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距离激战

走廊内。

    雯雯表情呆愣的倒在地上,双手还保持着刚才推开唐悠的姿势,目光惊愕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前胸,见两个枪眼正在大量的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唐悠懵了,于瑾勋也懵了。这俩都是被家里保护着长大的富家子弟,平时花钱如流水。可这钱是家里人怎么挣来的,他们完全没有概念,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儿。所以当他们见到自己活生生的亲人,被打倒在地后,就已经完全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包房内,可可俏脸煞白的呆愣数秒后,就率先反应了过来。她身体靠在门框子上,双臂举起枪,就用纤细的手指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正准备挟持唐悠的一命壮汉,肩膀中弹,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走廊内的匪徒,同一时间搂火反击。而可可枪内已经没了子D,只能翻身跑回室内,低头捡起了另外一名惨死悍匪的S枪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领头匪徒伸手一把拽起于瑾勋,立马摆手吩咐道:“喊一下楼下的人,我们准备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呢,不管他了?”右侧的壮汉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漏了,还管个屁!”领头男子红着眼珠子说道:“他们人不少,我们先撤。”

    说完,领头男子拽着于瑾勋的脖领子,大步流星的就向楼梯口跑去,并且冷静的指挥道:“别让她出来。”

    另外几名匪徒,一边往前走,一边持枪压制着可可的房间,不让她出来。

    一行人挟持着唐悠跟于瑾勋,很快就离开了走廊,转身钻进了楼梯间。

    房间内,可可持枪冲出来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就率先赶到了雯雯身边。

    雯雯胸口中了两枪,全部在要害位置,此刻已经开始大口咳血,目光惊恐的扫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动……。”可可用手按着她的伤口,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没事儿,没事儿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姐,我害怕,我会不会死……?!”雯雯惊慌失措的回应着,努力用双手扶着地面就要坐起。

    “咳咳,噗!”

    两声剧烈的咳嗽声泛起,雯雯一口鲜血喷在可可脸上,整个身体瞬间绷直,随即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可攥了攥拳头,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也就两三秒的功夫,雯雯瞪着大眼睛,彻底没了呼吸。身体周围的瓷砖地面上,全是她挣扎过后,留下的血印儿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可可闭着眼睛缓了一下后,咬牙就站起了身,拎着枪,赤着脚追向了楼梯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梯间内。

    领头匪徒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,步伐极快的带人正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数秒间,众人来到了三层半。

    领头匪徒突然停住脚步,摆手示意众人别动。

    几个悍匪相互对视一眼,立马紧贴着墙壁站好。

    领头匪徒顺着楼梯扶手旁的缝隙向下望了一眼,随即攥紧拳头,向上方弹了两下大拇指。

    左侧的壮汉读懂老大的意思后,伸手就从腰间皮套内扣出了一颗雷,并且弯腰就要往下放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察猛突然从楼下窜了出来,双手持枪,背靠墙壁,向斜四十五度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右手持雷的汉子脑袋上连续暴起两团血雾后,咕咚一声就倒在了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!”

    楼上的悍匪几乎同一时间开枪反击,但察猛开完两枪,就立马将身体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打下去。”领头匪徒吼了一嗓子,伸手拽过于瑾勋,挡在身前就往楼下冲:“他妈的,谁上来,我马上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下方楼梯拐角,察猛低吼一声:“冲上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个听到枪声赶来帮忙的司机,迈步就跟着察猛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呼一吸间,双方正式碰撞在楼梯间三楼的平台上。

    近距离互射,双方根本没有时间念台词,只见到对伙后,就开枪搂了火。

    急促且密集的枪声,瞬间宛若鞭炮一般响彻在楼道内,鲜血四溢喷溅,眨眼间就将墙壁染红……

    察猛等人是以下打上,射击和视线角度比对方差了不少,所以刚一碰面,他自己右臂就挨了一枪,左侧的司机更是还没等搂火,就被两枪打倒。

    察猛左肩靠着墙壁,一把就抓住了于瑾勋的胳膊,同时右手高抬起搂了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领头匪徒低头躲避时后背和大腿中弹。他整个人身体前倾着趴在铁门上,第一反应就是拽开了门把手,随即迈步就冲进了三楼。

    察猛身后没中枪的司机,冲着铁门方向崩了两枪,但全部打在门板上,荡起了阵阵火星。

    察猛拽过来于瑾勋,扯脖子吼道:“往楼下跑,快点!”

    “我媳妇……我媳妇……。”于瑾勋一边要往楼下跑,一边抱头吼着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察猛分神的猛推了一把于瑾勋后,自己右小腿中弹,身体踉跄着跌倒在了楼梯台阶上。

    紧跟着,挟持着唐悠的剩余匪徒,一脚蹬开半敞着的铁门,伸手拽着唐悠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短短数秒钟的近距离互射,双方就干出来了两死两重伤。虽然硬抢回来了于瑾勋,但察猛也是拼到丧失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“咬上他……咬上……别让他们跑了……。”察猛坐在地上,冲着另外一名司机喊着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可可赤脚从楼上跑了下来,冷冷的看了一眼于瑾勋,二话没说,直接就追进了走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领头匪徒瘸着腿,低头更换着弹J吼道:“跳窗户,跳窗户跑,快点。”

    众人迈步冲到走廊尽头,转了弯后,就看到了窗口。

    “快走,走……。”

    后方的匪徒,伸手拽着唐悠,猛跑着向前。

    走廊后方,可可持枪追过来,抬枪就打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,窗户玻璃被打的稀碎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匪徒立马搂着唐悠脖子转身,声音颤抖的吼道:“来吧,艹你妈的!老子不跑了,我让你先开枪,我再崩死她。来啊!”

    可可看着唐悠,俏脸顿显犹豫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领头匪徒打开窗户,弯腰就爬上了窗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极轻的声响,从走廊右侧泛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