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以处理的冲突

秦禹离开了老李的住所后,心情是无比郁闷的,因为他已经彻底明白了后者对待药线的态度,以及对下面兄弟的态度。

    什么合作在开元区散货,都只是一个借口,八成利润也不是刘志雄想要拿的,而是他背后的关系,想整个吞掉这份巨大利益。

    那老李为什么要答应这个事儿呢?

    因为刘志雄的背后关系强硬,可以在上面给老李丰厚的政治资源。打个比方,比如老李在江南区发起了增盖两所医院的提案,而原本这个提案是要经过市政F,市议会审批的,整个流程走下来,可能需要一两年,并且还不一定能通过。

    但如果老李拿到了刘志雄背后关系的政治资源,就可以瞬间越过审批环节,直接组织人开干。这样一来,老李在职期间就可以搞出很多大项目,从而大把大把的捞政绩……那也许再过三五年,老李摇身一变就进了市议会,一步步爬到整个松江的核心权力圈。

    这对老李个人,无疑是一件大好事儿。甚至对秦禹和老猫两个人来说,也是一次机遇。因为他们两个也在体制内,只要他们点头把药线的利益分出去,那一样也会抓到很多政治资源。

    但这事儿对马老二,对徐洋,对土渣街那些曾经为此而玩命过的兄弟公平吗?对那些警司内一门心思捧你秦禹和老猫的人,又公平吗?

    不公平!

    药线是大家合力吃下来的,现在刚好一点,你秦禹就和老李在背后把它作为筹码交出去,去给自己换政治资源,这事儿仗义吗?

    人家马家,徐洋,还有那些为此损失生命,或是重伤的兄弟,又得到了啥呢?

    现在地面上最大的股东马老二,也就拿药线一成多一点的纯利润,而你大手一挥,就给啥都没干的刘志雄八成红利,这能行吗?

    而且最最重要的是,刘志雄和他背后的关系,眼界肯定不止局限在一个开元区那么简单。目前的合作方式只是试水,他们的终极目的,是想当这个行业的主导的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让你秦禹去找货源,然后他们自己在松江开花,吃整个药线的绝大部分利润。而这样一来,秦禹等人除了在黑街拥有一定话语权以外,其他三区的市场,他们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力。并且未来要吞掉袁克的话,那闹不好秦禹他们还得当排头兵,当棋子。

    所以,秦禹刚才在老李那儿,才没有控制住情绪,才发火似的跟他据理力争。因为对方这种条件,是他接受不了的?;因为在秦禹心里,马老二,朱伟,包括之前的关琦,小泰G等人给他的帮助,是远比一个大队长职位来的实在,来的温暖人心的。

    秦禹开着车,心情很郁闷,他知道老李对这事儿心动了,而自己的想法又与他格格不入,所以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秦禹都没能将自己的心情调整过来,所以他在赶到酒店之后,也没有和可可等人像往常一样闲扯,只简单聊了两句,约定好明天见面后,就悄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88号院,秦禹睡也睡不着,就拿着钥匙打开了林念蕾的房间,独自一人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,用借来的盆灯去一点点的烘烤着冻死了的暖气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秦禹扭头看着屋内熟悉的环境,满脑子都是林念蕾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有些想念她,在一起的时候未曾发觉,等她真的走了,却又感觉浓烈。

    秦禹想给林念蕾发个简讯,但拿起来手机后才想到,蕾蕾已经换号码了,估计人已经在其它区了……或许等她安顿下来,才会联系自己吧。

    秦禹弄完暖气后,简单吃了口面,就躺在床上昏昏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,秦禹伸手拿起电话,迷迷糊糊的应道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起哇?”可可清脆的声音响起:“老子大老远从江州过来,怎么说也算是贵客,你怎么一点都不热情啊?你信不信我停你货?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了一眼时间,声音憨憨的回道:“行了,我一会找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哈,我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挂断电话,躺在床上缓了三四分钟,才忍着寒意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迈步走出大院,刚想去汽车那边,就听到自己左侧有喇叭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秦。”

    左侧一台越野车的车窗降下,刘志雄笑吟吟的喊道:“这儿呢!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扭头,目光惊讶:“哎呦,刘哥,你咋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“来这边办点事儿,听说你住这儿,就过来扫一眼。”刘志雄摆手:“来,上车聊一会。”

    秦禹短暂停顿一下,迈步就走了过去,拽门上了越野车后座。

    车内,除了刘志雄外,就只有一个司机,但他见到秦禹坐上来后,就立马推门下了车,站在远处抽起了烟。

    “雄哥,你不会是专门来找我的吧?”秦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副驾驶有个箱子,你拿过来。”刘志雄插着手掌,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后,抬头看向副驾驶位上的皮箱:“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稍稍犹豫一下,伸手就将箱子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刘志雄低头从兜里掏出两片感冒药,顺着瓶装水喝了进去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瞄了一眼刘志雄,伸手就摁了皮箱锁。

    啪嗒一声,皮箱盖弹开,秦禹低头往里一看,一摞摞的现金就整整齐齐的码在箱子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五十万。”刘志雄舔了舔嘴唇,笑吟吟的问道:“兄弟,你见过五十万吗?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刘志雄竖起五根手指,声若洪钟的说道:“五十万,要是在待规划区,至少可以买三百个媳妇;要在松江,可以盖一座规模不错的学校。这人呐,要从普通阶级走到中产可能要十年,也可能要一辈子。但这钱你拎回去,马上就可以跨过这个阶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黑街地面上的这些人都听你的。你点个头,哥拿八成红利,也不会忘了你,呵呵。”刘志雄笑呵呵的点了根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