幕后元凶

车上。

    可可将头探到车窗外,正在哇哇呕吐着,这是剧烈奔跑和脱力后,内脏产生的正常生理反应,她在冷静,在猛,可毕竟也只是个女人的身体素质,比不了秦禹等人,甚至也不如身体稍微强壮一些的正常男子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侧头看着可可,心里哑然于她性格中的另一面,同时也觉得她父亲优良基因,可能都继承给她了,所以于瑾勋才很废,并且他刚才上车前已经被吓的彻底懵了,一直在哭。

    汽车捋着街道,很快抵达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务人员推出了N个病床,开始往下抬重伤的人员,秦禹搀扶着察猛,大步流星的率先走到了医院厅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知道是冲着谁来的,我……我发现的时候,他们已经绑了小勋。”察猛喘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,先去急救室。”秦禹一边安抚着,一边就要带他先上楼。

    “呕,呕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剧烈的呕吐声传来,那名被秦禹和可可活捉的匪徒,刚被抬到病床上,就浑身抽搐,猛烈渴血。

    一名金发碧眼的欧洲大夫,步伐匆匆的迈步上前,左手按住了匪徒的胸腔,弯腰检查了一下他脖子上的伤口,立马摇了摇头,就去检查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果然,领头匪徒挺了不到十秒,就双腿一蹬,瞪着眼睛咽气了。

    秦禹短暂楞了一下,也就没再管对方,只架着察猛就走进了电梯,因为这样速度能干更快一点,不用走专用的病床通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重伤人员全部被送往急救室后,秦禹才一屁股坐在长椅上,满脸懊恼的骂道:“我他妈就出去一会,怎么就出这事儿了?!”

    “是找你的。”可可目光呆愣的回应道:“不是冲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听见他们逼问小勋了。”可可扭过头说道:“点名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大脑飞速运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太平间!”可可突然起身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回过神来,立马点头:“对,去太平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二人一块赶到太平间,见到医务人员正准备将领头的悍匪塞进存尸冰箱内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秦禹冲过去阻拦了一下,低头就掏出了电话,对着尸体的正脸拍了两张照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可可在门口接通了电话:“喂,爸?!”

    “谁没了?”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……是雯雯。”可可低头回应道。

    可可父亲沉默数秒后,声音沙哑的问道:“谁干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。”可可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快结婚了,你知道吗?”可可父亲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……!”

    “结婚之前死了娘家人,你让我怎么跟老唐交代?!”可可父亲暴怒着吼道:“为什么松江本地人,连你们最起码的安全都保证不了!”

    可可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现在的安全有保证吗?!有没有?”可可的父亲换了一下后,又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可可点头应道:“秦禹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可可父亲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冰柜旁边,秦禹低头用简讯把照片给朱伟发过去之后,立马就拨通了他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发了一个照片,你马上在警务系统内核实一下,看有没有这个人的在逃信息。”秦禹语速很快的吩咐道:“同时以黑街警司的立场,马上去联系奉北警署,让他们配合调查这个死者的身份!”

    朱伟刚才还没来记得看那个照片,也根本不了解事情经过,所以很费解的问道:“……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被枪击了,照片里的那个是匪徒。”秦禹咬牙说道:“你马上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朱伟楞了一下后,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秦禹突然喊道:“你要告诉奉北警署,被袭击的人员是松江黑街警司的!请求他们对我们进行人身保护,同时你也要给咱的警署递过去消息,让他们出面在联系一下,这样才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明白了。”朱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跟朱伟结束通话后,立马就走向了可可:“雯雯的后事,我会处理……你们现在就要走!”

    可可闻言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谁在搞动作,如果一会本地警司的人到了,你们身份肯定漏,到时候可能会更麻烦。”秦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可抬头看向秦禹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更何况,我家里还是干这一行的!你马上查,我现在就想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警司内。

    朱伟坐在电脑前,用警务内部系统开始比对死者照片,但连续搜索了三遍,他没有找到跟匪徒面向吻合的在逃人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这边联系了奉北警署,又通过他们得知,案发地点的酒店,归新城区警司管理,所以朱伟又令人第一时间把匪徒照片,用系统内的邮件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新城区警司三大队办公区内,一名警员将匪徒照片下载下来之后,只低头看了一眼,就皱眉说道:“组长,这特么不是王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王克?”

    “他你还不认识吗?”警员抬头提醒道:“就之前跟着龙兴冯久青的那个头马……之前不是还被咱们处理过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想起来了!”组长闻声点头:“他是老城区的那个王克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。”警员点头。

    组长低头点了根烟,言语轻松的回道:“那就给松江那边回信儿,告知他们死者身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警员闻声后,就再次坐在了电脑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楼下的汽车内,秦禹低头看了一眼短信后,立马抬头冲着可可说道:“死者叫王克,是龙兴药物一个高管的头马!”

    “……龙兴药物也不能随便杀人啊。”可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后,直接推门下了车,拨通了家里电话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低头也调出了小祁的号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