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损友

第二日,早晨七点半,秦禹听到有人敲门,就迷迷糊糊的醒来,打着哈欠走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走廊内,付小豪拎着早餐说道:“哥,吃口饭吧,快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揉了揉眼睛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七点半了。”付小豪迈步走进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了吗?”秦禹关上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吃过了。”付小豪将早餐放在桌子上,低头就拧开了两瓶水。

    秦禹顺手从床上拿起睡衣,披在身上后,就坐在了桌子旁边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卫生间内传来一阵响动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扭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艹,这浑身都疼。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老猫缓慢的晃动着脖子,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他懵B数秒:“你咋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老猫撇了秦禹一眼,伸手从早餐袋里拿出个鸡蛋:“你失忆拉?昨晚我送你回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徐洋给你安排了女的,你踏马非说你要为蕾蕾守住贞操,不想找……!”老猫吸着鼻涕,低头剥着鸡蛋:“他们都领人回去了,谁管你啊?那我没招了,就给你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着老猫的话,瞬间想起了昨晚自己和小米的通话:“不是……那你昨晚就在卫生间住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是呗,我也断片了。”老猫活动着胳膊骂道:“槽,不知道咋整的,趟卫生间睡了一宿,裤子还脱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内疚的不行:“你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老猫一愣,伸手在身上摸了几下,才掏出手机:“哎呀,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老猫,目光有些心虚:“咳咳,你赶紧充上吧,别一会有人找你,在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小豪,你帮我充上。”老猫顺手将电话扔在了付小豪,岔开话题问道:“昨晚叶琳找你干啥啊?”

    秦禹吃着小肉包,喝着骨汤回道:“就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开元区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介绍朋友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能干啥?”秦禹看了老猫一眼,撇嘴回道:“裴德勇折了,袁克也进去了,那有人看咱手里拿着肥肉,眼馋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,老李和这个叶琳单独聊过,是不是就这事儿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斟酌半晌,低头提醒道:“我觉得这事儿,你不要轻易答应,咱现在刚把黑街弄稳定了,最好不要引其他人进来搅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:“要谈,也是谈我们怎么放货去开元!咋可能让他们进黑街来跟着掺和呢?想啥呢?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数就行!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嗡,嗡,翁……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聊天的时候,床头柜上摆放着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,你有不少简讯。”付小豪坐在床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斜眼瞟了一眼老猫,目光略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老猫两口将小肉包放进嘴里,迈步走过去,拿起电话看了半天后,立马说道:“行了!我不吃了,我先走了昂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去啊?”秦禹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米昨晚找我一宿,我先去他哪儿一趟。”老猫胡乱擦了擦手掌,一把拽下电话,就往门外走:“队里要有事儿,让他们直接给我打电话昂,我中午就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注意安全昂!”秦禹善意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钟,黑街警司司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董司穿着干净整洁的制服,端坐在办公桌内,抱着肩膀看着秦禹说道:“今儿一早我跟老李通了个电话,说起了叶琳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她联系你们了?”秦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跟老李打招呼了。”董司点头:“你适当和开元区那边的人私下见一面,行不行的,先和他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行,我知道了,我等叶琳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叶琳今天晚上就得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吗?”秦禹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她早都和老李谈过这个事儿,但中途你不是非要整裴德勇嘛,所以她们也在观望。”老董轻声提点道:“我听老李说的意思是,开元区那边也想在你这儿拿货,但具体细节,还没说……你谈的时候把握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新来的一把已经到警署了。”老董站起身:“我下午估计要去开交接会,最多也就三五天,我就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李叔跟我说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有啥心理负担,事儿该怎么干就怎么干。”老董轻声宽慰道:“你解决不了的,我来解决。我解决不了的,还有老李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起身,标准的敬礼喊道:“我们永远是你的兵!”

    老董看着秦禹,咧嘴一笑:“行了,别拍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钟,秦禹正在做裴德勇案件的结案报告时,可可的电话就打到了他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喂?!你们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走一半了。”可可打着哈欠问道:“估计明天晚上能到,你都安排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安排完了。”秦禹点头后,出言问道:“你们来的消息,没跟其他人说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可可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,注意保密昂。”秦禹轻声嘱咐道:“快进城的时候联系我,我让老二去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,我还要处理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之后,秦禹抬头就喊:“小豪,小豪,你进来一下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办公室房门被推开,老猫直愣愣的冲了进来,目光猩红,满脸都是血道子:“秦禹,我艹你大爷!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后,顿时表情严肃的呵斥道:“你稳当点!干什么玩应破马张飞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B?!我昨晚跟谁在你一块,你还不清楚吗?你没事儿瞎跟小米分析什么玩应?”老猫指着自己的脸吼道:“你看她给我挠的?”

    “咋……咋挠你了呢?”秦禹憋着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说,你分析我去搞破鞋了,我操你大爷!”老猫疯狗一样的冲了上来,伸手掐着秦禹的脖子:“你知道她挠完以后,跟我说了啥吗?”

    “说啥啊?”

    “说要和我16年后见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秦禹爆笑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畜生……我拿命交你,你拿尿泚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台阶上,一位中年领着三四个小伙,奔着大厅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雄哥!”

    “雄哥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大厅内的服务小弟,见到中年全部弯腰喊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