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拼白岩

大院正门前。

    袁克坐在车里,还没等完全反应过来,枪声就在周围响起。

    车外的几个壮汉立马散开,回头摆手冲着司机吼道:“开车,带小克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袁克推开车门,表情焦急的吼道:“徐洋有问题,马上叫萧九和白岩回来,要快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走。”壮汉呼喊着退了数步,用后背将车门顶上:“他们人太多了,不走,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车内司机挂挡后,猛踩了一脚油门,直愣愣的向胡同后侧倒去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。”

    数名保护袁克的马仔见车离开后,立即散开阻击,无视马老二一方的人数,玩命的护着袁克逃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后方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白岩和萧九等人正在追裴德勇的时候,其实也听到了狙的开火声。但萧九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是警用狙,因为他并没有在警务系统工作的经验,平时也极少接触到这样的枪。不过到白岩是个枪械迷,没事儿的时候就爱捅咕这玩应,所以他率先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警用狙?”白岩站在胡同口一愣,立马摆手吼道:“前面有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啊!?”萧九也愣在了原地:“咋他妈会有警察呢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愣神间,徐洋从大院方向跑来,张嘴吼道:“快跑,侧面也有警察。”

    白岩虽然痴迷于枪械,魄力也很足,但要论脑子那真是比袁克和萧九差了不是一星半点。他虽然分辨出来胡同外有警用狙在搂火,可却没有想明白警察为啥会来这么快,更没有意识到这事儿里的蹊跷。

    徐洋跑过来的时候,萧九一愣后,本能就拉了一把白岩。

    “拽我干啥?”白岩像个铁憨憨一样的吼了一句,张嘴就冲徐洋问道:“来了多少警员,还能不能追裴德勇了?”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萧九腰间响起了一阵电流麦的声音,紧跟着里面有人喊道:“九哥,老大说徐洋可能有问题,让你和白哥先跑。”

    对讲机的声音很大,不光萧九等人听清楚了内容,就连正在往这边跑的徐洋也听见了,并且瞬间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双方对视了不到一秒,萧九立马就举了枪,而白岩还是一脸懵B。

    徐洋突然迈步向右侧墙边躲去,同时率先开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低沉的枪声响起,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白岩右臂中弹,踉跄着后退了两三步。

    “萧九和白家的人在这边。”徐洋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秒前,胡同内。

    秦禹第一枪打中裴德勇的胳膊后,就顺利解救了徐洋的孩子。

    裴德勇挨了一枪后,立马弯腰贴在了左侧的院墙边上,并且第一时间要持枪挟持徐洋媳妇。

    “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开枪压制裴德勇的藏身点,同时徐洋的媳妇抱起孩子,玩命的往胡同外面冲来。

    裴德勇一见自己没了机会,整个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和灵敏度,竟然右脚踩着石墩子,两步窜上低矮的院墙,就要翻过去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秦禹双手架狙,再次搂火,子D精准的打在了裴德勇的背上。后者虽然穿着防弹衣但也感觉自己后背像是让人拿锤子猛砸了一下,喉咙发甜的从围墙上栽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徐洋的喊声传来,秦禹立马弃掉大狙,右手撸动枪栓喊道:“老猫,去接应徐洋。朱伟你把徐洋的老婆孩子带走。丁国珍带队跟我去追裴德勇,动作快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持枪就冲着裴德勇逃窜的方向追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同口处。

    白岩见徐洋敢持枪射击自己后,瞬间红眼,他低头撸动喷子,一边压着Z弹,一边迈步往前压去:“我艹NM,敢开枪打我?老子今晚送你全家一块走。”

    枪声不停歇的响起,打的墙壁碎石横飞。徐洋蹲在破旧的垃圾箱后面,额头冷汗直流的吼道:“来人,来人啊!”

    “走了,走了。”萧九使劲儿拉扯着白岩,迈步就要往另外一侧跑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,我今儿非得干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警司的人合作了,你看不出来吗?”萧九瞪着眼珠子怒吼了一声,使出全身力气拉扯着白岩,转身就跑:“都往这边跑。”

    胡同内,脚步声震天,老猫等十几名警员,匆忙赶到。

    “徐洋,徐洋。”老猫靠在胡同拐角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徐洋闻声站起,冲着白岩等人逃跑的方向,一股脑的就将Z弹打光。

    老猫顺着徐洋枪口所指的方向望去,立马摆手吼道:“都跟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名手持折叠防爆盾的警员,率先冲出胡同,并肩站在一块,抵挡着对方Z弹前进。

    “我老婆和孩子呢?”徐洋回头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安全了,安全了。”老猫冲着对方比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徐洋闻声冲出掩体,一边往前跑,一边说道:“抓住那个白岩,他们有我崩死王宏的证据,录了视频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惊愕:“小禹告没告诉你,可以判死王宏,你开枪打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打他,当场就露馅了。”徐洋扔下一句,伸**过胡同内一名警员的防爆盾,迈步就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“扑过去。”

    老猫躲在防爆盾后面,声音急促的命令道:“微C压制,催泪瓦斯给我灌,让他们散开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名警员手持微C向前射击,爆破组的警员拉开催泪瓦斯,动作专业的向前方仰投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!”

    一阵金属落地的声响泛起,白岩和萧九等人的中间接连发出了气爆声,紧跟着烟雾升起,咳嗽声不停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进!”

    老猫摆手。

    两名警员,外加一个徐洋,手里全部持着防爆盾,钻进了烟雾内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老猫左手挡着鼻子,低头指着一名跌倒的马仔吼着。

    “呕,呕……!”对方一阵干呕,本能就抬起了S枪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还要开枪袭警?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四五名警员或是用枪把子,或是用一米多长的Y字型警棍,劈头盖脸的就冲着马仔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短短四五秒的功夫,马仔被打的昏厥,当场失去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掩护中,徐洋捂着口鼻,借着防爆盾的观察窗往前望去,瞬间锁定了白岩。

    白岩咳嗽着往前奔跑时,本能回头观察后方。

    二人对上眼神后,白岩反应极快的端起了大喷子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不是要杀我吗?”徐洋手持防爆盾,瞬间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防爆盾龟裂,徐洋双手被震的**,当场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白岩撸动枪栓,经验十足的瞄向了徐洋裸露在外的两条小腿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再响,徐洋右小腿暴起一团血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