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贵客要来

江州,于家别墅。

    可可穿着瑜伽服,赤脚跪坐在布垫上,正在呼吸均匀的静坐着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一阵门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可可睁开大眼睛,张嘴喊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来啦。”可可表情无奈的起身,快步走到门口,拽开门问道:“你又干嘛啊?”

    门外,一名长相帅气,脸上挂着微笑的青年,单手插兜说道:“呵呵,姐,你又修仙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练瑜伽呢,你有话说,有屁放。”可可凶巴巴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素质,你还练什么瑜伽啊?张嘴闭嘴就骂人。”青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靓仔,个头约有一米七八左右,身材比例匀称,面容阳光帅气,跟人说话时嘴角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坏笑,是那种很讨女孩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他叫于瑾勋,是可可的亲弟弟,之前一直在七区进修,平时也很少回家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嘛,是不是没钱了?直说,别叽叽歪歪的。”可可叉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媳妇是什么经济基础,我还用得着管你借钱吗?”于瑾勋翻了翻白眼,迈步就进了屋:“姐,你最近忙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可可关上门:“你从回来,什么时候看到我闲着了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家里的生意就不是女人能做的。”于瑾勋一屁股坐在可可的床上,苦口婆心的劝着:“你这个年纪,现在就应该没事儿出去喝喝酒,摇摇头,约个炮啥的?不然你老精神压力这么大,那是很容易生理期混乱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可可一巴掌呼过去,伸手薅着小勋的头发:“你是不是脑子不好,你再跟我哔哔一个?!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你就知道欺负我……从小就是这样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听见没?不然大嘴巴子抽你!”

    “你松开,我头型都乱了。”小勋推开可可的手掌,咧嘴一笑说道:“行了,不跟你闹了,我跟你说个正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要没事儿,就带我和唐悠去一趟九区呗。”小勋龇牙说道:“结婚前,我俩想去那边转转,买买东西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。”可可懒得搭理他,伸手拿起桌上的水果说道:“工厂要换设备,我得盯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没了你,地球一样会转。”小勋也拿起一个水果吃着:“我长这么大,去过九区的次数都是有限的。那边啥情况,我都不熟悉,你看在我马上就快倒插门的份上,你陪我俩溜达溜达呗。”

    可可用小拇指擦着嘴角的水渍,盘腿坐在布垫上问道:“你是真准备跟唐悠结婚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小勋呆呆的看着窗外:“唐悠家又有钱又有权……而我又不想努力,那只能听爸的安排了呗。不过我跟你说哈,姐,爸看孩子的眼光还是准的……他从小就骂我是废物,你说骂道现在,竟然成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可可无语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以后去七区了,平时可能就很少回家了。”于瑾勋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你不想赶在我倒插门之前,陪我待几天啊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可可叹息一声:“你跟爸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了呀,他也说让你陪我们出去买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安排一下时间。”可可吃着水果,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于瑾勋一笑:“还是我老姐对我好。你等我结婚的时候,非得给你介绍个身体强壮的汉子……把你精神和身体问题同时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踏马给你杀了!”可可气的拿着水果核就砸在了于瑾勋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小勋一笑,掉头就跑:“就这几天昂,走之前我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可可躺在浴缸里,将两条美腿搭在外面,哼着歌就拨通了秦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干嘛呢,大忙人?”可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擦屎。”秦禹顺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??!”可可一愣:“你咋了?脑梗啦,大小便失禁了?”

    “你恶不恶心?”秦禹无语的回应道:“我好长时间没回家,屋里进耗子了,弄的桌子下面全是屎。”

    可可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,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一周内,我去一趟松江。”可可轻声说道:“你帮我安排一家好一点的酒店,我们大概六七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来松江?干嘛啊?”秦禹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弟弟要结婚,想去九区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啊,行,那你来吧。”秦禹斟酌一下嘱咐道:“但行程最好保密,不要跟着齐麟他们的车来,这样能避免不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袁克不是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进去了,可他的人还在外面啊。”秦禹低声回应道:“现在松江这边的人,都不知道我的供应商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可可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快到了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秦禹拿铲子将耗子屎倒进垃圾桶内,迈步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大门声响起,房东大姐提着个布袋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,姐。”秦禹跟对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房东大姐闻声回头,看向秦禹问道:“你这都多少天没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单位有事儿,走不开。”秦禹站在台阶上回应道:“这是出去买东西啦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一批陈粮,我去买了点。”房东大姐热情的问道:“哎,最近我怎么也没看到小林呐,这孩子人呢?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她也好长时间没回来了,那屋子里的水都冻成大冰坨了。”房东大姐碎碎叨叨的说道:“你赶紧给她打个电话,让她回来看看吧……要是暖气也冻上了,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攥了攥拳头,抬头看向对面林念蕾的房间,沉默许久后,强笑着说道:“忘了……跟你说了……她暂时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房东大姐一愣:“不回来了?那这孩子咋不跟我打声招呼呢,我好提前把房子租出去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姐,那个房子你别租了,屋里的东西也别动。”秦禹看着林念蕾的房间说道:“她会回来的,这份租金我掏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司内。

    文永刚拿着电话喝问道:“人已经确定了是吧,奉北空降过来的?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文永刚挂断电话,习惯性的甩了甩刘海说道:“我的春天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跟大家说两个事儿哈。

    第一,网站组织了过年抽奖活动,礼品很丰厚,每天算上看视频的次数,可以免费抽取两次。我个人提供了四十个定制打火机,所以有兴趣的朋友,可以去凑凑热闹。第二,年三十晚上十点多钟,我会在微信公众号发ZF宝的祝福红包,大家别忘了关注哦。最后,这一年到头了,我也跟大家请个假,陪陪家里人,从明天开始,早晨十点的更新取消,只有每晚八点两章正常发。假期到初五结束,初五当天,我爆发十章还更,望大家理解。最后,预祝我所有读者新年快乐,吉祥如意!2020,我们还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