了,最后他还骂了对方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骂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。”秦禹冲着老猫回应道。

    老猫烦躁的推了推秦禹:“你把脸冲那边,别JB冲我骂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直觉,徐洋肯定不对劲儿。”秦禹单手插兜,低头继续说道:“今天他一直拿着个新手机在发简讯,让我撞见好几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动他?”秦禹挑着眉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徐洋在屋内接连抽了好几根烟后,突然起身,拿着电话冲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。

    秦禹接通电话,笑着说道:“喂,徐洋?你别告诉我,你完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秦禹,我们谈谈吧。”徐洋的声音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