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

付小豪拿起对讲机,轻声问道:“后车,听到请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,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跟军车分开了吗?”付小豪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分开了,他们走岔路口了,我们马上也追上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快点开吧。”付小豪满意的点了点头后,转身就看向秦禹说道:“分开了,军车走另外一条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秦禹松了口气,低头拧开水瓶子说道:“快点开吧,到地方咱都好好睡个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等人要落脚的酒店,是没来之前察猛就亲自订好的,所以三台汽车进了奉北后,目的性很明确的开了不到半小时,就来到了酒店停车场。

    这家酒店不是很大,上下只有四层,但室内装修还可以,而且也不严查居留证,非常便于可可等人入住。

    察猛去前台拿了N张房卡,回来一分,众人就各自返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409客房内,秦禹脱掉外套挂在了墙上,一屁股坐在床上,打着哈欠问道:“小豪,你饿吗?”

    “不咋饿。”付小豪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睡了吧,明天早上一块吃。”秦禹低头将两只臭鞋拽下来,准备冲个澡就睡觉。

    “哥,要你不先睡吧,我……回家看看。”付小豪挠着头,笑呵呵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现在回去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要开车的话,差不多三个小时就能到家。”付小豪掏出烟盒说道:“今晚我就在家住,明天中午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家不是在挺远的生活村吗?”秦禹皱眉劝说道:“这特么的两三个小时的路程,而且还这么晚了,你有啥可折腾的?车要万一坏半道上,你不傻眼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好长时间都没回去了。”付小豪有些难为情的低头说道:“快一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要分配的时候,没回去啊?”秦禹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我爸自己来学院看的我。”付小豪笑着说道:“老头怕我回去花钱。”

    秦禹脱掉毛衣,低声劝了一句:“再急也不差这一宿了,明天吧,明天我跟你一块回去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闻声后,表情惊愕:“你跟我一块回去?”

    “咋地啊,我还不能去你家里看看啊?”秦禹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不能……!”付小豪再次挠了挠头,言语有些支吾:“我家里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瞄了付小豪一眼,撇嘴说道:“我进松江之前,连家都没有,你咋地还不比我强啊?都是一块滚过来的人,谁笑话谁啊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闻声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明天我跟你一块回去,让他们自己逛街买东西去。”秦禹躺在床上说道:“反正咱俩就去一天,这边有察猛照顾,也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付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“洗洗睡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最近一段时间累的不行,一看见床这困劲儿就来了,所以他胡乱脱掉衣服,迈步就走向了卫生间:“我先冲一下,你脱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早上九点多。

    察猛在外面敲门喊道:“小禹,你醒没醒呢?”

    秦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皱眉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才高声回道:“让你喊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快点吧,出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秦禹回了一声后,扭头看向旁边的床铺,却没有见到付小豪。

    秦禹躺在床上赖了三五分钟后,就扑棱一下坐起,打着哈欠穿起了衣服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秦禹去了酒店餐厅,见到可可,于瑾勋等人已经坐下开始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小豪呢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他今天要回家,可能去买东西了。”秦禹拿起一个鸡蛋,轻声冲着众人说道:“我一会也跟他回去,你们今天让猛子他们陪你们买,明天我陪。”

    “行,反正有开车拎包的就行。”可可爽快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剥着鸡蛋,又特意提醒了一句:“买完东西,要吃饭就在附近,你们别可哪儿乱走。猛子他们人少,万一有点啥事儿,可能照顾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来这里能有什么事情呀?”旁边一名姑娘捋着发梢问了一句。她是悠悠的亲堂妹,也是跟着过来这边买参加婚礼时用的一些物品。

    “回头让可可跟你解释吧。”秦禹也懒得介绍这些破事儿,只低头喝起了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过早餐之后,秦禹刚回到房间,就见到付小豪在柜子旁边,正在整理足足四大包的东西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一眼付小豪的袋子,表情十分奇怪的问道:“你咋还买菜和米了,这玩应还用带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家里没啥能招待你的,我提前买点。”付小豪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付小豪收拾了能有不到十分钟,就表情兴奋的冲秦禹问道:“哥,咱走啊?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秦禹点头站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付小豪的家,在奉北往西大概一百七十多公里的生活村内,那里的位置偏僻,离待规划区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距离,并且还一面环山,一面抱水,就跟当初长吉的台庄湖情况差不多。

    秦禹没来这里之前,心里其实就已经料想到,付小豪的老家可能会很贫困。但等他真到了这里才发现,这里条件落后的远超他的想象,整个环境,真的就跟倒退了一百年似的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电灯,没有供暖,没有平坦的道路,只有一间间间距非常大的普通民房。有的是救济署当年承建盖的,有的则是自己用泥土和青石垒建的。

    车走在湿滑的冰雪路面上,秦禹扭头看向窗外那一片白茫茫,且不见尽头的大荒地,实在忍不住的问了一句:“这里也没有工厂,也没有任何机构,那民众靠啥活着啊?”

    “就靠两双手。”付小豪轻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奉北市没有给这里拨款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市里肯定拨款了,”付小豪冷笑着说道:“但钱用哪儿了,我就不知道了……除了救济署来这里统一盖过房子外,我们这儿的人没拿到过任何福利。呵呵,可能领导天天喝酒开会,已经忘了奉北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无言。

    汽车继续往前开,行驶了大概将近一小时左右,才终于抵达了付小豪的老家,新南生活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商场内。

    察猛坐在休息椅上,回身看了一眼电梯的方向,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马老二派来的司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感觉好像有人老看我……。”察猛皱眉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