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司长驾到

马老二愣了一下后,立马回应道:“8:2,他在那儿想屁吃呢?先不说,这个价格会让咱们下面的兄弟怎么想,就他光提的那一条无限量供货,就不可能。咱们之前就有规定,必须限额卖货,那你给他们不限量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付小豪也点头附和道:“咱们好不容易给裴德勇拿下来了,也给袁克捅咕进去了,这好日子还没等过上呢,开元的人就想白占便宜,哪有那么好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事儿谈不拢。”马老二掏出烟盒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我的心理价位,至少是咱们六,他们四,而今天我看雄哥的态度,他是不会再有大的退步了。所以……这事儿还是别往下聊了,没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了点头,轻声吩咐道:“先不说了,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付小豪挂上档,轻踩着油门,就往土渣街方向行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面上。

    叶琳拿着电话,轻声说道:“雄哥,8:2的价格,我觉得秦禹不会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他多少能谈?”雄哥问。

    “起码对半分吧。”叶琳斟酌半晌后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雄哥一笑:“要是对半分,那这事儿还有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行,这事儿我知道了,再等等上面运作吧。”雄哥脸上没有一丝的失望神色,只话语平淡的说道:“而且老三不是要回来了吗?这事儿,我估计他也能愿意掺和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勒,那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,叶琳就左手扶额的挂断了电话,俏脸不自觉的露出了疲倦之相。

    正驾驶位上,封哥从倒车镜内看了一眼叶琳,实在忍不住的说了一句:“猪还没等肥就要杀,是不是急了点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意思,”叶琳缓缓摇头:“上面不是一直这么干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封哥叹息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秦禹刚到单位,就看到大厅内挂着一条横幅,上面写着,黑街警司全体同仁,热烈欢迎冯玉年司长就职。

    “有信儿了?”秦禹看了一眼横幅,扭头就冲着旁边的警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听说是今天就职。”警员端着水杯回道:“董司已经去警署那边办理交接手续了,估计下午就要开见面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秦禹点了点头,转身看向警司内整洁的大厅,以及门口摆放的几个花篮,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这是谁张罗弄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文副司长呗。”警员忍不住笑的回道:“今天早上五点老文就来了,带着保洁组和六队的人,在大厅干了两三个小时大扫除。听说给厕所都刷干净了,还买了鲜花,准备亲自献给新司长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一笑:“你不得不服,整个黑街警司,就他妈老文的舌头最好使,论会舔,谁也不如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不准备准备啊?”警员问。

    “你去告诉朱伟,让他通知一二三队着装整洁,正常工作就行。”秦禹话语简短的吩咐道:“欢迎要热情,但不用整的太肉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我知道了。”警员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交代完事情后,就按照正常习惯去了食堂,吃了早餐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秦禹低头按了接听键说道:“喂,李叔?”

    “老冯今天下午就会到。”老李直奔主题的说道:“估计会找你谈话,你不卑不亢的介绍一下工作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还有,”老李斟酌半晌后,再次补充道:“今天晚上如果有欢迎晚宴,你就正常去,参加完了,直接来找我,我跟你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老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,继续大口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区议会内,老李将今天要处理的一些小事儿交给了秘书后,就穿着外套离去。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李赶到了市区内的一个私人会所内,在健身房里见到了一名梳着小平头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李叔,你平时训练吗?”青年从跑步机上下来后,低头擦了擦脸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时间训练这个啊,”老李状态随意的坐在沙发上,笑着回道:“平时走走路,就算健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打个招呼,让会所给你入个会员籍,没事儿你过来陪我跑跑步,做个按摩,真的很有效果,整个人的精神头都不一样了。”青年脸上挂着微笑,弯腰坐在地上,背对着老李说道:“叔,你帮我揉揉肩膀肌肉,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李撸起袖子,低头揉着青年肩膀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昨晚到的,谁都不知道,呵呵。”青年低着头指挥道:“叔,你帮我揉揉颈椎,这儿特别酸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待多久啊?”老李顺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待一段。”青年拧开水瓶子,停顿一下说道:“叔,药线这个事儿,可以做大做强。你跟下面的人说说,别总盯着短线利益,现如今这个年头啊,单打独斗是起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老李闻声怔了一下,使劲儿用肘部碾压着青年的脖颈:“做大做强没问题,但利益分配要均衡,不然会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聊,回头再商量细节。”青年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元区贫民窟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冰凉的床板上,低着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门口处,一男一女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抱着肩膀站立着,旁边还有两个十来岁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东边的椅子上,一名看着能有六十岁左右的老头,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现在家里就这么个情况,能待人,但养不起人。你回来了,就得自己干活挣钱……不要给我们增添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“偷鸡摸狗的事儿以后少干,”老头抬头看了一眼吴天胤,话语冰冷的说道:“不要给家里找事儿。我留你是人情,不留你是本分,别人也说不出来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吴天胤听到这话,抬头看了一眼老头旁边的老太太,而后者则是自始至终都低着头,不插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钟。

    七八辆警署用车停在了黑街警司门口,新来的冯司长穿着正装,器宇轩昂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来,喊,大声喊。喊欢迎,快点的!”

    文永刚站在警司门口,摆着手就扇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欢迎,欢迎!”

    六队的警员,扯脖子就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明日八章爆发,推小高C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