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荒子进场,全部干倒

大约三四分钟后。

    马老二迈步来到走廊尽头,满身酒气的冲着秦禹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找几个盲流子过来,带上东西。”秦禹趴在马老二耳边,低声交代了几句。

    马老二听完一愣:“能行吗,他毕竟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不还手,他就拿你当个小JB!”秦禹此刻的表情,就跟曾经在待规划区护着自己粮食不被抢的时候一样凶狠:“今儿就办他!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掏出电话:“你回去喝酒吧,我来安排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文永刚感觉自己差不多到量了,就扭头冲着刘志雄说道:“今儿差不多了,咱走啊?”

    “走可以,但晚上去哪儿得我安排。”刘志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文永刚会心一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让姑娘过来,然后送你去住的地方!”刘志雄转身就要吩咐司机几句。

    “哎哎。”文永刚立马伸手阻拦:“人别叫过来了,让人看见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刘志雄一怔后笑道:“呵呵,行,我让人给姑娘先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欣慰的甩了甩刘海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刘志雄转身冲着司机嘱咐完后,就起身冲着文永刚说道:“走吧,我送你!”

    “好,走吧!”文永刚笑吟吟的扶腿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付小豪从外面跑回来,趴在秦禹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秦禹伸手抓起一把干果,站起身说道:“走,出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来了啊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付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的,那我也得去看看!”老猫立马起身,拍手喊道:“没事儿都出去溜达溜达,?听说有事儿要发生。”

    知道内情的此刻全都摩拳擦掌的站了起来,不知道内情的也是随着大流向门口走去,并且不停的询问着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刘志雄和文永刚带着十几个人,正大步流星的往楼梯口方向走着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那个秦禹就是个傻B。他以为老李拿他当儿子照顾,但实际上人家把他摆在这个位置上,为的就是搬到裴德勇,吴文胜这几个绊脚石。”文永刚背着手,撇着嘴轻声冲刘志雄说道:“不涉及到根本利益,老李是照顾他,可这回他被停职了,?老李为啥没鸟他?!不还是因为……性价比太低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被。”刘志雄点头。

    “新司长不是他们的人,你看着吧,最多半年,我让秦禹在黑街警司连一个扫厕所的都不如。论读官场体制这本书,他还差的远呢。”文永刚意气风发的说道:“你放心,警务督察那边我也有朋友,今天就是个警告,你等明天……!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文永刚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想法之时,楼梯口处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十几个十八九岁的壮小伙,拎着坎刀和实心棒球棍子,就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楼梯下方,马老二目光阴沉的拿着电话问道:“认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。”领头的小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弄吧。”马老二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,领头小孩扬起刀喊道:“剁他!!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十几个小孩蜂拥着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人群中,文永刚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,就看见一根棒球棍子迎头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文永刚当场后退了数步,捂着脸喊道:“我艹!你们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们要干啥!?”刘志雄指着左侧的小孩吼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JB!在哔哔我连你一块剁!”领头小伙胳膊上扎着白手巾,目光凶悍的拿刀就戳在了刘志雄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知道我是谁吗?!”刘志雄懵了。

    “刘志雄是吗?!艹你妈,?你在开元给我趴好了,赶明儿我带一百人过去,第一个就击沉你!”领头小伙根本不怵刘志雄,拿刀尖就往他胸口戳了几下。

    刘志雄懵了,因为自己根本唬不住这帮愣头青!

    “嘭,嘭嘭嘭……!”

    棒球棍子齐聚,一回合直接砸躺下了文永刚。

    十几个小伙也不管其他人,直接散开队形,噼里啪啦的拿着凶器就往文永刚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右前方的包房门口,秦禹低头剥着干果,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混战的人群。

    刘志雄抬头向四周呼喊之时,也注意到了秦禹,随即愣住。

    “拉开啊!叫安保!!”刘志雄瞪着眼珠子吼着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滚,谁特么上来,我马上崩了他!!”领头的小伙将右手的刀换到左手,随即从怀里拔出一把漆黑锃亮的手枪,直接指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刘志雄身边的人全是老油条,他们非常清楚,就这种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楞逼小崽子,根本不用急眼,就敢开枪搂火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!”

    其余小孩,轮着凶器足足砸了文永刚十几秒后,才逐渐停手。

    领头小孩拎着枪,一脚踩在文永刚的脑袋上,低声喝问道:“嘴快是吗?!愿意多说话是吗?”

    文永刚早都被干懵了,躺在地上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“来,让他叼上!”领头小孩踹着文永刚的脑袋吼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,左侧一小伙,直接将棒球棍子反拿,将握把一头放在文永刚嘴边吼道:“艹你妈!你不嘴大吗?来,给我含住!”

    文永刚双眼迷茫,不停的捂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伙拿着棒球棍子砸在文永刚嘴上:“含住!不然给你满口牙全砸碎了!”

    文永刚被打的都快要失去意识了,他本能的想保护自己,所以对方喊了两声后,他竟然真的要张嘴叼那个棒球棍子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琳跟封哥从楼上跑了下来,扭头看了一眼走廊内的乱象,当场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秦禹吃着干果,扭头扫了对方一眼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!”叶琳走到秦禹面前,脸色铁青的说道:“让人散了!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秦禹慢条斯理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让他们滚,你信不信,我喊一嗓子,这帮小孩全得埋在这儿?”封哥挑着眉毛吼道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三秒,伸出手掌点着封哥的胸口,低声回应道:“你信不信这帮孩子出不去!我一个电话,今晚就让喜乐宫关门!!”

    “你敢!!”封哥急了,伸手就奔着腰间摸。

    秦禹指着地面,突然吼道:“艹你妈,你问问我身后的人敢不敢?!”

    “关你们咋地?!!”

    “你装个JB,这不是开元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身后的付小豪,丁国珍,以及朱伟等人齐刷刷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掏出手机,走到叶琳面前,阴着脸问道:“玩吗?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,秦禹!”刘志雄的司机,挤过人群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马老二出现在楼梯口,状态慵懒的靠在扶手上喊道:“要打就狠点!手里拿把枪,怎么连个响儿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领头小孩转身就是两枪,枪法极准,下手极黑的崩在了刘志雄司机双腿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司机膝盖碎裂,跪在地上惨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咋地?!”马老二胳膊戳着楼梯扶手,抬头冲着走廊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八章全部爆发完毕,愿你在“自闭”的生活中,增添一些乐趣。求打赏,求推荐票!

    明日一早休息,晚上三章连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