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玉年

冯玉年平时如果不着装,那看着是挺低调的。可是只要一穿上警服,整个人的气质立马就变了,面容严肃,走路带风,说话简洁明了,令人难以揣摩意图。

    一行人迈步来到警司大门口后,冯玉年扭头看了一眼鼓掌欢迎自己的六队警员,立马出声问了一句:“谁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人安排,都是自发来这儿迎接的。”文司长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冯司长,这是队内的献花……。”一个扛着实习警员肩章的小伙,迈步上前递出了鲜花。

    冯玉年犹豫一下后,才伸手接过鲜花,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说道:“热情我感受到了,谢谢大家,都散了吧。半小时之后,在司长办公室,我单独谈话警长级别以上的干部,其他人正常工作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习惯性的甩了甩刘海,轻笑着说道:“队里还组织了一个简短的欢迎会,想让您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“欢迎会取消了吧。”冯玉年接过鲜花后,就没有再给文永刚面子,只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明早例会,我会讲话的。”

    文永刚一看对方对待自己的态度,已经完全不同于私下见面的时候,所以心里暗道,这新来的冯玉年也他妈是个老狐狸,贼会装勒。

    “散了,各司其职,开始工作。”冯玉年喊了一声后,才冲着文永刚说道:“我还不知道办公室在哪儿,麻烦文司带个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边。”文永刚立马伸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分钟后,秦禹等人才匆忙赶了下来,但却没有见到冯玉年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秦禹穿了一身新制服,表情疑惑的冲着旁边警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啥都取消了,直接进入谈话环节了。”警员低声回应道:“估计几个副司长管聊完,就会叫你,你还是准备一下吧,秦队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利索吗?”秦禹有些意外:“欢迎会也取消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警员面容忐忑的点头回道:“我看这个新来的冯司长,可是挺凶的,估计要在黑街猛烧几把大火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,嗤之以鼻的骂道:“别TM危言耸听了,就你怪话多。咋地,他火葬场来的啊?谁也没惹他,他烧什么大火?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说了你还不信。”警员无语的回应道:“那你看一会他找你谈话是啥态度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可哪儿叨叨了,要让上面听到你瞎BB,整不好会惹乱子。”老猫虽然话说的很臭,可却是好心的提醒道:“行了,都散了吧,干活去。”

    “123队的都回各自岗位,快点的。”秦禹拍着手掌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是没有真正经历过体制内,发生领导变更事件的,所以他此刻要说不紧张,那肯定是假的。因为这换了顶头上司,那就意味着自己以前的一些特权和习惯,可能都要受到冲击,甚至会成为被人收拾一顿的小把柄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内,秦禹喝了两大缸子茶水后,后勤部的副司长才过来喊了一句:“小秦啊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立马迎过去,笑吟吟的问道:“陈爷,新来的领导都说啥了?”

    “你去感受一下就知道了。”后勤部新提上来的副司长,跟秦禹关系还不错,所以笑着卖了个关子:“挺好一个人,没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净扯淡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。”老陈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门口,深呼吸了一口气后,才整理着衣衫,去了司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司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冯玉年插手坐在办公桌内,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禹招呼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秦禹点头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在黑街有点生意啊?”冯玉年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就懵了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因为对方问的太直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违法生意吧?”冯玉年低头从兜里掏出了烟盒。

    秦禹皱了皱眉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冯玉年叼起烟卷,低头用火机点燃后说道:“生意不是你自己的,我清楚,但有一条,咱们要事先说好。以前你利用警司的力量,打压同行对手的事儿,肯定是不允许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还是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直接跟你说,是在告诉你,我的底线在哪儿。”冯玉年吸了口烟,面无表情的补充道:“以后我也一直会用这样的方式跟你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能干好,一队的大队长吗?”冯玉年又问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一笑:“我觉得没人能比我干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冯玉年愣了一下后,重新打量了一下秦禹说道:“我不是老董,也不是老李,我不会惯着你。希望你的自信能匹配你的能力,明天早上例会,你必须参加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着冯玉年高高在上的话,心里莫名有着反感,但毕竟他的级别摆在这儿,所以只能点头回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文胜和裴德勇的案子,我需要一份详细到每个细节的报告,明早例会你必须带来给我。”冯玉年轻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明早吗?”秦禹听到这话都快炸了:“他们的案子非常复杂,光一个环节就要拿很多资料做作证,您要的这么细,我这里有难度啊。”

    “做案卷报告,是一个基础警员的基本素质,这有什么可难的?”冯玉年面无表情的问着。

    秦禹看了看对方,攥着拳头应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”冯玉年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猫站在走廊内,低声冲秦禹问道:“什么路数啊?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,太冷了。”秦禹摇头:“但这个新司长,一定不是老李派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他妈听说了,这个新司长脸有点黑。”老猫有点虚的点头附和道:“刚才他跟老何聊了不到五分钟,都给老何聊冒汗了。连老何找小媳妇的事儿他都问了,还说渎职就是犯罪……卧槽,那你说像我这种天天嫖C的,有时候也不按时打卡的……那是不是够枪毙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啊……悬呐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看这个老冯岁数不大,而且做事儿风格这么生,我估计啊,他闹不好就是奉北哪个高干大院里的年轻子弟兵。”老猫低声分析道:“不然,从基层冲上来的人,没有像他这么硬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不跟你多哔哔了,?我去了……。”老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:“他要跟我扯别的,我肯定跟他拼了。老子不受他这个气,大不了我上江南区给老李当秘书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他妈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委屈我自己的。”老猫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司长办公室内,老猫站在办公桌旁,脸上挂着狗腿子专用笑容说道:“冯司,我听说你爱烟,特意托朋友从区外搞了点特供的回来,你拿着尝尝……。”

    冯玉年接过一条香烟,也没拒绝,低头就拆开了封:“你坐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!”老猫非常狗腿的点了点头,乖巧无比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一大堆资料离开了警司,并且拨通了马老二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去区外接一下可可他们,他们到了。”秦禹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先去老李那儿,一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马老二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