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争吵

待规划区的公路上,老猫笑嘻嘻的伸出手掌:“朋友,几见未日,哦不,几日未见,你又勾人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可可脆生生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多少人啊?”马老二背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就有七八个。”可可轻声回应道:“我家的几个孩子,还有娘家人,都愿意凑热闹,就一块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行,那都上车吧,咱抓紧入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。”齐麟站在汽车旁边说道:“下批货也快出厂了,我得回去盯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待两天呗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正事儿要紧。”齐麟摆手拒绝后,转身喊道:“猛子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察猛打扮另类,脑后绑着脏辫,从车内跳下来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们进城。”齐麟轻声吩咐道:“主要是跟着点可可,别出点啥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察猛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可可一听这话,顿时撅起了嘴:“哎呦,现在耀光公司的人,都不听我的了,全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察猛一笑:“都听,都听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们赶紧进城吧。”齐麟转身冲着马老二说道:“货发了,我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可可轻声说道:“我回自己车上,跟着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老二摆手冲着司机喊道:“我打双闪,你们跟紧了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车队再次启程,奔着松江方向开去。而齐麟则是与身边的几个兄弟,一块返回了江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首席议员住所。

    老李皱眉吸着烟,叹息一声说道:“唉,小禹啊,你还记得吗?在裴德勇没倒台之前,叶琳就单独和我谈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叶琳为啥会掺和这个事儿?”老李又问。

    秦禹思考一下应道:“叶琳不就是开元区出来的人吗?那她和刘志雄有私交,或者说是有合作,也挺正常的吧?这次要拿药线,可能是叶琳他们也想掺一股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老李摇头:“叶琳并不想掺和的太深,她帮忙说和这事儿,纯粹是为了给刘志雄背后关系的面子,你懂吗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说,裴德勇和刘志雄完全是两个级别的人,这次合作性质也跟之前不一样。”老李缓缓站起身,面色严峻的说道:“猪肥了要被杀,羊肥了要被宰,这就是社会现实。你把黑街弄成了铁板一块,每天日进斗金,那能没有人眼红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刘志雄背后的关系,比你想象的还要硬很多。”老李轻声说道:“药线这块肥肉,现在稳定了,就有人想拿了呗。而叶琳和刘志雄,都只是被摆在台面上负责谈判的人,真正做决定的不是他们。你以为刘志雄管你要八成利润,都能揣进自己兜里吗?那是不可能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:“叔,你的意思是,让给我答应刘志雄的条件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李点头,回头望着秦禹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了刘志雄的条件,我们这些在体制内的人,才能等价兑换到更多的政治资源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老李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政治资源?就是我在江南区发起一个提议,马上就能得到上层政F响应,并且投票还没等开始,我的提案就已经过了的政治效果。”老李面色严肃的说道:“而你和老猫在黑街警司,也会得到难以想象的照顾……所以,人家才敢管你要八成的利润。简单来说,就是你给他们钱,他们给你特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就是说,裴德勇还没等倒下,你就已经考虑到药线的资源,怎么分配了,是吗?”秦禹抬头看着老李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当时隐晦的答应了叶琳提出的条件。”老李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“叔!”秦禹蹭的一下站起,面色略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药线是大家一块打下来的,现在下面的人连富还没等享,我们就要用这个东西,去给自己换政治资源,那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仗义呢?”

    老李看着面色激动的秦禹,沉默半晌后问道:“小禹,你没有跟上面人接触的经验。这个事儿如果你不答应,损失的并不是一次合作,没了的也不是到手的政治资源,而是要面临举步维艰的生存局面。他们盯上了这块肉,你一口不让吃,那是一定会出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老李的表情,突然冷静了下来问道:“叔,你跟我说实话,刘志雄他们的真正目的,是只想拿下开元区这一块的生意,还是操控整个药线?”

    老李被问的愣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猜就是。”秦禹望着老李,突然冷笑着说道:“刘志雄背后的关系既然那么硬,怎么可能眼界那么小,只拿开元区这一块就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,你要走体制这条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叔,这事儿我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秦禹打断了老李的话,面色极为认真的说道:“如果你非要跟刘志雄他们合作,那我就撤出不干了,你让老猫去跟马老二他们商量。”

    老李看着态度如此坚决的秦禹,眉头轻皱的回应道:“……小禹,这事儿你回去再想想,我也再考虑考虑,等你和我都冷静下来再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秦禹心里有气儿,拿着东西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老李背手看着秦禹的背影,眉头拧了个疙瘩,眼神深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,离警署最近的酒店门口,数台汽车停滞后,可可等人就拿着行李往大厅内走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老猫冲着可可旁边的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于瑾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弟弟。”可可话语简短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伸出手掌:“你好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,你先上楼,剩下的东西,我一会拿上去。”于瑾勋跟老猫握着手的时候,冲着远处的唐悠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顺着于瑾勋的目光,扫向了准新娘唐悠,顿时惊为天人的说道:“兄弟,弟妹不错啊!”

    于瑾勋一愣,立马龇牙回应道:“那必然不错啊,我媳妇嘛,乃大,活儿好。”

    老猫猛然回头看向这个比自己唠嗑还硬,还骚的于瑾勋,顿时好奇的问道:“真……真有那么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