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子回头

吴天胤是独生子,但早年丧父,所以母亲很早就改嫁了,并且跟现在的继父又生了四个孩子,三男一女。

    母亲性格较软,再加上她也没个正式工作,一切花销基本都靠现在的这个丈夫,所以她在家里几乎没有啥发言权。而这样也就导致,吴天胤从小到大遭受了不少不公平的待遇。

    吴天胤小的时候,挨继父毒打那是家常便饭。他左手两根手指到现在还变形弯曲,就是继父给活生生打折的。

    而像继父这种无知,自私,人性淡漠的人,自然就认为羊肉是贴不到狗肉身上的。他跟吴天胤没有血缘关系,那看他不顺眼,白吃自己的饭,没事儿打两下也觉得正常,而这种现象也每天都发生在一些重组家庭中。很悲哀,但这却是社会中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    吴天胤小的时候不光经常挨揍,甚至还被继父两次领到偏远地区给遗弃过。如果不是这小子比较灵,自己又找回来了,那现在可能都不知道死在哪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后来,吴天胤的母亲还没有发火,但人家吴天胤的亲大爷不干了,特意找上家门跟继父干了一仗。并且说,如果你们不想养这个孩子,那就把之前吴天胤亲爹留下的那两间小房子交出来,然后我们吴家自己养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吴天胤母亲跟继父结婚后,这房子就被男方给卖了,然后又添了钱,买了现在的这个。所以他们现在没办法堵上这个窟窿,只能答应继续抚养吴天胤。

    一晃吴天胤长大成人了,正好赶上了九区新建后闹暴乱,而那时候他又非常抵触在家里待着,所以一念之差走上了邪道,并因为领导暴乱和强尖等多项罪名被判了重刑。

    这次出来后,吴天胤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十二年的满刑期,让他觉得自己之前干的所有事儿都很不值,浑浑噩噩间自己的前半生就过完了。这一眨眼就快四十岁了,他觉得自己必须得认真对待生活了。

    可生活真能善良的接纳他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听到喊声,就从仓房内走了出来,抬头看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胤哥,忙着呢?”门口的小青年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咋来了?呵呵。”吴天胤笑着擦了擦脸上的污渍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放了,就过来看看。”小青年迈步就要往院内走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老头拿着雪锹砸在台阶上,目光阴沉的吼道:“要唠出去唠,我这儿不是改造场,都别在这儿扯犊子。”

    门口来找吴天胤的小青年,全都懵了,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吴天胤愣了一下,立马摆手说道:“你等我洗个手,咱们出去聊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,你就养不出好玩应!”老头将铁锹摔在地上,冲着老太太骂道:“再整出事儿,就马上给我滚,别在我这儿待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头阴着脸就回了主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四个小青年领着吴天胤,去了旁边的一家价格低廉的小饭馆,一块吃起了饭,喝起了酒。

    “胤哥,你爸脾气不太好啊。”小青年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一愣:“嗯,他就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在里面待了也十多年,这回来了,就好好陪陪家里人,也别怨他们。”小青年不了解具体情况,所以还心善的劝了一句:“来吧,咱哥们又遇上了,喝点吧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举杯,一块敬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“胤哥,你出来后,打算干啥啊?”对方放下酒杯,擦着嘴问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想了一下说道:“找个活儿干呗,挣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找活能挣多少钱啊?”小青年笑着说道:“不行,咱们一块干吧?你领头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吴天胤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待规划区,那边有机会,来钱也快。”小青年低声说道:“我有个朋友在那儿倒腾响,一年就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吴天胤摇头。

    “胤哥,我说话直,你别生气哈。”小青年伸手给吴天胤一边倒着酒,一边话语钦佩的说道:“就你之前犯那罪,那去哪儿玩,别人不都得高看你一眼吗?咱还用苦巴巴的干活挣钱吗?更何况,你在里面照顾了不少人,随便摇摇号,就能有不少兄弟过来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笑眯眯的看着几人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以后过线的事儿,我是不会碰了。你们要闲了,就过来找我喝喝酒,聊聊天。你们有,你们请;哥有了,哥就请。但其他事儿,你们也别跟我说,我也不会问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待了十二年了,在里面的时候无时无刻都想着出来。我真不想再进去了,就想踏踏实实的干点正事儿。哪怕一天挣两块,就花两块。”吴天胤笑着举杯:“其他的咱就不谈了,行吗?”

    小青年沉默半晌后点头:“行,一个人一个活法,以后我不提这事儿了。但咱兄弟还是要做的,我永远忘不了,你在里面照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儿,还说它干啥,喝酒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众人撞杯后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众人叙完旧之后,小青年就将吴天胤拉到一旁,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现金给他:“哥,我全身上下就六百多,也实在拿不出更多的了。这一点心意,你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我喝酒可以,但钱我不能拿。”吴天胤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哥,这就是一点心意,没别的意思,我就是记着你的好。”小青年脸色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来找我,就说明我没白交你。”吴天胤的兜比脸还干净,但他依然死活不要对方的钱。

    连续推辞了两三次后,小青年叹息一声说道:“行,那钱我不给了,但你要有啥事儿,一定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天胤拿起外套,摆手冲着众人说道:“以后聚,我还得回去给老头修修电动车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先走吧,哥。”

    “哎,走了。”吴天胤笑呵呵的拿着外套,离开了小饭店。

    门口处,领头青年看着吴天胤背影说道:“再是个龙,让人押了十二年,也啥脾气都没有了。唉,白瞎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吴天胤刚到家,老头就冲他骂道:“你个狗艹的,还有脸没,你跟他们扯什么淡?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半晌说道:“我跟他们说清楚了,他们不会再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闷了一口酒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我给你找了活儿,在开元刘老板的公司跑业务,每个月一百块钱,你往家里交八十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秦禹跟老李来到会所四层,进了一间休息室后,就看到有六七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,正聚在一块玩牌。

    牌桌上,每个人身前都堆着大量现金,秦禹只粗略一数,就估算出桌上的钱加一块,起码得有上百万。

    在这个社会中,有人还在为五百块钱推来推去,而有人牌桌上耍的现金,就高达百万……

    阶层,就俩字儿,可有的人穷尽一生也过不去这俩字。

    “哎呦,李叔!”人群最中央的一个青年抬头,笑着起身迎接:“我以为你们得晚到一会呢。”

    老李一笑,让开身位介绍道:“小禹,这就是刘志雄天天提起的三公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