腊月寒冬,一点温馨

付小豪的车一开进家里的院子内,站在石头房门口的一位老太太就蒙了,目光惊愕的瞧着大汽车,也没动弹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付小豪推开车门冲下去,满脸兴奋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太太右眼有残疾,一时间没看清楚小豪,但却非常准确的认出了他的声音:“小……小豪啊……你咋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奉北办事儿,就回来了呗。”付小豪张开手臂冲过去,伸手就搂住了老太太:“妈,你想没想我?”

    老太太狠狠拍了拍付小豪的肩膀,苍老的脸颊布满着最单纯的笑容:“你这死孩子,都有工作了,都能挣钱了,也不知道早点回家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破旧的房门被推开,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冲出来,脸色涨红的喊道:“二哥,我昨天晚上还跟妈说梦到你了……没想到你这就回来了,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瞅你脏的,”付小豪一脚踢在男孩的屁股上:“不知道洗洗脸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小男孩腼腆的笑着,也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秦禹下了车,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对母子,发现他们的衣服都非常厚,但却很旧很脏,就是那种感觉不管怎么洗,都让你感觉到的脏。

    “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妈,这是我弟弟。”付小豪脸色涨红的冲着秦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听出来了。”秦禹笑着上前,轻声喊道:“阿姨你好,我是小豪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朋友,他是我队长,是我大哥,平时很照顾我的。”付小豪出言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母亲抬头打量了一眼秦禹,表情略有些惊慌和忐忑的回应道:“是……是领导啊……这孩子,你说你带领导回来,咋不提提前给个信儿,这家里也没有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准备,有准备,我回来的时候买了,”付小豪指着汽车说道:“后备箱全是吃的,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母亲点头后,立马冲着秦禹说道:“孩子,来来,屋里坐,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阿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寒暄过后,才缓缓进入屋内。

    屋里空间不大,家具有很多也是自制的,没有上漆,看着也很脏,但好在家里该有的东西却也齐全。只不过室内的光线很暗,总给人一种要黑天的感觉。

    由于秦禹和付小豪回来的时间,是正值中午,所以他爸爸和大哥此刻正在外面干活,并没有在家。

    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底层妇女,她和秦禹说的最多的就是很热情的家里话,你让她再坐着聊两句场面话,那她也聊不出来。所以她进屋只待了一小会,就立马去张罗做饭,并且也冲小儿子喊着:“小三,小三,你赶紧去找你爸和你哥,让他们下午别干了,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小弟弟闻声后,立马跑着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屋内的土炕上,扭头瞄了一眼付小豪的母亲,却发现她的右腿有残疾,是个跛脚。

    “哥,我家是不是挺破的?”付小豪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脑袋,低头掏出烟说道:“一会简单吃一口,晚上回去,我再请你哈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我,”秦禹无语的接过烟:“去看看你妈吧,跟她聊会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付小豪一愣后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坐了大概能有不到半小时,门外就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:“狗日的老二,你死回来啦?!”

    “爸,”付小豪立马迎了出去:“我大哥呢?”

    “大棚那边走不开。”一个看着同样苍老的中年,身上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那个王八蛋老许,说下午有人要来拉货,不让你大哥走。唉,你等哪天我找到好地方,就他妈不在他那儿干了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帮着他爸拍了拍身上的雪:“不干就不干吧,?走回屋里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中年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后,才笑着问道:“我听说你领导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在屋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父亲做事儿雷厉风行,脱掉军大衣,迈步走进屋内,一看见秦禹就愣在了原地:“这么年轻啊?”

    “你好,叔叔。”秦禹站起身,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岁数小点,但能干到队长可不容易。”父亲伸手跟秦禹握了一下,点头喊道:“整俩硬菜,我陪老二的小领导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就爱喝点。”付小豪笑着冲秦禹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!”父亲再次弯腰猛咳嗽了两声,才抬屁股坐在炕上冲秦禹说道:“现在也不行了,年轻的时候,六十度的酒我喝一斤半,啥事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海量啊。”

    “海量那是吹牛B,但湖量江量啥的,不在话下。”父亲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秦禹闻声一笑,低头掏出烟,就跟对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市区内。

    察猛在电梯周围转了一圈后,才迈步走回了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咋样?”司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人跟着,都是生脸。”察猛弯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精神太紧张了。”司机龇牙回应道:“咱们来这边的消息,都是自己人知道,而且连二哥都不知道我们住在哪儿,咋就能那么巧,碰到对面的人呢?”

    察猛挠了挠鼻子,岔开话题说道:“快点让他们买,然后一会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去看看。”司机闻声起身。

    过了两个多小时,一行人吃过午饭,时间也就到了下午三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可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腕子上非常卡通的手表,顿时大手一挥说道:“这个商场已经没啥可买的了,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吧。回去歇一会,晚上聚餐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谢谢姐。”唐悠笑眯眯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咱走吧,”可可转身招呼着众人:“把东西都拎好,回酒店了。”

    于瑾勋搂着唐悠的脖子,低头问了一句:“你不是一直想去小树林吗,晚上去啊?”

    “你讨厌!”唐悠翻着白眼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站在商场门口,冲着不远处的停车场方向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