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权而来的财

一队大队长办公室内,老猫掐着秦禹的脖子喝骂道:“狗日的,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错了。”秦禹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追小米这么长时间,差点让你一句话就搅合黄了。你叫一句大哥就完事儿了啊?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叫你爸爸行不行?我错了,你别整了,我一会就给你打电话解释。”秦禹被老猫磨的没办法,怂了吧唧的说道:“别闹了,?别闹了,给我留点面子,让别人看见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气死我了。”老猫松开秦禹的脖子,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血道子:“我特意去之前买了点早餐,谁知道还没等进屋内呢,她上来就给我整一套九阴白骨爪……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要早知道这个结果,那你还不如昨晚就嫖了呢。”秦禹阴阳怪气的回道:“这样挠你一顿也值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昨晚嫖一下子好了。”老猫也显得比较懊恼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聊天闲扯淡的时候,秦禹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吵,是叶琳。”秦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低头接通了电话:“喂?叶老板,有事儿嘛?”

    “忙着呢,大队长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刚到单位,处理点事儿。”秦禹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有空吗,出来坐一坐啊?”叶琳开门见山的邀请着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心里想起来老董跟他说的话后,才点头应道:“行啊,晚上我有空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那就晚上见。你什么时候有空了,给我发简讯,我让人过去接你。”叶琳很客气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来车接我,你给我地址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秦禹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的吧。”叶琳一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后,老猫弯腰坐在秦禹旁边问道:“她又找你啊?”

    “嗯,估计今天要谈了。”秦禹扭头看向老猫:“晚上你跟我一块去呗?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。”老猫摸着脸蛋子,摇头拒绝:“我让人挠这个熊样,咋去谈事儿啊?你和老二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:“行,那我让小豪开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天无话。

    晚间六点多钟,付小豪换上了便装,开车拉着秦禹就赶往了土渣街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由于朱伟在警司内地位有所提升,手里的事儿也逐渐多了起来,所以秦禹在没有他的陪同时,去哪儿基本都会叫上付小豪。而这也侧面证明,小豪通过数次事件,已经逐渐证明了自己,上面的这些人都很喜欢他,想带带他。

    汽车在富安路口等了一小会后,马老二就独自一人上了车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徐洋没跟你在一块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叫他了,他不来。”马老二笑着说道:“这人比较佛系,说外交的事儿,咱们自己谈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走吧。”秦禹冲着付小豪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付小豪闻声点头,,开着车就奔着市郊外的一处生活村赶去。

    路上,马老二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封折叠的档案袋,顺手递给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秦禹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房契和转让手续。”马老二翘着二郎腿:“地点是网播台大楼旁边的那个松江公寓,楼层是18层,面积有二百多,精装入户,你拎包就能住。哦,对了,转让手续已经做好了,你找人签个字,然后剩下的手续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脸茫然:“这是啥意思啊?我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徐洋送你的。”马老二看向秦禹,笑呵呵的说道:“毕竟你这身份地位也上来了,不能总租房子住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,哎,这车里还有个警员呢,怎么直接就搞贿赂呢?”付小豪无语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马老二训斥了一句,扭头看向秦禹:“抓紧办手续吧。”

    “槽。”秦禹看着手续,挺无语的骂道:“徐洋还好点,人家这些年毕竟攒下了点家底儿。可你前段时间穷的都要当裤子去了,还跟我扯这个干啥啊?去吧,你拿回去卖了吧,我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套房子多少钱吗?”马老二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八万?”

    “八万?八万也就买一半吧。”马老二撇了撇嘴:“全价十五万八。”

    秦禹惊愕:“这么贵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据我所知,赵部长和老李在这个地方都有房子,”马老二语气充满调侃的说道:“这是松江上流社会人士的聚集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别扯了。”秦禹心里对物质渴望,其实真的没有多高,因为他的点根本不在这上面,所以立马摆手说道:“拿回去,能退退了吧,退不了就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你就拿着,这钱不是我和徐洋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秦禹再次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天聚会,我和徐洋光礼金就收了多少吗?”马老二又问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二十多个。”马老二大咧咧的说道:“不然我哪有钱给你买房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收了那么多啊?”秦禹此刻依旧没有意识到,自己手里握着的这份权力,到底值多少钱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黑街地面上的这些人那天能来,可能是因为我和徐洋的关系,但能送礼,送钱,那完全是冲你。所以这钱等于是我们替你收的,只不过私自做主给你买了个房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建议是徐洋提的,我觉得还不错,就答应了。”马老二轻声劝说道:“别推了,这是你应该得的。没有你在中间带头往起干,咱们这帮人也没今天。”

    秦禹拿着档案袋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老二啊,徐洋这个人是有头脑的,但就是太低调了,有点懒,凡事儿不爱出头,所以他在裴德勇那边的时候,名才没有另外两个响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清楚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人家和咱一块干了,那就别有啥成见。”秦禹轻声劝说道:“你们以后好好处,多磨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徐洋还挺对脾气的。”马老二笑着说道:“而且我家人都不欺生,你放心吧,没事儿。’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再次低头扫了扫档案袋,笑吟吟的说了一句:“行,这房子我收下了,等大牙当兵回来,给他结婚用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惊愕:“你不住啊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体格,住不了这么好的房子。”秦禹一笑:“88号院挺旺我的,我在那儿住的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大牙可真不错。”马老二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这孩子心里已经拿我当唯一的亲人了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前两天我还收到了一个包裹,是大牙寄来的,里面有一双一百多块钱的皮靴,是他在奉北上学拿奖励金给我买的……唉,我这弟弟不错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闻声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啥。

    “哥,那我结婚,你送我啥啊?”付小豪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笑:“槽,你也是孤儿啊,你家里管不了你啊?”

    付小豪沉默半晌,眼神略有些黯淡的回应道:“哎,我家里?我家里的人还都指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怔了一下:“你结婚,我有多大能力,就使多大能力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的昂。”付小豪听到这话咧嘴一笑,稳稳的开着车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多分钟后,汽车停在了城北某生活村内的道路上,秦禹刚推门下车,抬头就看见叶琳带着一群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高个的就是秦禹?”雄哥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叶琳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