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州少掌柜,双杀

走廊内。

    领头匪徒看了一眼可可后,立马吼道:“抓住她,不然她要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个匪徒迈步就冲了过去,并且全部亮出了家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可进入客房后,第一时间反锁了房门,随即用后背顶住门板,动作极为利落的蹬掉了双脚上穿着的短跟高跟鞋,并扭头看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塔塔!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从走廊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紧跟着房门震颤了一下,外面的人在踹门锁。

    可可被震的身体向前晃动了一下,立马扭头看向了电灯开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走廊内的领头匪徒,持枪指在于瑾勋的太阳穴上,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艹你妈!秦禹到底在哪儿?!再不说,老子一枪崩了你!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这儿,他走了。”于瑾勋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撒谎!”匪徒此刻已经不信了于瑾勋的话,回头一脚就踹在了雯雯的小腹上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已经漏了,先干死一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之前盯梢的那个青年直接举起了枪,对准了雯雯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TM跟你们拼了!”于瑾勋一看对方真要开枪,立马用肩膀就撞了匪徒一下。

    “咣当!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二人同时撞在了包房门板上。

    可可房间门外,两个匪徒拽了几脚后,发现房门被人顶住很难踹开,所以立马就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开枪,给门锁打碎了!”左侧的人语气急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沉闷的枪声诈响,门锁当场碎裂崩飞。

    室内,可可被门板碎物射到手腕,当场流了血,但她此刻依旧没有惊慌失措,而是连退两步,让开了房门位置,因为她怕对方再次开枪射击,穿透门板打到自己。

    门外,左侧的壮汉再次后退两步后,突然爆发向前猛跑,抬腿一脚就蹬在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但室内却一片漆黑,因为之前可可已经关了电灯。

    两个壮汉冲进屋内,借着外面的月光,一抬头就看见可可从梳妆台位置上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个小娘们反应还挺快!”

    左侧的壮汉比较莽,持枪上前两步,一把就抓向可可的头发。

    可可后退两步,声音像是惊慌的问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右侧的汉子持枪顶在可可的脑袋上,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可可仰面跌倒在身后的沙发上,像是普通女人一般,就与俩人撕扯了起来:“你们干什么?!别碰我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起来!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,我喊啦!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左侧的壮汉急了,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巴掌打在可可的头上,泛起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左侧的汉子弯下腰,伸手就抓住了可可的头发,使劲儿向上拉扯着。

    可可此刻是半仰式的靠在沙发上,所以对方拽她的时候,身体是半弯着的,头部也非常靠近她这边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起来!"左侧汉子怒骂一声,急迫的就要再次加力,将可可拽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可可突然扑棱一下从沙发上起身,右手向前一抹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一阵极其轻微的刀锋破体声,瞬间被掩盖在了三人的厮打与呼喊声中!

    也就短短一瞬间,壮汉突然捂着脖子后退了一步,脑袋僵硬的看向了同伴。

    室内漆黑,同伴此刻没有注意到左侧壮汉的异常,只伸手继续拉着可可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短短一瞬间,一声怪异的声响泛起,右侧同伴一扭头后,就感觉自己整个脸颊瞬间被泼上了滚烫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有刀……!”壮汉结巴着说了一句后,咕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同伴回过神来,抬手就要举枪。

    可可拿着锋利的眉笔刀,下手极快极狠的就奔着匪徒右手的大动脉剁去!

    匪徒不知道可可手里攥着的是什么刀,所以本能闪躲,连续退了两步后,双腿磕在床边,咕咚一声就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可身体素质毕竟不如男人,她猛然轮下胳膊后,身体姿势有些变形,双脚为了保持平衡,立马向左侧移动了两步,并且情急之下抓住梳妆台上的化妆包,顺手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匪徒躲闪化妆包的时候,冒蒙开了一枪,瞬间击碎了梳妆台上的玻璃!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可可瞬间弯腰捡枪,右手呈环抱式紧紧握住枪柄,左手包在右手前侧,姿势非常专业的先将手枪握紧,随即拇指来回推动了一下保险,确定能被击发后,闪电般连续扣动了三下扳机!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泛起,床边坐着的壮汉还没等闪躲,就当场被打爆脑袋,咕咚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可瘦弱的身体被后坐力推的向后仰了两下,但两只手臂以及握枪的双手竟然完全没有动作变形。

    三枪过后,可可咽了口唾沫,目光谨慎的向前走了两步,俏脸冷峻,低头再次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可可冲两名匪徒补了三枪后,才满身染血的赤脚冲着室外走去,并且左手抓住电话,拇指飞速抖动的调出了察猛的手机。

    十几秒前,走廊内。

    于瑾勋被迫发起反抗后,就被人拽到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崩死一个!”领头匪徒摁着于瑾勋,扭头就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别打我老公!”唐悠也红眼了,扭头一口咬在了左侧青年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左侧青年吃痛,嗷的一声松开了手掌。

    唐悠迈步向前,低着头,慌乱无比的就推搡着其他匪徒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脸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领头匪徒抬起右臂,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唐悠吼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楼梯间内一阵脚步声传来,察猛表情焦急,双目通红的冲到了走廊内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伸手要扯唐悠的男子,听到领头匪徒的喊声,就回撤一步,让开了身位。

    “悠悠!!”

    霎时间,走廊内传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声,一个人影从墙边暴起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。

    可可冲到门口,抬头一看,目光惊愕的见到走廊内,有一人胸口飙血,仰面跌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酒店大堂内,有俩人正疯了一样跑向楼梯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