诱人的药线生意

吴天胤闻声抬头,见丁国珍虽然年纪比自己小很多,但还是非常客气的说道:“长官,我是过来办理特殊人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,办特殊人口?”丁国珍驻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。”吴天胤话语简洁的将自身情况跟丁国珍介绍清楚,并且自始至终都没有站起身。

    丁国珍听完后,只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估计他是去吃饭了,来吧,你进屋,我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吴天胤连连点头后,立马站起身,跟着丁国珍走进了办公区。

    丁国珍在桌子上找到了判决和释放证明后,就顺手启开了电脑,但一扭头却看见吴天胤姿势非常标准的蹲在了桌子旁边,用仰视的角度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蹲那儿干啥啊?不是都放了吗,起来吧。”丁国珍无语的招呼道:“那儿有椅子,你自己坐吧。

    吴天胤看着丁国珍怔了一下后,才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“今天刚放啊?”丁国珍掏出烟盒,顺嘴问道:“抽一根不?”

    吴天胤略显拘谨的摆手:“啊,不用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会抽啊?来一根吧。”丁国珍顺手将烟盒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天胤犹豫了一下,动作非常别扭的用两根手指抽出了一根烟,根本没去抓丁国珍的烟盒。

    “这儿有火。”丁国珍坐在椅子上,吸着烟,打开了警务内部系统,将吴天胤的名字输入进去,还有判决编号,以及释放证明上的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吴天胤抽烟的习惯特别怪异,他不像正常人那样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吸,而是习惯用拇指和食指反掐着烟嘴,将烟头明火挡在掌心内,并且吸一口后,就用手掌将嘴边的烟雾打散开。总之整个人看着有些偷偷摸摸的,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丁国珍摆弄了一会电脑,就将吴天胤的资料输入到了特殊人口系统内,随即从抽屉里拿出印章问道:“你是哪个区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黑街这边的,但我以后应该在开元住,因为家里人搬过去了。”吴天胤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特殊人口是个很麻烦的标签,以后你出区进区,都要到这儿开证明。”丁国珍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并且你所居住的辖区内,如果发生了什么刑事大案,你接到警司电话,必须马上配合调查,来这儿做登记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沉默一下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丁国珍在吴天胤的释放证明上卡了警司一大队印章后,转身说道:“找工作的时候,要把这个放在履历里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这样,你走吧。”丁国珍站起身,心还挺细的将对方资料全部放在了一个文件袋内,顺手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吴天胤拿着资料,很客气的说道:“谢谢你,长官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丁国珍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警官,你能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吗?”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每季度都要来报告……所以,我想以后来的时候提前联系你,让你帮我办理。”吴天胤低头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丁国珍低头拿起纸笔,字迹奇丑无比的写下了自己姓名和联系方式,随即一并交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”丁国珍摆手:“出来了,就好好干点事儿,别再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吴天胤笑着点头,指着门外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吴天胤脸上挂着浅淡的笑意,正大步流星往外走的时候,偶然撞上了那个老警员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,谁让你走的?”老警员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吴天胤,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我办完手续了,那个姓丁的长官帮我办的。”吴天胤立马解释了一句后,伸手就将透明文件袋递过去说道:“你看,盖完章了。”

    老警员见到印章后,也就没再多问,只虎着脸说道:“回去别瞎嘚瑟,再犯事儿,还他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老警员没再多言,拿着茶杯就走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室外,小雪天。

    吴天胤裹了裹衣服,硬扛着冷风,孤身一人拎着行李,一边打听着路,一边向开元区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兜里还有两块钱,是监狱内给释放犯人的回家路费,可他不舍得用,还是选择步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郊大院内。

    雄哥铺垫了半天后,才开始说到正题:“老弟啊,说实话,我之前就有心思搞搞这个药线的买卖,也想过要找你谈,可那时候你们和袁克,还有裴德勇闹得很凶。而我在松江又是个熟脸,背后也跟着一大群人吃饭,所以轻易也不好跟谁接触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“能理解。”秦禹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路面的争斗没了,黑街也稳当了,所以我才让小琳约你出来坐坐,寻思着坐下先聊聊,看有没有一块共事儿的可能。”雄哥扭头看向秦禹,表情和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之前,李叔也嘱咐过我几句,说您雄哥在开元是一言九鼎,人脉多,口碑也好,所以咱要能合作,也算是打开了新局面。”秦禹说着酒桌上的虚伪话,也是满脸笑意的问道:“只不过,我不清楚,您这边是想怎么掺和?”

    “我是这样想的。”雄哥将酒杯推开,满脸热切的说道:“你们只需要给我提供货源,让我在开元区有足够的量放货,剩下的事儿,你们啥都不用管,只每月按时分钱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一愣,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么省心啊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雄哥点头,掰着手指头说道:“开元这边的关系,放码仔,以及成立什么样的公司,你全都不用管,只把货给我送到关外就行。剩下的事儿,都是我们自己运作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后回道:“雄哥,有个事儿,我不知道你清楚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货,都是统一价格往外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没问题,我们也跟你统一价格,黑街那边卖多少钱,我们这边就多少。”雄哥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还是较为满意的,所以顺着话茬又问了一句:“那这个分红,怎么分呢?”

    “除了药品成本外,我们按照9:1的比例给你们结算红利。”雄哥笑着说道:“但你放心,你们这1成纯利润,我这儿是不会做虚弄假的。出货价进货价,你们心里都有数,我这儿每月能盈利多少钱,你们一算就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1成啊?”秦禹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雄哥点头应道:“我说了,你们只需要提供货就行,其他的事儿,一概不用操心。说白了,就等于是我们帮你扩大了市场,打压了袁克那边,而且还白给你1成的纯利润。呵呵,老弟啊,你别小看这一成纯利啊,我们开元那边可是清一色,我要卖这个药,就没人敢掺和。这弄好了,一个月的分成数额也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扭头看了一眼叶琳,没有回话,而旁边的马老二和付小豪,也是听的脸上笑意全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内。

    一辆汽车停在路边正在吱嘎吱嘎的晃动,汽车内霜气缭绕,铺满了车窗。

    可可穿着羽绒服,拎着一堆吃的从食宿店内走出来,无语的看着汽车吼道:“你能不能歇一会?!就这么屁大点功夫,你都闲不住吗?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姐……我媳妇心脏不舒服,你们开……开车先走吧,我一会自己追上去。”于瑾勋浑身C条的跪在车内晃动,喘息着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真特么崩溃。”可可啐骂了一声,转身就冲旁边的岔路口车队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