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头一时无两

喜乐宫四层走廊内,三十多岁的男子和陪同人员正在等待包房时,秦禹等人就走了上来,双方在楼梯口正好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哎,不好意思,让一下。”付小豪见对方堵着楼梯,就言语客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三十多岁的男子背着手,抬头打量了一下众人,笑吟吟的向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秦禹出于的礼貌的冲着对方点了点头,转弯就进了走廊。

    众人一出现,走廊内霎时间就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小伟,你咋才来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猫,咱好长时间没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几个包房门口站着的中年,一看见朱伟和老猫后,就立马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众人前面,简单寒暄几句后,就让开身位介绍道:“这就是秦队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秦队,我是在黑街搞建材的,很早之前就想跟你见一面,但一直也没啥机会。”一名肥胖中年,伸手说道:“一会咱们一定喝点哈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,好,一会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秦队,我是老二很多年的朋友了,上回在土渣街我见过你,呵呵!”

    “哎,我记得,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人越围越多,将整个走廊都堵的水泄不通。秦禹看着这些面熟,或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,只能强迫自己耐着性子,逐一与他们寒暄。

    楼梯口旁边,三十多岁的男子,背手看着这条热闹的走廊,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别在这儿堵着了,先回包房,一会聊哈。”朱伟拍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走,先进包房。”秦禹招呼着众人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跟在后面,慢步就向走廊最里侧的包房走去。

    走廊两侧的包房内,有不少马老二和徐洋的兄弟,在见到秦禹到场时,都纷纷走了出来,点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禹哥。”

    “禹哥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听着周围的喊声,面带微笑的冲着众人频频点头,但脚下的步子却是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楼梯口处,三十多岁的男子,看着秦禹背影,听着震耳的喊声,轻声评价道:“风光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进了包房没看见马老二,但却瞧见了徐洋。

    “来了啊?!”徐洋起身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禹脱掉外套扔给丁国珍,眉头轻皱的看着徐洋说道:“下回别玩场面,这种地方人多眼杂的,传出去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徐洋一愣:“你的意思是人来的有点多啊?”

    “对呗。”秦禹点头后,轻声回应道:“找几个能说上话的,?坐一个包房聊一会就得了。你整这么多人过来凑热闹,让外人看见多上线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事儿你还真怨不到我和老二。”徐洋无语的低声回应道:“很多人,以前我俩连约都约不出来,可裴德勇一倒,这特么全找上门来了……说啥都要跟你们见见面,喝喝酒……那这热情难以拒绝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踏马也不是三陪,没事儿跟不认识的人老喝什么酒。”秦禹无奈的骂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来,坐吧。”徐洋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老二推开包房门走了进来,抬头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电话咋打不通呢?”

    “可能没信号啊,怎么了?”秦禹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洋,老猫,你们和小禹出来一趟。”马老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三人一愣后,迈步就又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廊门口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听封哥说,新来的黑街警司一把,也在这儿呢,”马老二低声回应道:“跟警署的人一块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闻声一愣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秦禹回过神来问道:“老李也没给我打电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刚到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封哥咋单独跟你说这事儿呢?”秦禹追问。

    “槽。”马老二眨巴着眼睛骂了一句:“我不是把这一层的包房都给包了吗?警署的人过来要大包,服务员小弟没扯他……人家就给叶琳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集体无语。

    老猫斜眼看着马老二,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喝问道:“我是不是应该在你心里种棵树啊?”

    马老二一愣:“你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心里也没个B数啊?!”老猫无语的回道:“你多大个谱啊,给一把都挤门外去了,你这不是给咱禹哥穿小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知道他们过来了,而且这些人有一大半都不是我叫的,是自己凑过来的。”马老二急迫的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徐洋皱眉呵斥一句:“赶紧过去认认门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个包房呢,安排了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安排三楼了,3019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过去看看。”秦禹立即招呼了一声:“别叫别人,就我们几个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马老二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四人闻声后,也没有回包房拿酒,只快步奔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楼下3019包房内,秦禹看着空空的沙发,扭头冲服务小弟问道:“这屋人呢,还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哦,他们不要这个包房了,走了。”服务小弟闻声走过来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完了,给挤跑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,汽车内。

    三十多岁的男子,坐在后座上,笑着说道:“里面人太多,一会肯定有敲门的,所以咱随便找个地方,说会话,聊会天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冯司,我来安排吧,”刚刚赶到的文永刚,轻声说道:“这边我还挺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冯司看着文永刚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,往前开。”副驾驶的中年冲着司机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文啊,你在黑街多久了?”冯司插着手,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调到黑街的,以前在警署工作。”文永刚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冯司点了点头后又问:“你觉得这里的工作氛围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文永刚沉吟半晌后,就开始整活儿了:“这里的氛围要靠别人调动,工作能力有,但警员,警队喜欢抱团。”

    “抱谁的团?”冯司看似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文永刚咧嘴一笑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闲聊天。”冯司看着他的表情,轻声补充了一句:“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裴德勇被抓后,我听过一句很大的话。”文永刚甩了甩稀疏的刘海,扭头看向了冯司。

    “啥话?”冯司问。

    “打跑了袁氏,收拾了裴氏,从今往后黑街就一个声音了。”文永刚极狠的递了一句小话。

    冯司瞧着文永刚,笑吟吟的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内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老猫背手问道:“不会心里不舒服了吧?”

    秦禹在包房内来回走了几步,转身回道:“是人就免不了应酬交际,他要因为这点事儿就不舒服,那本身就是抱着难以相处来的。咱们低调点,以后在队里也适当保持距离,该怎么干活,就怎么干活,不用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。

    可可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后,低头给秦禹发了条简讯:“准备接驾吧,本宫要出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