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快送走

秦禹虽然从监狱里出来了,但警司内对他停职一周的处罚还没有取消。估计这也是冯玉年,想借机敲打敲打他,所以秦禹索性也没有回单位报到。

    秦禹跟老李分开后,就直接给可可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安全落地了?”可可接通电话后,声音清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落地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真是个愣头小青年呢。”可可话语无奈的说道:“好吧,你解决完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应了一声后,岔开话题问道:“你东西买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出事儿了,我还哪有心思去采购呀。”可可确实很担心秦禹的安危,之前也觉得他这次事儿惹的不小,所以心里也怕松江这边发生一些大的变故,从而影响整个药线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后,轻声说道:“这样吧,这几天我陪你们转转,赶紧把要买的东西买完,然后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撵我啊?”可可有些奇怪:“事情不是解决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跟刘志雄的合作,虽然达成了初步共识,但……后面的细节还没谈好,所以以后避免不了要频繁接触。”秦禹轻皱着眉头说道:“对方的圈子太杂,我怕你们在松江的消息泄露出去,让袁克他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弄完,尽快走吧,这样稳当一些。”秦禹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可可点头:“那我们在松江买一些东西,然后一块去奉北?”

    “行,我先去一趟土渣街,然后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,秦禹站在马路上,扭头向四周望去,双眼中蕴藏着不安。

    秦禹刚才其实跟可可说的话是半真半假的。他一方面确实担心江州这帮人整天在松江来回溜达,会泄露行踪;但另一方面更担心,可可等人的真实身份,会传到三公子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今天的碰面,让秦禹感觉整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。三公子曾几次想诱他说出供货商的消息,并且还TM的提出来要跟供货商见面,坐下来聊一聊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秦禹可能答应吗?

    供货商是秦禹等人手里最大的筹码,那如果自己把可可等人介绍给了三公子,不就相当于交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吗?

    以三公子为核心的利益圈,只略微动了动身子,就把秦禹搞到了大案监,那他们所拥有的能量,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吗?秦禹今天在牌桌上,听着那帮岁数不大的青年聊天时发现,这帮人里随便拉出一个不起眼的小伙,那都是非富即贵的背景。几个家里干实业,开大公司的富二代,在牌桌上根本都没啥插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这种圈子,说是松江顶级的几个小圈子之一,也不为过吧?

    所以,秦禹现在不光心里担心,三公子这边要主动接触供货商,他也更担心,如果江州的人跟对方接触上了,那会不会变心呢?

    人家江州于家是为了做买卖的,不是在社会中寻找拜把子兄弟的。三公子这边在松江的能量充足,路子广,人脉强悍,那么于家想要做大做强,会不会直接一脚踢开秦禹他们,选择更好的合作方呢?

    即使退一万步说,可可心里不愿意更换秦禹等人,那么她家里人也能不愿意吗?

    所以,秦禹今天在跟三公子接触完之后,心里就一个想法,他只想快点送可可等人回到江州,以保证双方没有啥接触的机会。

    下午,秦禹在土渣街见到了马老二,还有老猫,把心里的担忧跟二人说了清楚。

    “对,可可他们在这边待的时间越长,越容易出乱子。”马老二听完后,也非常赞同秦禹的想法:“赶紧让他们买完东西走了,咱也能省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半天,突然扭头冲老猫问道:“你没跟李叔说,供货商来松江了吧?”

    老猫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说没说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跟他说这个干啥啊?”老猫摇头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说。”秦禹面色严肃的嘱咐道:“我不是不信李叔,只是不信当大官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老猫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奉北之后,你俩就跟其他人说,可可他们已经走了。”秦禹再次出言叮嘱道:“回头,我在奉北那边直接送他们出区就完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真正知道可可身份的,也就我们这几个人。”马老二轻声回应道:“其他人都不清楚,你别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后,转身冲着老猫问道:“去奉北,你也一块呗?”

    “行啊,”老猫龇牙回道:“我发现可可她弟妹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就炸了:“你他妈能不能别扯犊子?!我告诉你昂,你要敢瞎整,别说我给你那玩应剁下来。?”

    “你咋跟个疯子似的?”老猫无语:“我就是随口说说,幻想一下也不行吗?老子是嘴骚身不骚的,好嘛?”

    “滚吧你。”秦禹翻了翻白眼,站起身说道:“行了,那事儿就这么定。老二在家跟刘志雄扯皮,我和老猫过两天跟可可去一趟奉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开元区金荣生活用品贸易公司的人事部内,吴天胤穿着一套相对干净整洁的衣物,面色略显紧张。

    “把履历拿过来我看看。”一名光头中年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伸手就交出了履历表。

    光头中年低头看了两眼问道:“你叫吴天?”

    吴天胤迟疑了一下,点头应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在哪儿工作?”

    “在区外做排水工程。”吴天胤曾经犯罪被抓的时候,都没有此刻撒谎时心虚,因为这一次他是为了生活,重新开启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以前完全没接触过生活用品类行业,是吗?”中年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你这种履历,要经验没经验,要学历没学历,我们公司一般是不收的。”中年合上履历本,眉头轻皱的说道:“但你是公司老人介绍来的,就先试用一段时间吧。月薪一百,主要负责协助业务经理跑业务,要做好经常出差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能接受。”吴天胤很激动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一会你去办入职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的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“下一位。”中年端起水杯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吴天胤办理完入职手续后,内心无比激动的站在街道上,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,但满眼却尽是一片蔚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