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怒

奉北市区某公寓楼内,几名中年男子穿着浴袍,正在打着牌,而坐在东面的一位肥头大耳,身材较胖的男子,就是龙兴集团核心人物之一冯久青。

    “老冯,你今天手气可不咋好啊?坐在这儿三圈没胡牌了,要不要换风啊?”左侧的男子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不换,不换。”冯久青摇头。

    “老严,冯总为了挖你去龙兴,这可真是下了血本啊!”对面的中年笑着说道:“开局换三张,他就没换错过,这都给你喂了多少把清一色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叫老严的人一笑:“我不太会打,给我啥牌,我都接着。”

    “打牌少说话,来来,搞快点。”冯久青抬头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!”左侧男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一位小伙推门走进室内,扭头看了一眼众人后,迈步来到冯久青身边,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冯久青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伙点头后,趴在冯久青耳边嘀咕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冯久青沉默两秒后,脸上笑容不变:“公司临时出了点事儿,我得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那散了吧。”老严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用,你们继续玩。”冯久青摆了摆手,起身喊道:“咚咚,来,你过来,陪几位大哥玩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输不能赢昂,哈哈!”冯久青拍了拍咚咚的肩膀,指着卧室说道:“我去换衣服,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忙。”老严点头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冯久青步伐匆匆的下了楼,弯腰钻进车内说道:“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司机点头启车。

    冯久青皱眉掏出电话,低头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太平间内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走廊内,面无表情的冲电话说道:“帮我找几个人,要离奉北近的。”

    “出啥事儿了?”小祁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句两句很难解释清楚,你找人就行了。”秦禹话语简洁的回应道:“是要干奉北龙兴药物!”

    “上回我就跟你说了,结了仇,那动手就要趁早。”小祁话语强势的说道:“我在的时候,直接就把他弄死,那还会有这么多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和上次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干完就走,还是有安排?”小祁问。

    “干完就走,不带人,也没其他诉求,就是报复。”秦禹脸色阴沉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小祁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我去吧,正好我身边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你不要来。”秦禹立马摇头:“事儿很棘手,干完能不能走出奉北还两说着呢!这活儿很危险,咱们用钱说话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小祁闻声冷笑:“不管做谁,我TM能进去,就能出来。你听我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的!”秦禹立马打断道:“需要你,我不会跟你客气的,这次你就帮我找人,这样我也能不用考虑其他因素。”

    小祁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不到五分钟。

    老猫的电话打到了秦禹手机上,话语简单的问道:“出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严不严重?”

    “察猛和小豪伤了,老二的人没了一个。”秦禹低头说道:“那个叫雯雯的唐悠亲属,也被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表情惊愕的愣了半天,立马语气急促的问道:“我听朱伟说,这事儿是龙兴那边人干的?”

    “是,我让朱伟查完了。”秦禹点头后,咬牙说道:“艹他妈的,当初邢子豪死,马叔已经给完邢胖子交代了。可这人又不是我杀的,最后他们却把这笔账算在了我脑袋上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可可他弟弟马上要和唐悠结婚,现在莫名其妙在九区因为咱们死了娘家人,?那你说我能怎么办?”秦禹愤怒至极的吼道:“邢胖子不是要整吗,那就把事儿整大点吧!”

    “我让老二去?”

    “谁都不用,我自己找人。”秦禹摇头拒绝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。

    于家大院内开出来的汽车,沿着破败的待规划区公路,速度极快的行驶了二十分钟左右,就抵达了耀光安保公司正门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三人,步伐极快的走进了耀光公司大楼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后,大楼顶层的会议室内,一名秃头男子,冲着于家的人说道:“这事儿我帮你办。”

    于家领头的男子,点了点头后,也没回话。

    秃头转身吩咐道:“叫小勇那一队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门口站着的跟班点头后离去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,气氛非常压抑,大家抽着烟,谁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时间过了大约能有十五分钟左右,会议室外的走廊内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紧跟着两扇会议室房门被推开,一个个身材壮硕无比的男子,跟着一位穿着作训服的青年走了进来,粗略一看大约能有三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“BOSS!”作训服青年冲着秃头打了声招呼,就摆手喊道:“跨立,站两排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后,贴着墙边码满了两排。

    秃头点了根烟,侧身看向人群,翘着二郎腿喊道:“在公司三年以上的出列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二十多人,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跑过无人区的出列。”秃头再喊。

    十几人闻声迈步,再次往前挪了一小步。

    秃头缓缓起身,扭头看向跟班招呼道:“通知财务,给出列的人提前每人预支两万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跟班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奉北,杀人报仇!有问题吗?”秃头从着人群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小勇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,立马立正后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带队,半小时后出发。”秃头指着小勇说道。

    于家的人闻声起身,冲着十几个人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耀光就是他妈B的打没了,这口气咱也出!”秃头冲着于家的领头人,面色严肃的说道:“十几个人不够,下回我派五十去!艹你妈的,我就不信邢胖子还刀枪不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。

    可可迈步走到秦禹身边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爸让我带他们回去,你安排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