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面人士的聚会

江南区警司羁押室内。

    “嗯,你注意一下自己和文永刚的关系就行。”袁克点头。

    萧九低头点了两根烟,顺手塞到袁克嘴里一根后问道:“裴德勇倒了,黑街这边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袁克狠狠吸了口烟,抬头看向萧九说道:“……黑街的盘子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弃?”萧九闻声惊愕:“我觉得没必要吧?裴德勇虽然倒了,可咱自己在黑街还是能运作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袁克摇了摇头,叹息着回道:“我们之前一直不愿意承认,秦禹已经在黑街窜起来的事实。但现在裴德勇一倒,我也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萧九沉默着,算是默认了袁克说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老李当了江南区的首席议员,等于有了跟上面说话的权力。未来一段时间内,我们在这个地方会受限很多。”袁克低声说道:“而黑街那边,老董虽然走了,可空降来的警司一把却是个中立派,我觉得他短时间内不会轻易站队。还有,徐洋跟马老二死绑在一块,那只是时间问题。也就是说,你如果继续搞黑街的盘子,那就要面对在官口主管咱们的秦禹,和地面实力完全不弱于我们的马老二……你说,就这种局面,咱在黑街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贪多嚼不烂。”袁克低头说道:“我们在黑街已经没啥优势了,两线运作,最后闹不好会崩盘。所以,我们莫不如现在摆正位置,借着白家还愿意帮帮我们的机会,先在江南站稳脚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问题是白家可靠吗?”萧九问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白家看重的是我袁克吗?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萧九一时间没太理解。

    “白家帮我,那是看重了我和龙兴之间的这层关系。”袁克冷笑着说道:“至于重新扶持一个类似吴文胜的角色,那只是次要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这层原因啊。”萧九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是呗。”袁克点头:“老白头在之前就想在奉北也弄点生意做做,可他们在那边关系太薄了,所以当初吴文胜倒台的时候,我才能和他谈的那么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九哥,我们不找理由了,自己必须得承认,我们在如何对待裴德勇的事儿上,确实是出现失误了,也确实是输在了秦禹一个人手里了。跟什么老李,老董,都没有直接关系。”袁克抬头看着天花板:“我后悔了,当初真的不应该只拿裴德勇当一把枪。如果我掏出点诚意跟他好好合作,或许局面就不是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萧九表情惊愕:“……我没想到,你能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袁克一笑,看着萧九说道:“哥,家里这边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。”萧九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萧九开车从江南区警司离去后,另外一台汽车就停在了院内,随即老三推开车门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会,老三独自一人进了问讯室。

    “老三,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公司的事儿你不要管,但你要看清楚,明白吗?”袁克非常直接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三愣了一下,单手插兜的问道:“看清楚?”

    “对,要站在旁边,把所有事情都看清楚。”袁克点头应道:“但公司内的任何决策,你不要掺和。”

    老三沉吟半晌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袁克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四楼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背着手,皱眉冲楼层经理说道:“到底有没有房间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说了嘛,真没有大包房了。”楼层经理面色匆忙的回应道:“这一层都被包了,现在只有小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招待朋友,你跟客人商量商量,能不能给我们串出一间包房,我们坐一会就走。”中年商量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,肯定串不了。”楼层经理摇头回应道:“他们的人还没到齐呢,估计三层一会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谁吗,让你串个包房怎么这么费劲呢?!”中年旁边站着的小伙,面色不耐的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楼层经理一愣,回头看向小伙说道:“你说话咋这么冲呢?那没包房,我总不能给你现盖一个吧?”

    “我问一下,是谁在这儿玩呢?”中年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土渣街,马老二。”楼层经理话语简洁的回应了一句:“今天来的人,全是二哥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中年闻声愣了一下,低头就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人群中,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,穿着风衣,背着手冲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小伙问道:“这个马老二,是不是跟咱黑街警司那个队长关系很近啊?”

    “是,黑街警司一二三队的队长,都是他把兄弟。”小伙也不太了解情况,就道听途说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男子一愣后,笑着说道:“啊,他们还拜把子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顶层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叶琳大美女,接了一个电话后,就立马推门出了房间,张嘴喊道:“封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一个壮汉迎过来说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马上给我挪一个大包房出来。”叶琳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封哥一愣:“呵呵,那没法挪吧,马老二今天要登基,请了好多人过来,给四楼都填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包房的人是……!”叶琳站在封哥旁边,轻声提醒了几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楼最大的包房内,马老二坐在沙发上,言语客气的正与路面上的各路牛鬼蛇神寒暄着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封哥推门进屋,先是冲着很多熟脸摆手打了个招呼,随即才走到马老二身边说道:“你得串出来一个包房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,封哥?”马老二扭头问道:“我不是提前告诉你了吗,今天大包我要全了,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。”封哥趴在马老二耳边,轻声低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秦禹,朱伟,老猫,付小豪,丁国珍等人穿着便装,一块停了车后,就奔着喜乐宫走去。

    四楼走廊内,三十多岁的男子看着来回走动的地面人士,背手说了一句:“挺热闹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晚十点钟我会在ZF宝发祝福红包,已经关注我微信公共账号的读者,别忘了抢一下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