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如其来的悍匪

“这小子是不靠谱。”可可看着察猛说道:“你给他打个电话吧,问问他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察猛闻声掏出手机,低头就拨通了于瑾勋的号码,但打两遍却没打通:“算了,我还是出去找他们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吧?他们估计一会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稳妥点吧,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地面。”察猛坚持着说道:“一会我联系上他们,给你打电话,然后咱们在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收拾完,就去餐厅。”可可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察猛回了一句,伸手帮过可可关上门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,一台汽车内。

    一位满面横肉的男子,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问道:“你到底看没看见人?!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今天去商场的都是其他人,他和另外一个一直没出来。”旁边的青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人在酒店内,是吧?”满脸横肉的男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年斟酌半晌后点头:“那帮人是早上个十点多去商场的,然后我就一直没看见剩下的那俩出来,我估计他们是在酒店里呢。”

    满脸横肉的男子,一听这话,顿时皱眉训斥道:“你整什么?!这么重要的事儿,你跟我说估计?可能?”

    “哥啊,我昨天晚上跟他们折腾了一夜啊,就早晨那会睡了一会……!”青年也很无奈的说道:“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在酒店呢。”

    满脸横肉的男子闻声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咋弄?整不整?”副驾驶上的壮汉,回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就是在里面,那你不知道他住几楼,不还是没用吗?”满脸横肉的男子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进去俩人,找个借口让吧台给他的房间打电话,钓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万一用假名住的店呢?”壮汉问。

    “那咱在想办法呗。”满脸横肉的男子,摆手催促道:“先去试试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青年闻声就要下车,但头刚探出去一半,就突然又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!”

    “不用问吧台了。”青年舔了舔嘴唇,指着酒店门口说道:“你看那台车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酒店内。

    察猛顺着楼梯,一边往下走,一边就低头继续拨打于瑾年的电话,但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察猛心烦意乱的骂了一声,皱眉就要翻找唐悠的号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可可坐在床上,正在挑选着自己要穿那条打底裤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两声,突然又灭了。

    可可楞了一下,赤脚走到床头柜旁,弯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见到是雯雯给她拨来的电话,就立马回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挂断。

    可可站在原地目光疑惑,低头就拨通了唐悠的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内,放火通道的楼梯间内。

    蒙着脸的领头男子,左手扯着于瑾勋的脖领子,右手持枪指着他的脑袋呵斥道:“别吵别闹,不然我一枪打死你!”

    于瑾勋额头冒汗,脸色煞白的看着对方问道:“大哥,你们……你们到底要干什么……!”

    “秦禹住几楼?!”领头男子问。

    于瑾勋攥了攥拳头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是吗?不说我马上打死她,然后在让人轮了她!”领头男子声音低沉,指着被挟持的唐悠和雯雯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拿刀先扎一个!”领头男子根本不给于瑾勋多说话的机会,双眼凶残的看向同伴,直接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旁边的壮汉闻声掏出大匕首,直接奔着雯雯的腹部就要捅去!

    “别扎……别扎……!”啥都没经历过的于瑾勋,立马声音颤抖的喊道:“他是在四楼,在四楼!”

    “四楼几号房?”壮汉问。

    “407!”于瑾勋短暂迟疑后,语气颤抖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他人在里面是吧?和谁一块?”

    “就和他司机,一共俩人。”于瑾勋立即点头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前面走!”领头男子推了一下于瑾年,用手枪顶在他的腰间说道;“一会你去叫门!别整事儿,不然我马上打死这俩女的。”

    于瑾勋看着对方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众人来到四楼,伸手拽开了铁门,随即这帮雷子全部动作隐蔽的用凶器点住三人要害,低着头,步伐极快的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于瑾年被夹在众人中间,不停的在心里祷告着;“你可一定要在啊,一定要在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大厅内。

    察猛伸手接通电话:“喂?可可!”

    “雯雯给我打了个电话,我还没等接她就挂了,然后我回过去,她又关机了。”可可皱着眉头,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而且小勋和唐悠也联系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联系上。”察猛语速很快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可可斟酌半晌,立马问道:“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刚到楼下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上来吧,我们叫上马老二的朋友,一块去找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!”察猛点头后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407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敲门!”领头男子冲着于瑾勋命令了一句。

    于瑾勋咽了口唾沫,抬起胳膊就砸了两下房门,并且主动喊道:“禹哥,你在里面吗?!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“禹哥,你在不在里面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于瑾勋连续砸了数下房门,并且呼喊了两三声,屋内也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这一下,于瑾勋心凉了,因为他知道这屋住的根本不是秦禹,而是察猛,并且今天一早,他来过两次这个房间,所以他刚才先喊秦禹的名字,就是想提醒一下察猛,可谁成想此刻对方根本不在屋内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不说人在这个房间里吗?”领头男子目光凶恶的看向了于瑾勋,声音沙哑的骂道:“我踏马就是给你脸了,**,先给我捅一个,把手筋挑了!”

    “大哥,别,别……!”于瑾勋立马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众人身后的走廊内突然传来了开门声,紧跟着可可迈步就走了出来,并且一扭头就见到了于瑾勋等人。

    于瑾勋看见可可后,瞬间就蒙了,而其他雷子此刻则是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可可见到于瑾勋周围站着的全是陌生人之后,只短暂一愣,就立马转身要返回房间,没有贸然上前搭话!

    “那个女的也跟他们是一起的。”就在这时,之前盯梢的那个青年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可可瞬间又推开了自己的房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第五章,还有一章,九点之前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