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猛异常的女老板

窗台上。

    领头匪徒往楼下扫了一眼,见到正好下方有个挡雪的雨搭后,立马想都不想,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领头匪徒落在雨搭上一翻身,直接摔到了地面上,随即爬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挟持着唐悠的匪徒后撤,同时冲同伴招呼道:“跳窗户,快点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两人闻声爬上窗台,闭着眼睛就往下跳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不然我马上崩死她。”匪徒威胁着可可,退到窗台上之后,抬头就看向了棚灯,随即举起枪就要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付小豪从右侧的酒店后门楼梯间内冲出来,伸手就抓向了对方的持枪手腕。

    匪徒猛然回头,反应极快的向后拽了一下胳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付小豪一下没抓到手腕,只能抬脚瞬间蹬在了对方的腰上,同时左手拽过来唐悠吼道:“开枪。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匪徒率先搂火,子D擦着付小豪左侧的脸颊射过,一阵阵火辣辣的痛感袭来,他只感觉自己脸上好像着火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秦禹冲出来,两枪打在对方的胸口上,抬腿一脚踹在对方的胸口,后者当场倒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可可持枪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一块死!”匪徒倒在窗台旁边,低头就掏出了雷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甩腿抽过去,非常准的踢在了对方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……!”

    雷在地上向前滚动,秦禹高喊:“躲一下,有雷。”

    可可闻声停住脚步,瞬间就躲在了一个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扑咚!”

    付小豪瞬间扑倒唐悠,用自己身体压着她,按着她脑袋喊道:“别动,别动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唐悠爆发出一阵尖叫,吓的浑身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秦禹退到楼梯间,下手极快的再次补了匪徒两枪。

    数秒过后,雷没响,而是滚动着停在了墙边。

    可可咽着唾沫,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后,见保险环还没有被拉开,立马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秦禹冲出楼梯间,低头冲着付小豪问道:“你没事儿吧?!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儿……。”付小豪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追他!”

    可可持枪冲出来,大眼睛猩红的冲到窗台上,竟然也没有任何犹豫,嗖的一下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后,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走廊内,付小豪翻身躺在地上,大口吸着气,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,才发现整个脸已经全是鲜血了。

    唐悠披头散发的坐起,目光呆愣的看着付小豪,声音颤抖的问道:“……你……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付小豪摇头。

    唐悠缓了两秒,突然跪坐在付小豪身旁,双手捂着他的脸颊说道:“全……全是血……你……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付小豪扭头闪躲对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我学过医。”唐悠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付小豪闻声后,不再扭动脑袋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儿,子D就是擦了一下,没打进去。”唐悠一边摁着付小豪的伤口,一边喘息着说道:“谢谢你……你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可可从雪地上爬起来,谁都没追,只盯着那个领头的匪徒,连续打了数枪。

    对方抱头鼠窜的钻进了左侧的胡同中,低头摸向腰间,却发现自己已经没了备用弹J!

    “你别动,我去追。”秦禹生怕可可是个累赘,所以起身后,立马先冲她喊了一句,随即才快步追向胡同。

    可可的枪里也没了子D,她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,伸手就拽起了酒店后门摆放着的铁锹。

    胡同内。

    领头匪徒掏出大匕首,躲在入口处没跑。因为他腿上有伤,单论行动能力,他已经跑不过后面追来的人,更何况对方还有枪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能有三四秒后,领头匪徒听到脚步声逼近,立马抬起手臂,一刀就捅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早都有所防备的秦禹,左手抓住对方的腕子,右腿小幅度摆动,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膝关节上。

    “嘎嘣一声!”

    匪徒单膝跪地,右手弃刀换在左手,直接奔着秦禹腹部捅去。

    秦禹此刻只能松开手掌,避免匕首近距离刺伤自己。

    匪徒得空窜起,冲着秦禹脖子就要再捅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铁锹,带着呜呜的破风声横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铁锹拍在壮汉的脑袋上,后者双眼迷离,整个身体前后晃了一下,扑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禹立马上前踩住了对方拿刀的手腕,目光惊愕的看向了可可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可可涨红着脸,举起大铁锹再次冲着壮汉的脑袋猛砸了一下,后者彻底断片,不再反抗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看着可可的表情,心里有点震撼。

    可可顺手扔掉了铁锹,满身是血的走到了壮汉身边,甩着头发扯起对方的脖领,俏脸毫无表情的问道:“谁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壮汉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说,谁让你来的?!”可可面容非常愤怒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呃……!”

    壮汉趴在地上,瞪着眼珠子,大口的往喉咙里吸着气。

    秦禹感觉事儿有点不对,立马弯腰掰动了一下对方的脑袋,才发现他右侧脖颈有一条非常深的大口子,正在哗哗流血。

    这很明显是刚才铁锹砸头之后刮开的。

    可可愣了一下,立马喘息着冲秦禹说道:“送他去医院,快点!雯雯被他们打死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,同时也瞬间意识到,为啥可可刚才红眼了,拼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内。

    察猛扯脖子冲工作人员吼道:“准备车,送我们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几个工作人员回过神来之后,立马弯腰搀扶着伤员,同时拿着对讲再次呼叫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数台汽车从酒店离开,直奔最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辖区警司内接到报案电话,随即派出了两组大案队警员,火速赶往现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街道上的汽车内。

    仅剩两名跑掉的匪徒,此刻已经换好衣服,其中一人拿着电话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没……没成……出大事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