释放

大案监内。

    “秦禹,秦禹,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阵喊声,从监道内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犯人头闻声虎躯一震,立马从垫子上窜起,迈步走到秦禹身边,抬脚就踢了踢秦禹后背。

    秦禹猛然扭头,瞪着眼珠子冲犯人头问道:“你TM干啥?!”

    犯人头太熟悉这个眼神了,心里略微发虚,所以犹豫了一下后,立马弯腰说道:“兄弟,看守喊你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坐起,伸手搓了搓脸蛋子。

    “秦禹,收拾东西,在门口等着。”看守再次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。”秦禹回了一声,转身就看向了犯人头:“我好像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好,不然你难受,我也难受。”犯人头心里巴不得秦禹快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?”秦禹眨巴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犯人头一愣:“不知道啊,看守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正式认识一下,我叫秦禹,是黑街警司一队大队长。”秦禹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犯人头瞬间懵B。

    “短短两天,你真没少收拾我啊!”秦禹笑着拍了拍犯人头的肩膀,话语阴损的说道:“没事儿,等我回队里打个招呼,也好好照顾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别这样。你说我在这里面待着……那能不听看守的吗?是他们让我给你加点码,让你遭点罪……可我本人是善良的啊!”犯人头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觉得,就你这种人身上肯定还有案子没交代清楚。”秦禹站起身,指着犯人头说道:“我回去查查你资料,你等着昂,说不定我还能给你补点刑期,让你在这里面多当二十年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别走,再唠唠呗,我是真的……。”犯人头屁颠屁颠的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铁门被打开,秦禹弯腰走了出去,笑呵呵的冲着犯人头喊道:“兄弟,等我好消息昂!”

    “哎,哎,兄弟,你不能这样啊!兄弟,兄弟,你回头……兄弟,我艹尼玛啊,你可别整我啊!”犯人头趴在铁门旁边,急头白脸的喊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看守人员指着释放证明说道:“在这儿签字。”

    秦禹弯腰拿起桌子上的笔,一边低头签字,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我怀疑你受贿了。”

    看守人员一愣:“你扯什么蛋?!”

    “你没受贿,你故意让人在监室内整我干啥?”秦禹放下笔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跟我整事儿。”看守人员阴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就查你。”秦禹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了一句后,顺手就拿起了释放证明。

    看守人员有些心虚的看了秦禹一眼,也没再吱声。

    手续办完,秦禹被人带到楼的大铁门旁边后,扭头看了一眼看守男子,见他已经心神不宁了,面色略显憔悴。

    “咱都是在一个系统里吃饭的,那上面虽然过话要收拾我,但你稍微意思一下就得了呗。”秦禹皱眉瞧着看守人员说道:“你可倒好,还真奔着往死里整我。咋地,你真就拿准了,我出不去是吗?”

    看守人员犹豫了一下回道:“正副监狱长都放话了,说要让你横着出去……那我有啥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刘志雄背后到底是啥关系,怎么哪路神仙都帮他呢?

    “得了,就这样吧。”秦禹扔下一句,弯腰就钻过了铁门。

    看守警员犹豫了一下后,脸色很虚的喊道:“兄弟,我和你也无冤无仇的,不可能闲着没事儿就非要弄你。理解一下,我也是混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开玩笑呢。”秦禹扔下一句,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过了三道铁门,才彻底离开了特一监。

    监狱门口,老李站在汽车旁边,正抽着烟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迎了过来,张嘴喊道:“老猫,老二他们都没来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通知他们。”李司扔掉烟头,拍着秦禹肩膀说道:“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头,弯腰坐上了汽车后座。

    “走吗?”司机问。

    “去我跟你说的那个地方。”老李关上车门,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司机应了一声后,缓缓驾驶着汽车,就离开了监狱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着窗外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老李斟酌半晌后,轻声说道:“后备箱里有我给你买的新衣服,你一会换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去见刘志雄背后的人。”老李低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老猫留的底线是,二八分成可以,但开元那边只能从马老二手里接货,而且要给手续费。”秦禹看向老李问道:“最后是这么谈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开元答应了这个条件。”老李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秦禹听到老李的回答后,心里才算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老李看着满面淤青,且脑袋上还缠着纱布的秦禹,长叹一声说道:“唉,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整虚的,我被抓了,你咋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呢?”秦禹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慌了,第一时间去求情的话,那老猫提的条件,对方能答应吗?”老李撇嘴说道:“我一听说你给文永刚砍了,连上面的电话都没敢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叔侄二人对上眼神后,都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啊,你小子还行,算我没看错你。”老李插着手,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叔,我可以少拿一点,但下面的兄弟都不容易。而且人家还这么捧咱们,那他们的利益,我们是不能退让的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所以,以后跟开元合作,你得帮着大家伙争取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李斟酌半晌点头:“我尽力争取。”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车停在了市中心一家没有门面的会所门口。

    秦禹推门下车,从后备箱内拿出老李给他买的西服说道:“我倒要看看,刘志雄背后这帮狗艹的吸血鬼,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注意尺度。”老李笑着训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贫民窟内的破旧四合院门口。

    吴天胤的继父,冷眼看着四五个社会闲散小青年走过来后,顿时厌烦的骂了一句:“这特么真是鱼找鱼,虾找虾。这人才刚放回来,就成天招这些小赖子往家里来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在旁边扫着雪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大爷,吴天胤在家吗?”领头的小青年走过来后,客气的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