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靠谱的小青年

松江市一间只有四层的商场内。

    秦禹浑身各种能支出来的器官上,几乎都挂上了袋子,他表情极为崩溃的冲可可喊道:“大姐,我就不明白了,人家结婚,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不好看?”可可指着一条牛仔裤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呢?”可可又指了指旁边的羽绒服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靠,你给点意见啊!”可可顺手拿着一件内衣问道:“这个性感吗?”

    秦禹崩溃:“大姐,我是有意中人的,你别老想着泡我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人可以问嘛!”可可急了:“那帮小崽子都不逛了,回去歇着了,就有你陪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搞清楚,新娘不是你,你这么有代入感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进城一次太不容易了,看啥都想买。”可可努着小嘴,冲着店内的椅子说道:“你把东西放下,坐那儿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秦禹弯腰放下身上的各种袋子,擦着额头汗水说道:“你看吧,我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去厕所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说去厕所能干嘛?除了撒尿就拉屎呗。”秦禹翻了翻白眼,迈步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回来哦,那边我还没看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秦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厕所内。

    秦禹抽了两张公用纸巾,就蹲在了厕所最里侧的坑内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还没等拉出来,就听到隔壁的隔壁,有木板的晃动声。

    “???嗯?”

    秦禹略有些疑惑的扭过了头,看向了声音响起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滚,你别辣么大力啊!”

    “有多大力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很低微的声音,在隔壁的隔壁响起。

    秦禹听完狂汗,并且瞬间认出了这一男一女的声音,随即准备快拉,?赶紧离开这个炮火连天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里。

    老猫坐在办公桌内吸着烟,低头正摆弄着手机,准备编辑一条请假短信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,三队的一个警员推门走了进来:“队长,司长叫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过去?”老猫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,让你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老猫起身,指着门外说道:“你回去吧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警员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不到五分钟,老猫敲门进了冯玉年的办公室:“司长,你找我啊?”

    “你手头上还有限期侦破的案子吗?”冯玉年坐在办公桌内,根本不废话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猫愣了一下回道:“有啊,有一起,连环抢劫杀人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二队把这个案子交接一下吧。”冯玉年轻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有点懵,弯腰坐在冯玉年对面,抻着脖子问了一句:“司长,这案子我们马上快拿下来了,咋突然要交接给二队呢?你是不是烟不够抽了?没事儿,我那儿还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别跟我扯淡,行不行?”冯玉年跟谁都能表现的很冷,很雷厉风行,但唯独有些整不了老猫,因为这货说话是真的是没有任何顾及。

    “我就弄不懂,咋办的好好的,突然就要交接给别人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这案子做完,你们三队该有的业绩是不会少的。”冯玉年轻声说道:“找你是有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好事儿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市里要举行社会各阶层采风活动,由宣传署牵头组织,很多人都会去。我们这里有一个名额,我给你报上去了。”冯玉年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你下午就办理一下交接,晚上七点直接去市宣传署报道。”

    老猫一脸懵逼的看着冯玉年:“这么好的事儿,?咋就轮到我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给我送烟了吗,那我得照顾照顾你啊!”冯玉年一笑:“去吧,准备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种市里牵头举行的活动,其实是对个人非常有好处的。第一,它能非常有效的让你拓展圈子;第二,这种名额稀少,所以每一个去参加的人,都代表着他是这个部门或单位力捧的角色;第三,体制内人员参加这种活动,有的时候是个信号,是要晋升的信号。所以这事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像是一件大好事儿。

    但老猫志不在此,并且心里还惦记着要跟秦禹他们去奉北,刚才在办公室就是想招要请假,所以他不是很情愿的说道:“领导,这事儿是个好机会……但我最近家里有点事儿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给我找借口,我都给你报上去了,你必须得去。”冯玉年摆手说道: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老猫眨了眨眼睛,表情十分无奈的说道:“行吧,那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冯玉年摆了摆手后,扭头就继续看向电脑。

    老猫斜眼扫了对方一眼,心情不佳的一边往外走着,一边嘀咕道:“这烟还是没送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商场厕所内。

    秦禹系上腰带之后,轻飘飘的就推开了厕所门,猫腰要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隔壁的隔壁厕所门被推开,一颗湿漉漉的脑袋率先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禹瞬间有一种很尴尬的感觉,本能就把头扭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话铃声好死不死的响了起来,秦禹一低头,正好就看见于瑾年跟她未婚妻唐悠,一块从厕所内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半晌。

    秦禹略显尴尬的挠了挠头,面色通红的说道:“在……在这儿呢?你姐还找你俩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先出去啦。”唐悠俏脸通红,转身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于瑾年龇牙一笑:“……我媳妇……媳妇……心脏不好,不舒服,刚才进厕所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秦禹怔了半天点头:“嗯,我听见了,吐的挺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了昂。”于瑾年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秦禹望着他的背影狂汗:“这小子也太不靠谱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接通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槽,奉北我去不了了……!”老猫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会所内。

    一名长相非常古典且有仙气的美女,正坐在厅内弹着钢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极品?”吴迪冲三公子问道。

    三公子喝了口水后,看着美女问道:“安排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采风总共三天。”吴迪点头。

    三公子放下水瓶,伸手指着美女说道:“我听说,那小子也好此道,跟你一个怂样。哈哈!”

    吴迪闻声一愣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大家勿催,周一爆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