穷途末路,一点温热

门面店二楼。

    裴德勇满身是血的站起身,紧贴着墙边,走到了里侧房屋门口。

    楼下,身体刮动玻璃碴子的声音响起,裴德勇回头看了一眼楼梯方向,嘭的一声就踹开了里侧房门。

    一间十五六平米的屋内,一个身材瘦弱的中年男人,穿着单薄的汗衫,正扶着床头要站起来。但他似乎双腿有毛病,像是无法吃力,急的满头是汗,也没能彻底站直。

    床铺旁边,一个十来岁的男孩,听到声响后,就回过了头,看向了裴德勇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回过神来后,伸手擦着脸上的血,看着二人一笑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愣了数秒后,立马摆手喊道:“兄……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老天爷都TM觉得我冤,看不过眼了,留条路让我挣扎挣扎。”裴德勇瞪着眼珠子走过去,伸手就往前抓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伸手要推裴德勇,而他旁边的那个小男孩虽面色惊惧,但却没有躲闪,反而一步迈到前面,张开手掌喊道:“……叔……叔叔,别抓我爸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看着小男孩短暂一愣后,一把就扯过了他的脖领子,皱眉将其向门口拽去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儿子!”中年伸手就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裴德勇回过神,一脚踹翻瘦弱中年,强拽着小男孩就来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厅内,刚才略显凌乱的脚步声突然停滞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裴德勇冲着楼下崩了一枪喊道:“剧情有反转了,你们都别动,我手里有人质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用枪口指着小男孩的后脑,左手拿起雷直接弹开保险说道:“把这个攥上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闻声回头,双目清澈且惊惧的看着裴德勇。

    “攥上!”裴德勇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男孩看着他,脸色煞白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攥上。”裴德勇瞪起眼珠子,使劲儿用枪口顶了顶孩子的额头。

    孩子脑袋被怼的撞在了墙上,泛起一声闷响,他目光呆呆的看着裴德勇,沉吟半晌说道:“叔……叔……我听你的,你别开枪打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,顿时愣住。他没想到对方一个十来岁的男孩,竟然能在害怕的情况下,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小男孩缓缓伸手,憋着嘴说道:“我……我们没钱吃药……医生说他活不长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看着对方的眼神,眉头紧皱的攥了攥枪,伸手把弹开保险的雷递过去命令道:“用拇指把这个压住,压住。”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“裴德勇,你他妈是畜生吗?!你能跑吗?”丁国珍的喊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跑不了,我也拉几个垫背的。”裴德勇见孩子已经用两手将雷攥住,立马出声催促道:“往下走,快点。”

    男孩闻声后,双手捧着雷,就冲着台阶下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屋内的中年男人扶着墙边,急迫的往前走了两三步后,双腿无力的突然倒地。

    裴德勇皱眉回头:“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兄弟……你整我,我给你当人质,你别碰孩子。”中年男人趴在地上,眼圈通红的喊道:“他生在我这家,就没享过福,我求求你了,你看在他是个孩子的份上,我给你磕头……。”

    中年说完,就用脑袋嘭嘭嘭的往地面上撞着。

    裴德勇嘴角抽动,直接转过了头,冲着孩子吼道:“站在台阶上,把手举起来。”

    男孩闻声停住脚步,站在台阶靠下的位置,举起了双手。

    大厅内,丁国珍等十几个警员,抬头看见这个孩子双手举雷,顿时都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不是疏散了吗,这么长时间干什么来着?!”朱伟红着眼珠子,躲在掩体内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时间太紧了,只能在外面喊,让他们自觉离开。”旁边的警员,低声回应着。

    丁国珍额头冒着汗水,呆愣愣的看着小男孩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裴德勇,你能不能走的像个爷们,啊?!你他妈搞个孩子有啥意义?你觉得自己能跑吗?”

    “别JB跟我扯淡。”裴德勇喘息着回道:“我从来都不是爷们,我就是个小人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扭头看向后方,低声问道:“秦队呢?”

    后侧的警员,伸手指了指棚上。

    “都别给我嘀咕。”裴德勇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我知道有人想打进来,我查仨数,你们再不退,我就打死里面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室内瞬间安静,只有中年男人带着哭腔还在哀求。

    突兀间,那个小男孩回头望了裴德勇一眼,哇的一声哭了,双手颤抖的举着雷,冲着楼梯下面喊道:“叔叔……叔叔……我求你们了……你们让他走吧……不要让他开枪打我爸爸……我求求你们了……我没亲人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丁国珍等人呆愣。

    小男孩满脸泪痕的回过头,看着裴德勇说道:“叔叔……我听你话……你别打我爸爸……我听你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裴德勇看着孩子的表情,听着他说的话,竟然在这瞬间就泄气了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么一瞬间,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命的裴德勇,竟然心软了,泄气了,甚至清晰的知道自己完了,挣扎不了了。

    室内,中年男人趴在地上,声音颤抖的问道:“兄弟……你有没有孩子……你想想他……再看看我儿子,他们是一样的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闭嘴!”裴德勇眼圈通红,攥着枪,冲着对方:“趴在那儿,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叔……叔叔……别开枪打我爸爸。”男孩迈步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裴德勇转身:“你别动,别动,再往前走,我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连续呼喊三声,裴德勇手掌颤抖着,竟也没有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房间内泛起一声玻璃碎裂的脆响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催泪瓦斯顺着房门就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气爆声响起,楼梯口处瞬间升起烟雾。

    小男孩举着雷,飞快的冲了上来,带着哭腔喊道:“爸……爸爸!”

    裴德勇坐在楼梯口,突然抬起胳膊,一把扯过小男孩吼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小男孩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裴德勇伸手抓住对方的手掌,使劲儿按着雷的松发,声音颤抖:“别动……他……他没事儿……别松手,会炸。”

    孩子在烟雾中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裴德勇靠着墙壁,缓缓闭上眼睛:“我艹你妈的,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起,秦禹穿着防爆服,戴着护目镜冲到楼梯口,一低头看着裴德勇的姿势,瞬间愣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