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的价码

老猫下楼后,直接钻进了叶琳的汽车内。

    “这个坏人我并不想当,可事情找到我了,我也没办法躲。”叶琳看了老猫一眼,低声说道:“还是合作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能理解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叶琳轻叹一声,扭头看向窗外:“8:2的价格是不会再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不涨,但细节上要重新谈。”老猫抱着肩膀,话语沉稳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叶琳愣了一下问道:“怎么谈?”

    “你没来之前,我们也在开会。”老猫沉吟半晌说道:“大家的底线是,还要保证自身利益,不会被严重侵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“二八分账的价码不变,但药品要分级代理。”老猫按照秦禹给他留下的思路,轻声说道:“我们不管刘志雄和他背后的人,是只想拿开元区这一块,还是未来要全吃药线,马老二都必须是一级代理。供货方的货进松江,要先他这儿经手。而开元那边每一次从马老二这儿分货,都要按照当时货价,多给百分之一的手续费。其次,货物要限量,每次发多少,怎么发,都是上级代理说的算。”

    叶琳听着老猫的话,眉头轻皱的说道:“你让刘志雄去给马老二当代理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跟你讲条件,而是在告诉你,我们的底线在哪儿。”老猫面无表情的打断道:“药线是屋里那帮人拼下来的,你不能一口肉都不给他们留吧?刘志雄关系是很硬,可你给大家都弄急眼了,那这行我们不干了,他又上哪儿眼红去,赚钱去?”

    叶琳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再考虑拿小禹威胁我们。”老猫声音沙哑,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屋里这帮人服他,是因为小禹能给大家带来利益,带来实惠……可如果大家为了救他,就把自己赖以生存的买卖全部交给别人,那你觉得这帮上有老,下有小的人,还能接受吗?他们要是不管秦禹了,你们也挺尴尬吧?”

    “好,你的意思我明白了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老猫推开车门,迈步走下去说道:“就这样,小禹被放了,我们就用天成公司跟你签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,老猫。”叶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不想做这个坏人,之所以来谈,是因为我躲不开这个事儿。”叶琳俏脸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我的立场是没有立场,所以你不要一口一个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分到钱呢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叶琳皱眉一愣:“钱会分到喜乐宫,但不是我兜里。”

    老猫怔了一下后,才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会把你的意思阐述清楚。”叶琳说完,才冲司机招呼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开元区内。

    刘志雄坐在办公室,摆弄着茶水,面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这个意思,”叶琳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,话语轻柔的说道:“应该不会再退让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条件,三公子应该是很难接受的。”刘志雄轻摇着头回应道:“让马老二给我们当一级代理,这不是扯淡吗?”

    叶琳端起茶杯,轻抿了一口说道:“老猫的原话是,土渣街地面上的这帮人,之所以服秦禹,那是因为他能时刻照顾到大家的利益。那大家如果要是为了救他,就把自己的根本利益全部割舍,这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刘志雄放下茶壶,斟酌许久后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如果我们不同意,他们就不会再谈,也不会管秦禹是否能放出来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不可能。”刘志雄冷笑着说道:“我也不是不了解秦禹那边的团队结构。老猫,朱伟,马老二他们那帮人,都跟秦禹有着过命的交情……所以,我不信他们能不管秦禹,这个老猫是故意把事情重点往其他方向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几个人,是跟秦禹关系匪浅。”叶琳看着刘志雄,话语隐晦的替秦禹一方说道:“但你要考虑到,徐洋,还有黑街地面上那些新被秦禹吸纳的小老板们……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利益,才跟秦禹捆绑在一块的。那你让这帮人舍命去救秦禹,这现实吗?”

    刘志雄闻声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的感觉是,老猫他们不会再退让了,不然他们在黑街地面上的话语权肯定就崩了。”叶琳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志雄端起茶杯,轻抿了一口说道:“三公子的目的,你是清楚的,这二级代理的身份,完全不便于他接下来的运作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一直想说,这次事儿你做事有点太强势了。”叶琳斟酌半晌后,话语非常直接的说道:“如果你能先跟秦禹打好关系,慢慢接触一段时间,那这个合并药线的事儿,是不是会好谈很多呢?之前你跟他连见都没见过,上来就开出二八分成的价格,那是个人也不能接受啊?!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个没啥意义了。”刘志雄摆了摆手:“老猫开的条件,我做不了主,这事儿我要问问三公子。”

    叶琳喝着茶水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刘志雄站在窗口,拿着电话说道:“反正对面现在就是这个意思,小叶也觉得他们不会再做出让步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子吸了吸鼻子,笑着问了一句:“那你愿意给马老二当下级代理吗?”

    刘志雄愣了一下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哎,你觉得老猫这个人跟秦禹比怎么样?”三公子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清楚,我跟他们接触的太少了。”刘志雄摇头:“但我听说,老猫和老李是有着直系亲属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三公子略微斟酌了一下回道:“行,就按照老猫说的条件办吧,你去和他接触细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刘志雄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,白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老白头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店装修完了,师傅也请了,流氓也打跑了,但还TM没等营业呢,这买卖就要被人合法征占了……有意思啊,松江要有意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