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手遮黑街

喜乐宫,四楼包房内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说道:“是,我们几个刚过去,他们就走了,根本没在包房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知道新一把从奉北过来了。”李司低声回应道:“找人问了一下,这个人挺低调的,来之前就不想闹出动静,所以偷偷摸摸就到了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叔,马老二今天叫了一些地面上的人过来,整的喜乐宫闹闹哄哄的。”秦禹低头吸着烟说道:“我估计这个新一把是看见我们了,你说,他不会想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想多什么?”李司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地面上的人太多,跟我们又点头哈腰的,我怕他看见……心里对我们印象……。”秦禹委婉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你和地面上的人接触有问题吗?”李司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啊。”秦禹立即回应道:“松江就是这个情况,你想长治久安,那就得和地面上的人混熟。你给他们面子,他们才能给你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喽。”李司听到这话点头:“你要心里明白自己这么做的目的,那就不用考虑别人怎么看你。你是警司一队大队长,怎么跟地面上的人接触,其实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。警司内换了新一把,或许会有一些动荡,但你不能精神太紧张,心里一旦虚了,反而让人家觉得你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点头:“你这么说,我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观望一下,熟悉熟悉这个老冯的脾气,然后再试着接触,不用着急。”李司提点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在跟老李通完电话后,心里莫名踏实了不少,同时也觉得自己之前对警司要换新一把的事儿,有点过于担忧和忐忑了。其实要仔细想想的话,司长和大队长虽然差着级别,可二者在工作上却是相辅相成的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队长肯定是要听司长的,但司长要想干好,那没有大队长的全力支持也是寸步难行。更何况,这个老冯还是从奉北调来的,自己的班底完全不在这边,所以现在心里没底的人,反而应该是对方。

    秦禹想通之后,就弯腰坐在了沙发上,继续跟众人喝酒聊天。

    这个包房里,此刻已经没有马仔和跟班之类的选手了,说白了,目前能坐下的那都是在黑街多多少少有点“牌面”的人士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闲话扯完之后,马老二才笑着招呼道:“秦队,今天人到的这么齐,你不给我们讲两句啊?”

    “讲啥啊?”秦禹吃着干果问道。

    “讲点以后的方向啊,不然我们心里也没谱啊。”一名中年笑呵呵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,说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吧,秦队,我给你拿麦克风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哄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扫了一眼众人,笑呵呵的将手里的干果扔在盘子里,轻声回应道:“行,既然人都在,那我就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着桌子而坐,都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说,那就严肃点。”秦禹脸上突然没了笑意,抱着肩膀看向众人说道:“裴德勇折了,袁氏公司也正式迁进了江南,再加上徐洋跟老二一合伙,那黑街地面上的这点事儿,咱屋里的这些人就能做主。以后呢,你们路面上怎么做生意我不管……我只代表警司,说三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徐洋附和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,在黑街赚钱可以,但丧尽天良不行。”秦禹看向众人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二?,?有利益摩擦可以,但整大了打我脸不行。三,跟外面人做生意可以,但要引外人进黑街占盘子不行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秦禹的话,都相互对视着看了一眼,但脸上表情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秦队这三点,提的没毛病。”之前说话的中年,笑吟吟的说道:“做事儿有底线,这也是为了大家好,不然整的像裴德勇那么恶劣,也早晚得挨收拾。至于利益摩擦和不让外人进黑街,我觉得这也是为了保证黑街稳定性,让大家躺着就把钱挣了。挺好的,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听秦队的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纷纷笑着出言附和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倒了杯酒,笑吟吟的看向众人说道:“我说这三点,不是商量,也不是酒话,是希望大家都能遵守的硬性规则。为此,我谢谢大家,支持我在警司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根本不等众人说话,就仰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相互对视了一眼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秦禹放下酒杯,伸手擦了擦嘴角后,继续说道:“当然,我给大家带来了规矩,那也要带来利润。毕竟谁都要生活,谁都要养家糊口……从今往后,谁想掺和掺和药线的事儿,就去找马老二谈,我们统一价格,统一药量,统一分红,不整什么暗箱操作,也没有啥关系户,只求公平俩字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一愣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再次倒了杯酒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总而言之一句话,黑街从今往后,要求财,求和,而不是整天的穷吵恶斗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谁特么出来混是为了找刺激的啊,不就是为了能活的好点吗?”一名瘦弱青年站起身说道:“我觉得秦队说的没毛病,大家凑在一块,和和气气的把钱挣了,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我提议,一块跟秦队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整一杯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身,马老二带头喊了一句:“袁氏跑了,老裴也折了,这从今往后,黑街就一个声音了。来,为了票子,为了财跟和,大家敬小禹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干了!”

    秦禹伸手与众人撞杯后,养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房门外,叶琳背手看着室内的景象,笑吟吟的说道:“这个秦禹,让我想起了咱三爷,脑子灵,办事狠,窜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三爷比不了吧?”封哥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单手遮黑街了,不简单呢。”叶琳转身冲封哥说道:“你进去陪他们喝几杯,然后让秦禹来旁边的小包,我跟他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封哥点头,推门就进了包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