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记重击,打醒了袁克

裴德勇站在路边,看着街道左右两侧闪烁着的警灯,目光狰狞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左右两侧的警员,手持防爆盾,大步流星的向前推进着。

    裴德勇紧贴着墙面躲避,扭头看向四周,突然发现左边有个门市房,虽然锁着门,但却有一整扇落地玻璃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裴德勇转身冲着玻璃中央猛打了两枪后,抬起右腿就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大玻璃砖碎裂,裴德勇也不管支着的玻璃碴会刮伤自己的身体,只弯腰顺着窟窿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卖低价冬装的普通门面店,厅内摆着各种货架子和模特,大厅内的地砖擦的光亮照人。

    裴德勇走进来后,双脚在地面上踩出一圈血脚印。他踉跄着往前挪动了几步,伸手一把抓起柜台上的劣质纸巾,顺手堵在伤口,步伐缓慢的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秦禹带着丁国珍等人追到门面店旁边,立马拿起对讲机问道:“他进去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远处围过来的警员,低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往里打,他穷途末路了。”秦禹摆手吼道:“所有人靠过来,给我来两个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面店二层的台阶上,裴德勇弯腰坐下,脑袋靠在墙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歇了能有半分钟左右,裴德勇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来了啊?!”裴德勇冷笑一声,低头拿起枪,更换弹J。

    “你在里面有啥用,你还能跑吗?”秦禹喊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跑不了了啊。”裴德勇换了弹J,又从胸包内拽出两发手L回道:“今天我就死这儿了,但我不能自己走,怎么也得带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NM的,就你这号人,死了都得让人在坟头拉屎。”丁国珍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别进来,你进来,我就杀你。”裴德勇神经质的一笑,左手掐着L,随时准备拉环。

    室外,秦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立马冲着旁边的人说道:“来,给我拿个防爆服,我进去干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玩命了。”丁国珍提醒一句:“一块进去吧,防爆服不一定能扛雷。”

    “人多没用。”秦禹棱着眼珠子,抬头冲着裴德勇吼道:“要玩命是吗?艹NM,今天我还就重操旧业了。你千万别怂昂,老子进去和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队长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赶紧给我拿防爆服。”秦禹直接脱掉外套,露出身上穿着的修身短袖和一身非常扎实的肌肉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裴德勇扭头看向四周,想找一处狙打不到,并且催泪瓦斯也不太好扔上来的点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里侧房屋内突然传来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一愣后转头,满脸冷笑:“我艹,还有要陪我一块死的吗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莱哥猛踩油门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小克,还往哪边开?!”

    “右转,前行三百米,再右转。”袁克一边回头射击,一边扯脖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远?!”莱哥额头冒汗:“他们又多了两台车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,马上了。”袁克跪坐在后座上,身体冲向后风挡玻璃,冲着马老二的汽车就是一通乱打。

    后方追撵的汽车内,司机为了躲避Z弹,只能小幅度的蛇形驾驶,因为舵掰急了,高速行驶的汽车,在这种路面上有极大可能会侧翻。

    马老二急的双眼通红,高声吼道:“往马路牙子上开,斜着别他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司机急了,立即向道路右侧打舵,仗着越野底盘高,直接就骑上了马路牙子,顺着人行路斜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远?”莱哥连续转了两个右侧弯后,瞪着眼珠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扭头看。”袁克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莱哥闻声扭头看向四周,随即愣住。

    左前方,一座刷着军绿色墙漆的大院出现在眼前,主楼气势恢宏,并且前方还升着联合政F旗帜,九区旗帜,以及警务系统旗帜。

    莱哥愣了一下,立马回头问道:“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马老二想杀我不是一天两天了,老子让他咬上,就很难脱身。”袁克红着眼珠子说道:“有错就要认,挨打就要立正。今晚是我失误,老子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下车,”莱哥瞪着眼珠子吼着:“你为啥不听?”

    袁克回过神,扭头看向莱哥,沉默半晌后说道:“我犯过很多错,但今后不会再犯了。老人没的太多了……我不想让你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莱哥愣住。

    “冲进去。”袁克攥着枪吼道。

    莱哥嘴唇蠕动着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冲进去!”袁克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活着,就永远都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莱哥转过头,瞬间向左侧轮动方向盘,并且将油门一踩到底。

    数秒后。

    江南区警司大院门口,有三名值勤警员,指着冲过来的汽车吼道:“停车,停下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木质栏杆被瞬间撞碎,汽车直愣愣的冲进了大院内,并且失去了平衡,车头咣当一声怼在了石墩子上,憋灭了火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袁克推门下车,冲着天空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枪声响,袁克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我犯罪了,我自首。我自首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院外,两台越野车停滞,马老二呆愣的看着袁克,瞬间无言。

    袁克狼狈不堪的转过身,高举着双手,脸色惨白的笑着:“马老二,你进来杀我啊?我不还手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扭头看了一眼四周,见院门口只有三个警察,立即就要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车内的兄弟立马拽了马老二一把:“你疯了?!他是没招了,才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目光阴沉的看向袁克,沉默半晌后喊道:“我等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别动,跪下抱头!”

    两名警员持枪上前,直接摁住了袁克,并且让他姿势规矩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别动,停车。”另外一名警员,目光惊惧的持枪走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马老二扭头扫了一眼袁克,心里突然冷静了不少。他脑袋躲避着室外的监控,冲着天空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马老二高声喊道:“从今天开始,黑街没有袁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两台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大院内,袁克跪在地上,目光阴沉的笑着:“……我能跪下,就能再站起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