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帮我分析分析

秦禹进叶琳包房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是六分醉意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啊,大美女。”秦禹强忍着大脑的眩晕感,笑着冲叶琳说道:“这帮人太能喝了,要不是你让封哥给我叫出来,我今天肯定要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队长我也见了不少,但像你这样没架子的,还挺少见的。”叶琳双腿交叠着坐在沙发上,俏脸挂着浅淡的笑意调侃道:“与民同乐呗?”

    秦禹偷偷打量着叶琳,发现对方不光长的好看,而且声音温柔动听,整个人往那儿一坐,气质略显慵懒,虽然穿的并不算单薄,却总能给人一种非常性感的观感。

    “看啥呢?”叶琳眨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喝蒙了,脑子反应慢。”秦禹话语低调的解释道:“我当上这个队长,也是因为有贵人扶持,但咱自己心里有数。我在黑街底子薄,也没啥强硬的背景关系,所以……以后有点啥事儿,还是要靠地面上的这帮兄弟捧着,呵呵。”

    叶琳点了点头,用白嫩的右手托着下巴,轻声问了一句:“封哥跟你说了吧?今天过来的,是黑街警司的新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。”秦禹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在警署也有一些朋友,需要我窜个局,单独让你们见见面吗?”叶琳用左手推了推茶杯:“喝茶,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秦禹端起茶杯,笑呵呵的看着叶琳问道:“这么担心我在警司内的情况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呦,咱们不是处的好嘛?你要在黑街警司风雨不动,那我们不也方便嘛。”叶琳笑着冲秦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秦禹停顿半晌应道:“我先观望观望,如果需要约他单独出来,我一定求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喝着茶水,低头问道:“你叫我过来,是不是有事儿说啊?”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啊,就是想跟你唠会嗑。”叶琳右手托着下巴,双眸直愣愣的看着秦禹,声音温婉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,小心脏嘭嘭嘭的跳了起来,不自觉的与叶琳对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眼神这个事儿,可是能引起人无限遐想的,所以秦禹也就坚持了不到两秒,就立马扭头说道:“你这个眼神过分了昂,都让我醒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叶琳捂着小嘴一笑:“逗你玩呢,我就看你是真喝多了,还是假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跟你闹了。”叶琳坐直身体,笑眯眯的说道:“之前我跟李议员谈过一些事儿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没深聊。”秦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开元区有个挺有实力的老板,一直想跟你接触接触。怎么样,哪天有时间,我约你们见见啊?”叶琳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扭头问道:“为啥裴德勇没出事儿之前,你没跟我提过呢?”

    叶琳眨了眨眼睛:“那人家不也得观望吗?”

    “之前谈是一回事儿,现在谈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”秦禹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那么个意向,先坐下聊聊呗。”叶琳轻声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哪天有时间吧。”秦禹话语含糊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叶琳看着秦禹的表情,也就没有再继续说这个话题,只与他闲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能有二十多分钟后,付小豪推门走进屋内,告知秦禹包房的聚会已经结束,大家都已经要散了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,就跟叶琳打了招呼,与付小豪一通离开。

    包厢内,叶琳目送秦禹离开后,低头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叶老板?”

    “雄哥,那个事儿我跟秦禹说了,但他没接话茬。”叶琳直奔主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接话茬?你觉得差哪儿啊?”雄哥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是知道,你要跟他谈什么。”叶琳低头回应道:“但裴德勇没倒之前,你没说这个事儿,那现在要谈……这过程和结果肯定都不一样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之前刚跟你说的价格,他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“够呛。”叶琳摇头:“我觉得他不是那种要玩命铺摊子,顾头不顾腚的人。”

    对方斟酌半晌:“先试试吧,你回头约他一下,我们见面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三个小时后,凌晨。

    酒店内,秦禹躺在床上,正在呼呼大睡着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你好。”秦禹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……啊,怎么了?”秦禹闭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猫呢?!”小米气鼓鼓的问道:“他为什么不接电话,也不回简讯,人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你再打打吧,我睡了。”秦禹含糊着回了一句,伸手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又过了不到十分钟,电话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禹头疼欲裂的抓起手机,眯眼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接起:“大姐,你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联系不上他,朱伟和马老二也说没见他,他到底去哪儿了?!”小米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在一块吗?”

    “大姐,我喝多了,都不知道是被谁送到酒店的……我上哪儿管他去啊。”秦禹哀求着回应道:“你别给我打电话了,实在不行……你找人算算卦吧,我真的太困了……睡了昂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再次挂断手机,翻身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秦禹刚要睡着,手机铃声就再次响了起来。他扑棱一下坐起,拿起电话红着眼珠子喝问道:“干啥,干啥?你到底要干啥?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分析分析,你们分开后,他能去哪儿,我去找他行不行?!”小米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秦禹崩溃的捂着脸吼道:“姐,这事儿还用分析吗?一个男的,喝完酒没回家,电话也打不通……那你合计合计,他能干啥去啊?!”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呀?”

    “你要让我分析,那我分析就是搞破鞋去了。”秦禹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细品品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直接挂断电话,摁了关机键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秦禹猛然睁开眼睛,表情呆滞的说道:“卧槽,我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特一监内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六七岁的汉子,坐在铺板上,正在发呆。

    “哥,你咋还不睡呢?”一个值夜班的小伙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快放了,睡不着。”汉子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特别通知,凌晨没有加更,初五爆发,初五爆发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