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人口

大院外。

    叶琳穿着修身的黑色风衣,迈步上前介绍道:“雄哥,这就是咱们松江四区,最年轻的大队长,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秦禹,我是刘志雄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雄哥可是我们开元区最有实力的大老板。”叶琳笑着介绍道:“整个松江职能部门的粮食,都是雄哥供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啊,雄哥。”秦禹笑着与对方握手。

    叶琳在二人握手时,非常会做人的继续介绍道:“这是秦禹的得力助手,小豪,和咱黑街地面上的红人,小马哥。”

    其实,叶琳到现在总共见付小豪也不超过五面,而且双方也没啥过多的言语交流。可这个女人却能非常清晰的说出小豪的名字,以及身份……并且还冲雄哥特意介绍了一下,就光这一点,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雄哥闻声后,立马又扭头跟付小豪,还有马老二握了个手。

    “行了,外面冷,咱们进屋再聊哈。”叶琳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走。”刘志雄也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闻声迈步,跟着他们一块进了大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松江特一监监狱门口,一名壮汉拎着个行李包,缓缓走出了数米高的监狱大铁门。

    外面冷风萧瑟,积雪成堆。

    壮汉望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街景,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他进去那一年,外面还没有四季寒冬,就连九区的特区墙,也还没有建完。

    壮汉抬头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驻足停留半晌后,才缓缓迈步走到了街角。

    路边,一辆破旧的三轮电动车停在路边,车里扒活的青年正在抱着肩膀睡觉。

    “兄弟,兄弟,醒醒。”壮汉站在车外,冲着车内的青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青年迷迷糊糊的醒来,抬头看向车外问道:“坐车啊?”

    “去黑街警司多少钱?”壮汉问。

    “一块五。”

    “太贵了吧,能便宜点吗?”

    “便宜不了。”青年扔下一句,转过身就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壮汉犹豫半晌后,也没再磨叽,自己拎着包,继续往路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壮汉伸手要拦第二辆电动车之时,对方司机一看他出来的方向,以及手里拎着的行李,还有那锃亮的光头后,连价都没谈,开车就离开了扒活地点。

    壮汉嘴角抽搐了一下后,也不再拦车,只沿着街道往前走,时不时的冲路边小摊打听一下黑街警司的方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徒步走了能有近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壮汉终于来到黑街警司的大厅内,随即冲着值班台里的人问道:“您好,我是刚从特一监释放的,过来卡个章。”

    值班室里的人抬头看了一眼壮汉,伸手指了指楼上:“一队在值班,去三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壮汉闻声拎着行李就往楼上走,没多一会就来到了一队二组办公区外,伸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一名老警员端着茶杯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刚从特一监释放的,过来卡个特殊人口的章,录个系统。”壮汉言语客气的说道:“这是监狱那边特别嘱咐的。”

    “特殊人口啊?”老警员闻声打量了一下壮汉。

    他大约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,体型相对壮硕,一看就是在监狱内没少干体力活的那种。面色白皙,眉目也生的清秀,但美中不足的是,他脸上有着很明显的残疾。因为他左半边脸看着非常僵硬,而且嘴也有点向左侧歪,导致整个五官看着非常不协调,甚至冷眼一瞅,还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壮汉穿的是一套很旧很旧的衣服,而且还极为不合身,估计也是监狱内管理人员见他快放了,不知道从哪个犯人身上扒下来的。

    老警员打量了一下壮汉,伸手说道:“来,你把释放证明和判决给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壮汉将行李包放在地上,伸手就从怀里掏出了释放证明和判决书,一并交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老警员顺手将茶杯放在门内的柜子上,低头眯着眼睛看了半天:“艹,你还参加暴动啊?”

    壮汉迟疑了一下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过强尖?狗日的,你那时候才多大啊?!”老警员看着判决,骂骂咧咧的本能摆手:“来,你靠墙边蹲下。”

    壮汉闻声愣了一下,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“瞅啥?一会你得蹲着拍照,来,蹲下。”老警员摆手。

    “啊!”壮汉点了点头,弯腰就蹲在了墙边,抬头仰视着冲老警员问道:“我这个手续啥时候能办完?”

    “吴天胤,你这事儿干的不咋地,名还起的挺响儿。”老警员看着判决问道:“你判了十二年,全蹲满了,一天也没减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壮汉摇头:“蹲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罪,没被判死就算烧高香了。”老警员虎着脸说了一句,转身走进室内,顺手将资料扔在桌子上喊道:“你先在那儿待一会,我一会回来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闻声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警员拿着茶杯,转身就奔着走廊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活村大院内。

    叶琳,雄哥等人跟秦禹他们喝了点酒,扯了点闲话后,这众人之间的气氛就熟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雄哥笑吟吟的看着秦禹,轻声问了一句:“老弟,有人说裴德勇的女人,拿回来三百万现款,要保他一命,你觉得这事儿可能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扯淡。他被做成典型了,谁也保不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,裴德勇这些年做事儿确实有些过了。”封哥轻声插了一句:“钱有一万种挣法,他非得选最丧尽天良的那一种,那被干死也是早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雄哥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后,又冲秦禹笑着说道:“那这裴德勇要没了,袁克也撤到江南了,这黑街地面还就被一统了啊,哈哈!”

    秦禹一笑,没接这话。

    “老弟,黑街稳定了,有没有想法往外走走啊?”雄哥终于问到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想过,但也没啥机会啊,而且内部也还不定呢。”秦禹顺着话茬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进开元卖货,你觉得怎么样?”雄哥笑吟吟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靠在墙边蹲了二十多分钟后,那个老警员也没回来,反而是丁国珍溜溜达达的从楼下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干啥的啊,在这儿蹲着干什么?”丁国珍抠着牙,很好奇的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