停职

黑街警司,一大队办公区内。

    “哎呦,小秦啊,下午才上班,来的挺早啊。”文永刚甩着略显凌乱的刘海,迈步走到了秦禹身前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文永刚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,看我干啥啊。”文永刚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冯司长叫你。呵呵,我发现你真的是人缘好,不管哪个司长接班,都愿意找你谈话。”

    秦禹猛然站起身,笑着回道:“我人缘好有啥用啊,我TM也不会献花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一愣,秦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司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关上门,轻声问道:“司长,你叫我?”

    “嗯,过来坐。”冯玉年抬头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走到办公桌前坐下,插着手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在警司内树敌不少啊?”冯玉年合上桌上的资料,端起茶杯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就做自己的事儿,也没觉得得罪谁啊。”秦禹话语平淡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冯玉年喝了口水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遇到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皱了皱眉头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司内有人举报你,说你在裴德勇的案子上,有着多次违规,违纪的操作。”冯玉年放下杯子,眉头轻皱的叙述道:“刚才警务督察那边也来电话了,要立案调查你。”

    秦禹攥了攥拳头:“我哪儿违纪了?”

    “长吉福利院的事儿,你没有违纪吗?”冯玉年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找地面上的人去抓嫌犯,而且还开枪杀人了。最重要的是,去长吉的雷子落网之后,你也被抓过去了,这是事实吧?”冯玉年插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都翻篇了,现在搞出来是啥意思呢?!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这事儿翻篇了啊?裴德勇目前还没有被处死,他的案子就没结啊。”冯玉年话语平淡的说道:“你在这事儿上有把柄,那让人揪出来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一下,谁能证明去福利院的那帮雷子是我找的呢?有证据吗?”秦禹阴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证据,你现在就进去了啊,就不是立案调查了啊!”冯玉年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在路面上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?你仔细想想。”冯玉年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已经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。

    “警务督察那边要立案调查,我们肯定要配合。”冯玉年表情严肃的看着秦禹说道:“我现在宣布一下内部对你的处理。首先,你侦破裴德勇案件的立功报告,暂时肯定是要压下来,嘉奖和短时间内的晋升问题,你也不要想了……其次,你手头负责的案子,先全部交给二队,三队,你本人先停职一周,全力配合警务督察那边的调查。要做到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秦禹咬了咬牙后,缓缓从椅子上站起,双手扶着办公桌,笑着说道:“上午我没答应,下午就开始整我了,是吗?”

    冯玉年歪脖看着秦禹:“这话你不用跟我说,这事儿也跟我没关系。你犯了什么样的事儿,我就怎么处理你,这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警司里的人都在猜,新司长是什么立场。”秦禹笑着回道:“现在我知道,你是什么立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冯玉年一笑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我接受处理。”秦禹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。”冯玉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回头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配枪和工作证件放这儿。”冯玉年指着办公桌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稍稍停顿两秒,低头掏出配枪和证件,动作利落的就扔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没了特权,你也挺难受吧?”冯玉年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大步流星的就走出了警司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一队办公区。

    “这都不用想,肯定是刘志雄他们找关系,故意敲打你呢。”朱伟阴着脸说道:“这帮狗东西太损了,一件已经翻篇的事情,都能被他们挖出来弄你。”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得联系一下长吉那边,让四毛子管住嘴,不然他在反咬你一口,这事儿真的就很麻烦了。”朱伟提醒一句:“毕竟福利院可是死了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去长吉提审四毛子的,就是想吓唬我。”秦禹托着下巴回道:“一队的事儿,这几天就你盯着,该干啥就干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朱伟问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陪可可他们去奉北溜达溜达。”秦禹站起身,拿起外套回道:“正好这段时间我也累了,休息一周还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老冯不是跟你说了吗,你要配合警务督察的调查。”朱伟拦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配合他妈了个B!”秦禹阴着脸骂道:“老子电话都关机,我就看刘志雄敢不敢自作主张的跟我们撕破脸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心里极度窝火的离开了单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,酒店客房内。

    老猫皱眉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是不是和老李吵架了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个屁。”老猫根本不信的说道:“你要没和老李吵架,那怎么可能说被停职就停职了,而且老李到现在还没动静?”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。”秦禹不耐烦的回道:“你去叫可可他们,晚上咱们去喜乐宫坐一坐,也算尽尽地主之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越这样,我心里越没底啊。”老猫很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老猫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我和老李怎么相处,有什么问题,你都不要问,也不要多说话。这样对咱们都好。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老猫叹息一声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们能处理好的。”秦禹宽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是服了,怎么事儿越干越好,矛盾却越来越大呢。”老猫很无奈的叨咕了一句,转身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内。

    刘志雄举杯敬着文永刚:“文司,今天这事儿,多谢你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都是小事儿,我和那小子本来也不和。”文永刚也端起酒杯:“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撞杯后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喜乐宫顶层的办公室内,封哥冲叶琳问道:“文永刚来了,你不下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叶琳皱眉回道:“我烦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