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难的处境,变成了同仇敌忾

当天下午连带晚上,整个大案监都没有消停过,一直有惨叫声传出。

    秦禹总共被警员提到监室外三次,治疗外伤,但都没啥卵用。他只要一进监室,就准能和犯人头对上眼神,然后就动手开干。

    前三次,犯人几乎全员动手,每个人都暴揍过秦禹。可三次过后,这帮人也虚了,因为时间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秦禹脑袋上就只有一处外伤,但却在医务室内缝了两次针。因为他刚缝完,回去接着干,伤口就被又被蹭开了。

    就这种愣B,谁见了不虚?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犯人头也不知道秦禹到底是干啥的,心里已经笃定这小子身上肯定也有人命案,估计也是活不了,不然不会像条疯狗似的还手啊。

    图啥啊?

    挨打有瘾吗?

    晚上放铺睡觉之后,犯人头却瞪着大眼睛,摸着头上的纱布冲旁边的狗腿说道:“晚上你他妈看着点这小子,我看他精神有点不正常,别真JB拿镣子砸我们。”

    秦禹没有铺,只在监拦旁边,四仰八叉的躺着。

    深夜,犯人头依旧睡不着,低头点了根烟,蹲在铁门旁边就开始等着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看守警员溜监道打卡,按照正常流程从监室门外路过。

    “领导!”犯人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守警员走了过来,背手站在门外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领导,这小子好像吃生牛肉长大的,我咋干他,他也不服啊。”犯人头有点虚的说道:“你说咱还不能真给他整死……但他要真拿镣子给谁砸了,搞出人命,那事儿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动他了,不用搭理他了。”看守警员斟酌半晌后回道。

    犯人头挠了挠鼻子,斜眼回道:“领导,你还是没明白。现在的问题不是我要动他,而是他能不能动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看守警员无语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你给他调个监吧。”犯人头鸡贼的说道:“我牛B都吹出去了,说要盘他……但现在整的有点没法面对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吧。”看守警员扔下一句,低头掏出电话,就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当晚,整个大案监的人都没咋睡觉,随时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土渣街马家仓库内。

    马老二,徐洋,朱伟,老猫,付小豪,刘子叔,丁国珍,以及土渣街路面上七八个带队的大哥,全部聚在一块开会。

    “我找了很多关系,也还没打听到小禹现在到底押在哪儿。”朱伟皱眉说道:“你们赶紧拿出个方案啊。”

    “裴德勇的案子,就他妈是个借口。”左侧的一个壮汉,轻声说道:“上面整小禹,无非是两件事儿:一是砍文永刚,二是跟开元区合作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到点子上了。”老猫点头附和道:“但文永刚被砍只是一个由头,真正矛盾点还是在和开元区合作的事儿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没啥复杂的。”老猫低头点了根烟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只要咱答应跟开元区合作,小禹马上就会被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吗?”刘子叔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抓小禹的可是警督,这帮人是手里拎着尚方宝剑的,他们要整谁,那一般人说话都不好使。开元区那边能有那么大的能量,把小禹运作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。”徐洋插了一句:“小禹说过,刘志雄后背的关系很硬,不然小禹也不会突然被停职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儿,众人都再次沉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开元区提的条件确实太苛刻了。”左侧的壮汉,插手说道:“二八分成,还他妈无限量供货,这纯粹是奔着吞掉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另外一个带队的人,也点头附和道:“我们苦哈哈的把黑街这片刚拿下来,还没等缓口气儿,他们就想过来分最大的利益。这TM的……不就是硬抢吗?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答应,小禹就出不来。”马老二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这种条件你答应了,那下面的兄弟心里能满意吗?你无限量供货给开元,咱们这边咋卖货?”壮汉摊手问道。

    马老二抬起头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没有秦禹,药线这行咱能碰上吗?”

    “老二,我说这个话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壮汉立马出声解释,并且很在理的说道:“谁都没有否认过秦禹的作用,大家也心甘情愿的拿他当领头人。但我说的是……如果就这么跟对方合作,那下面有反弹,咱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有反弹也没办法。”马老二站起身,态度坚决的说道:“小禹已经为这事儿抗争过了,而结果你们也看到了。他先是被停职,现在又被抓……人家摆明了就告诉你,你不同意,我就搞你领头的,那你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也都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重新跟开元那边谈谈,无论如何也要让小禹先出来。”马老二率先表态。

    徐洋沉默半晌:“我也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朱伟,付小豪,刘子叔等人也纷纷表态。

    老猫见绝大部分人都张嘴说了自己的想法后,才掐灭烟头说道:“即使要谈,也不可能完全顺着对方的意思来。之前小禹就和我商量过这事儿,我们心里也大致有了一个方向……你们放心,小禹曾经说过,药线是大家一块打下来的,所以不论发生什么情况,他首要保证的都是咱们这群人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一愣。

    “谈的事儿,我负责。谈出什么结果,我会先征求大家的意见。”老猫缓缓看着众人说道:“共渡难关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……?”徐洋看着老猫,张嘴还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泛起,楼下跑上来一个小伙,冲着马老二喊道:“哥,叶琳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过来谈了。”马老二扭头看向老猫:“你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老猫点头说道:“你们不用出来,我去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猫迈步下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叶琳坐在车内,拿着电话说道:“三公子,我觉得你的大胃口,意图太明显了……是人都不会接受的。嗯,我先接触一下他们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