敢拿,而不想拿

这种赤果果的买通,贿赂,秦禹已经不是第一次碰见了。他刚到松江的时候,马叔就曾经弄过一次这样的事儿,只不过那次是秦禹确实想拿对方的钱,但心里不敢……而这次,他是敢拿,但心里不想。

    从当初的几万贿赂,变成现在的五十万贿赂,价格翻了十几倍,也侧面证明秦禹在黑街地面上的分量,在水涨船高着。

    可这种地位上的提升是怎么来的呢?这里有老李和老董的力挺,更有土渣街和黑街警司几百号的兄弟支持。

    秦禹知道自己赖以生存的根本是什么,他脑袋很清明,所以沉默许久,就将黑色皮箱合上,扭头看着刘志雄说道:“哥,这钱太沉了,我拿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体格拿这点钱还费劲吗?”刘志雄皱眉说道:“你得相信自己,你值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拿了你这五十万,就没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向上帝保证,你拿了这五十万,绝对可以交到更多的朋友。”刘志雄拍着箱子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它不光可以消费,还是门票,能让你往上走的门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听到这话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刘志雄问。

    “吴文胜曾经拥有这样的门票,可最后杀他的,就是曾经给他门票的人。”秦禹非常冷静的回应道:“我知道自己在你们眼里,是个怎么样的角色,更明白哪头对我来说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刘志雄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药线的事儿,我再想想。”秦禹伸手推开了车门,迈步走下去说道:“今儿一早,我还有例会,就不送你了,雄哥。”

    刘志雄笑眯眯的将头探出车外,面容和蔼的看着秦禹说道:“年轻人,不要太倔强。和人争,你也许能赢,但和大环境争,那是一定粉身碎骨的。”

    “雄哥,我不是在驳你面子,也不是在给自己抬价。”秦禹笑着回应道:“你要有诚意,就开个合理的价码。但这不是给我的,是给黑街地面上那些兄弟的……至于大环境啥的,我也没想过……因为我见的东西,也挺残酷的,?但也都挺过来了。回见哈,呵呵!”

    秦禹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司机迈步回到车上,回头看着刘志雄说道:“这小子有点给脸不要脸了,老李都点头了,他还这儿坚持,估计就是想拿更高的价码。”

    刘志雄斟酌半晌,也没搭理司机,只低头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,我钱都砸他脸上了,他还是不接着啊。”刘志雄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我是谈不通了,你再想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想多要点啊,有点贪吧?”对方笑着回道:“行,我想招敲打敲打他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松江某商场旁边的高档饭店内。

    可可兴致勃勃的冲秦禹说道:“哎,你最近能请几天假期不?”

    “够呛。”秦禹摇头,话语平淡的说道:“司里来了新司长,看我们都不怎么顺眼。我和老猫要这时候请假,那不是找收拾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呦,真烦。”可可略有些失望,噘着嘴说道:“我还想让你们陪我们去奉北转转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,去不了。”秦禹心不在焉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松江还是小一点,东西也不全,我小弟妹想多买一些大牌。”可可继续说道:“你在奉北有啥熟人吗?让他带我们转转,顺便借我们两台车,不然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问吧。”秦禹低头夹着菜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可可一看秦禹的态度,顿时急眼了:“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?老子从来了以后,你就摆一张臭脸,一说话就把天聊死,我欠你钱呐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你干森么,唾沫都崩我脸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我们不用你陪了。去去去,你该干嘛就干嘛去。”可可气的摆了摆小手,就要撵人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怎么看着有点不在状态啊?”马老二也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咋地?啥意思啊,烦我们啊?”于瑾勋坐在旁边,虎了吧唧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一个头两个大的看着可可,苦笑着解释道:“单位里确实有点事儿,不是跟你们摆脸子。”

    可可翻了翻白眼,也没回话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你们别坐轻轨去奉北了,让老二他们开车拉你们去,这样也方便。”秦禹迅速调整好状态说道:“你要实在还不满意的话,觉得我招待不到位,那等你从奉北回来……我陪你睡一觉也行,这够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“滚!”可可红着脸啐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二,这几天我在和开元那边扯皮。”秦禹扭头看着马老二说道:“可可这边你就多费费心,多陪陪。”

    可可一听秦禹说的话,也觉得他心里确实有事儿,随即张嘴问道:“什么开元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一点小问题。”秦禹没有过多叙述。

    可可愣了一下,扭头看了一眼桌上的众人,也就没再深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中午陪众人吃完饭,就立马开车返回了警司,但刚走进办公区,朱伟就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禹,”朱伟脸色严肃的喊了一声:“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秦禹走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文永刚要整你。”朱伟低声叙述道:“他进老冯办公室已经两个多小时了,好像一直在打你小报告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他能整我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咋知道他是要整我呢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五队那边有个人跟我关系不错,他无意中听到文永刚打电话提你来着。”朱伟扭头看了一眼四周:“反正你做好准备把,估计一会老冯就得叫你。”

    秦禹站在原地,脑中突然想起了刘志雄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文永刚坐在办公桌前面,轻声说道:“冯司,我保证,我提供的这些情况都是属实的。现在警务督查那边也收到了举报信,估计电话很快就会打来。”

    冯玉年歪脖看着文永刚,话语平淡的说道:“行,你出去吧,把秦禹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还剩三章,十点半之前,全部发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