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见三公子

会所内,三公子伸出手掌,笑呵呵的冲秦禹说道:“你好啊,秦队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秦禹打量着对方,跟他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三公子长的不算帅,长脸,小眼睛,皮肤还有点黑,但脸上总是挂着笑意,说话礼貌客气,穿着打扮也不是很高调,总之看着是个非常稳当的人:“来,来,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老李闻声后,跟着三公子就走到了牌桌右侧的沙发坐下。

    “吴迪,先别玩了。”三公子坐下后,转身就喊:“过来一块聊聊。”

    牌桌上,一个身高一米八几,身材壮硕,剃着比光头稍微长一点的青茬发型,回头看了一眼三公子:“你们先聊,我打完这两把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三公子一笑,回头冲着秦禹和老李介绍道:“他是吴迪,在特区原油署上班,跟我关系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老李一愣:“吴家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三公子点头:“他也刚回来没两年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听说了。”老李附和一声,就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牌桌上,这群非富即贵的人,心里突然明白刘志雄背后的关系是啥段位了,也清楚为啥老李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“小禹,你和老刘之间的矛盾,都是误会。”三公子亲自给秦禹倒了杯茶水说道:“有李叔在这儿,我们都是一个圈里的人,有些话说开了,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刘哥人不错,做事儿也大气。”三公子笑吟吟的说道:“你和他好好谈谈,把分歧聊开了,把问题解决了。有实在谈不妥的地方,你再找我,我去跟他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秦禹依旧话语简短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三公子一笑,抬手招呼道:“喝茶。”

    秦禹瞄了对方一眼,端起茶杯,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三公子斟酌半晌,突然问了一句:“小禹,你这个供货商是怎么找到的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,立马话语含糊着说道:“也不是我找到的,是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,他亲大哥之前跟供货商有联系,我们无意中撞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当时有个案子,跟他朋友的亲大哥有关系。”老李随口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三公子点了点头,笑眯眯的看着秦禹:“哎,这个供货商是哪儿的?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着对方:“……在待规划区。”

    “实力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规模不大,也就是刚起步阶段。”秦禹心里非常抵触聊这个话题,但他又不能不回答对方的话,所以只口不对心的说道:“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出货量很小,因为设备不多,药剂师和生产团队的技术人员,也都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哈。”三公子端着茶杯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个叫吴迪的青年迈步走了过来,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,伸手掏出烟盒说道:“哎,那个队长,你有火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,心里本能感觉这个人有点太浮,但表面上又不能说什么,只低头掏出兜里的火儿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接着聊。”吴迪自己点了根烟,掏出手机就跟一女的发起了简讯。

    三公子似乎对吴迪的举动已经习以为常了,所以只笑呵呵的看着秦禹继续说道:“供货商的实力不太够,那货源就有限,这对生意是有影响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呗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禹,我有个解决的办法。”三公子翘着二郎腿,轻声说道:“我让刘志雄,去奉北花高价请一批专门研发药物的技术人员,再找一些老药剂师,直接免费提供给供货商,帮他们把生产线做大。这样一来,我们拿货就不用被限量了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眯眼看着对方,表情略有些惊愕,因为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的谈供货商问题。

    “几个人的力量,是很难把这一行做大的,”三公子笑吟吟的说道:“还是要靠团队。”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了一眼老李,轻声回应道:“行,这事儿我回去跟供货商沟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叫他们来一趟松江。”三公子打量着秦禹,轻声回应道:“我们一块见个面,坐下来好好聊聊。如果他们靠谱,我们先投入一点资源,也没啥的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眉头轻皱了一下,暂时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,吴迪?”三公子问。

    “我都行,你们聊。”吴迪好像对这事儿一点都不上心,只痴迷于跟别人发着简讯。

    “行,我回去问问供货商的意思。”秦禹见老李隐晦的冲他摇了摇头后,就没有立马拒绝对方。

    “好勒,你回去联系吧。”三公子插手瞧着秦禹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从个人角度讲,生意大家一块做,那利润肯定就会被摊薄。但要从大局出发,人多了,资源也就有多了。大家一块出力,摊子也会被铺大,那你被稀释的利益,其实是只多不少的在弥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李叔的门徒,就是我们自己人。”三公子面色认真的说道:“资源放在谁身上都是用,那我们为啥不捧自己人呢?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会玩牌吗?”三公子不再继续说着正事儿,只岔开话题说道:“要不你上桌玩一会?赢了算你的,输了算我的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我不怎么会玩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就输钱呗,来来来,一块玩一会。”三公子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和老李离开了会所,走的时候还拿了五万多现金。这是秦禹“赢”的,桌上那些公子哥输的,他不拿都不行。

    二人出门后,上了车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冲着老李说道:“叔,我不会把供货商介绍给三公子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吴迪打着哈欠,扭头冲三公子问道:“你今天谈话有点愣。你刚敲打完秦禹,就要见供货商,那傻子也不能配合你啊?这事儿搞的太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试试他态度。”三公子笑着说道:“看他是啥反应,到底能不能给我介绍供货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