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家老人,拼死相护

“我让你追!”

    白岩红着眼珠子,撸动着枪栓就要在打。

    “扑咚!”

    老猫从侧面瞬间撞上来,当场与白岩一同到底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白岩抬手扣动扳机,但喷子内已经没了Z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老猫骑在白岩身上,摁住了他的胳膊喊道:“徐洋,徐洋,他要掏枪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掏!”

    徐洋瘸着腿上前,双手将折叠防爆盾举过头挺,停顿一下后,才双腿弯曲借力,猛然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实心钢板的底部,重重的灌在了白眼的脑袋上,后者当场被砸的双眼涣散。

    “你TM在喊啊?在叫啊?没了家里的那点能量,你是个啥?!”徐洋今夜差一点就失去了亲人,他心里窝着一腔怒火,双手再次举起防爆盾,冲下猛砸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连续两声闷响泛起后,白岩脑袋磕在地上,额头正中央的位置皮肉被防爆盾切的翻出了一处一指多长的大口子,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“别砸了,别砸了。”老猫起身上前,拦着徐洋吼道:“在砸他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喘息数声,伸手弃掉防爆盾,低头就在白岩几个衣服兜里翻找了起来,最终摸出两部手机。

    “他没发给别人吧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一路上我们都坐一个车。”徐洋摇了摇头,伸手将白岩那部录像的手机仍在地上,连续冲其猛剁了七八脚。

    一阵酸牙的声响泛起,手机彻底报废,连主板啥的都被踹碎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,办事儿非常鸡贼的萧九,先是独自一人翻身跳进了一间大院,随即又从后门方向翻出,连续在周围绕了两圈,最终躲在了一间茅厕内,低头掏出了手机,迅速调了静音,并且给袁克发了一条简讯:“白岩那个楞B折了,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袁克坐在车里,扭头看向周围,心里已经凉了半截了,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有警员在围捕自己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秦禹并没有想活捉他,而是准备派马老二强行干死他,因为这事儿警司的人干不方便。

    还有,警司的人为什么会来的这么快,并且还是在自己派萧九去搞裴德勇的关键时刻?

    很明显,徐洋还真就如裴德勇预料的那样,彻底跟秦禹那边假戏真做了!

    徐洋说的所有话,都是假的,但却又是合理的!

    袁克想通这些后,心里就后悔了,他后悔自己因为一时贪图小利,而着了徐洋的道。

    他太想在江南发展起来了,所以急需一个人有影响力的人在黑街牵制住马老二和秦禹他们,所以他才准备弃掉已经脏了的裴德勇,而选择配合徐洋。

    可这一步却走错了,正中了秦禹下的套。

    袁克攥着枪,懊恼的看着窗外的情况,心中还有一件事儿想不通!

    那就是,老猫杀人的视频是铁证,是辩驳不了的东西,可对于秦禹来说,他怎么会那么放心的把这个证据交给徐洋呢?

    如果徐洋不是跟他一条心,那岂不是老猫就摊上了大麻烦,彻底被坑了?

    这不合理,袁克想不通这其中的缘由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袁克本能在思考整个事件的时候,左侧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。

    “小克,你低头!”司机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袁克听到喊声,还没等看清楚外面是什么状况,就立马弯腰低头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一阵枪声泛起,车玻璃被打的泛起一排枪眼和蜘蛛网,袁克躺在车两个后座内,使劲儿晃了晃脑袋,甩出了大量的碎玻璃碴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左侧冲出来的越野车,重重的撞在了袁克左侧的车门上。

    “吱吱嘎嘎!”

    司机连续轮动着方向盘,猛轰着油门向右前方逃窜。

    袁克迷迷糊糊的抬起头,扭头刚看向车外,就见到后方再次冲出来一辆越野车,并且马老二持枪从天窗爬了出来,撸动枪栓后就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袁克等人汽车的车尾部暴起一团火星子。

    “小克,在前方转弯处,我把车停下,你冲下去,然后我引他们走。”司机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他们咬的太死了,只要一枪打在轮胎上,那你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袁克咽了口唾沫,回头看向司机:“你自己走,那出事儿咋办?”

    司机一边驾驶着汽车,一边低声回应道:“小克,我到现在还没走,不是因为你把公司经营的有多好……而是你大哥活着的时候,对得起我,那他死了,我就对得起你!”

    袁克听到这话,眼珠子瞬间泛红。

    是啊,那些刚才在胡同里拼命掩护袁克的老兄弟,有几个是他自己交下来的人?

    袁华活着的时候,袁克总觉得他处处都是问题,在每次大事儿上都有决策上的失误,他很少发现自己大哥的优点……

    可到了今天,袁克才终于想明白,公司内这些还能为他拼命的人,护着他的人,正是那些他曾经瞧不起的老家伙……而这些人全是袁华留给他的。

    车极速往前开着,枪声也还在响着。

    袁克回头看了一眼自己,这一次没有自私的选择先走,而是高声吼道:“莱哥,你到前面路口左转,不减速,继续往前开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?我让你下去!”司机急了:“我就一个开车的,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奔着杀我来的,不会留活口!”袁克坚持着喊道:“你听我的,就往左转,一直开!”

    “小克,你别他妈的犟!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,你开就完了!”袁克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司机咬了咬牙,再次猛轰油门加速。

    后方,马老二持枪喊道:“你再快点!我打他轮胎!”

    “我在快,急转弯肯定得翻车,或者被他甩了。”司机也很无奈:“别慌,我咬上去!”

    数秒后,三四台车,只差了七八秒的时间,就全部向左转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抓捕现场旁边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捂着肩膀,狼狈不堪的冲到街上,刚想找个小区钻进去,就看到道路两侧,已经全部被警司专用车堵死。

    后方,秦禹高声喊道:“怎么样啊?老裴,这排场够不够送你走的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