叔侄夜谈

夜里晚上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汽车内,马老二扭头问着老猫:“咋样,你们新来的司长好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话。”老猫摇头:“他是个脸很黑的人,做事儿风格太硬,今天怼了不少中层以上的干部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那这个新司长,会不会跟对面关系近啊,故意针对你们?!”马老二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接触的太少,现在还看不出来。”老猫语气很硬的说道:“不过,他硬不硬的跟我也没啥关系,整急眼了,我一样怼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的脾气我知道。”马老二笑着点头:“遇强则软,遇软则强嘛,黑街警司第一滚刀肉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去你的吧。”老猫斜眼骂道:“我是会低头,但那得是不涉及到原则性问题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马老二轻点了点头说道:“不过,新司长如果对你们冷淡,那就有可能跟文永刚走得近……哎,未来啥样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老猫叹息一声: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。我现在非常怀念老李在的时候,那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打起点精神吧。”马老二眯眼看着风挡玻璃:“我有一种预感,这个新司长的出现,可能是咱们这个小团体的一个转折点。要么更好,要么啊……前途未卜啊。”

    老猫眨巴着眼睛:“不用想那么多,该干啥就干啥。是福跑不掉,是灾咱躲不过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边聊着,一边就顺利的出了关,去了约定好的地点接可可等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议会大楼后面的一间独栋小院内,秦禹站在门口,按了按门铃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老李穿着睡衣打开了房门,咳嗽两声招呼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感冒了?”秦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今天下午陪朋友游了一会泳,有点着凉了,没事儿。”老李吸了吸鼻子,顺手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秦禹进屋换了鞋后,弯腰就坐在了沙发上,一脸疲倦的说道:“叔啊,司里新来的这个老冯可不是一般炮啊,进门就点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点你啥了?”老李弯腰坐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直接跟我说,不准再用警司的力量去打压竞争对手。”秦禹搓着脸蛋子:“他这是指裴德勇和吴文胜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挑明了说的?”老李问。

    “嗯,挑明了说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老李点了根烟,低头吸了一口回道:“这个冯玉年跟我站的队伍,不是一条线的。我听说,他是在总局那里有点关系,但具体是啥关系,我也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高干子弟?”秦禹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老李点头:“你先顺着他的意思来,好好配合人家工作,等我再慢慢接触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秦禹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老李弹了弹烟灰,用余光瞄了一眼秦禹问道:“开元的刘志雄,已经跟你接触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谈了。”秦禹点头回应道:“他想要咱们的货,在开元区放,但只给两成纯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他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当面拒绝。”秦禹坐直身体,轻声叙述道:“但我已经很直白的跟叶琳讲了,两成纯利肯定是不好使的。”

    老李猛吸了一口香烟:“公司里的人,咋看这个事儿?”

    “马老二,徐洋都不同意。”秦禹拿起茶壶,低头往杯子里一边倒着水一边说道:“剩下的人我也没问,因为这个价格就是扯淡,大家伙肯定都是这个态度,问了也白问。”

    老李缓缓翘起二郎腿,眯眼看着秦禹说道:“你知道这里的其中利弊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”秦禹点头:“我要同意了,就等于暂时拿到了整个开元区的市场,侧面打压了袁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这里面的利弊,那为啥就不再谈谈呢?”老李皱眉问道:“如果对方的价格能再往上抬一点,那这生意就可以干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,目光略有些诧异的看着老李说道:“他能抬多少啊?2.5成,3成,顶天了吧?可这个价格跟我们的底线还差好远啊!”

    “小禹,你不能把刘志雄当成是裴德勇那个级别的人。”老李轻声提点道:“他给你的是整个开元区,而非一个小小的南阳。而且他的背景关系,是非常强硬的,你们要合伙干,那路就宽了,平时我也能轻松点,不用时刻想着照顾你们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叔,我知道刘志雄的分量,更知道叶琳背后站着的是谁。”秦禹插着手掌,面色严肃的回应道:“但我们跟他以这个价格合作,那是不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首先,从面上来看,我们的货是暂时会卖进开元,但咱要清楚的是,这个市场并不握在我们手里,因为刘志雄分分钟可以取消跟咱的合作。而咱的人自始至终就插手不到开元区的具体经营,那你怎么能说,他是把市场让给咱们了呢?”秦禹思路非常清晰的说道:“其次,这个药品生意,咱们能搞到现在这一步,根本不是哪个人的努力,而是一群人拿命拼出来的。马叔,关琦,小泰G,队内警员……还有枭哥他们……这里里外外咱付出了多大代价啊?!现在地面上的话语权拼下来了,你刘志雄之前一点力没出,就想把药线接过去,赚八成的利润,那你让其他人怎么想?远的咱不说,就说马老二忙前忙后的干到现在,他也就才分到一成多的纯红利啊!还有,刘志雄提出让咱无限量供给他货……可这是违背咱们基本原则的啊。你把摊子搞上线了,医药属那边又严打一波,到时候咱们也要受牵连啊。”

    老李闻声盯着秦禹,眉头轻皱的沉思着,没有马上回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外。

    老猫冲着齐麟问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这儿呢,这儿呢。”可可摆着小手从后面的车队走过来,笑眯眯的冲着老猫和马老二打着招呼:“哈喽哇,好久不见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