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同外的一杆大狙(地仙更)

大院内,枪声四起。

    白岩冲到门口后,立即摆手吼道:“不用给他说话的机会,直接崩死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群马仔听到白岩的命令后,第一时间举枪,并且连眼珠子都没眨,就楼了火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徐洋从后面冲上来,一把推开白岩:“你他妈干什么?!我老婆和孩子还在里面!”

    白岩扭过头,笑着问道:“裴德勇要他妈的跑了,你老婆和孩子能活吗?”

    说完,白岩一把推开徐洋,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打进去!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裴德勇靠在门板旁边,冲着人群打了数枪后,就用徐洋媳妇挡在自己身上,踉跄着往屋内走去:“拿雷,拿雷!”

    年轻的马仔闻声从帆布袋子里掏出劣质**,表情惊慌的拔掉了环儿吼道:“别过来,谁过来我炸死他!”

    “没摁住,没摁住!”萧九一看对方拿雷的姿势,竟吓的脸都白了,踉跄着退后数步吼道:“躲开!”

    小马仔完全不清楚自己拿雷的方式有啥问题,竟然还在指着众人怒吼:“退出去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萧九抬手一枪打在对方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嘭!!!”

    沉闷的爆炸声在小马仔的右手中响起,他整个人当场被炸的裂开,脖子上的器官瞬间没了。

    鲜血在半空飙起,小马仔脑袋没了,但身体依然保持着往前扔雷的姿势,双脚前前后后的晃悠了几步,才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惊愕的愣了半天,白岩的喊声才再次传来:“楞着干个几把毛,追啊!”

    “追,追!”萧九也附和着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就奔着室内追去。

    屋内,裴德勇松开徐洋媳妇的脖子,伸手一把抓起十来岁的小男孩,夹在腋下吼道:“CNM,你要不跟着我走,我马上把你儿子打死!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抬臂将室内灯泡全部打碎后,一脚踹开后门,夹着孩子就跑。

    徐洋媳妇没办法,心里担忧着孩子的安慰,只能迈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室外,白岩冲进屋后,一扭头就看见右侧跪着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,他瑟瑟发抖的说道:“大哥,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我服了,我把枪给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白岩双手举枪,没有一丝同情和犹豫的就开了枪,直接将对方崩死在地。

    后方,萧九见白岩出手无比狠辣,表情惊愕,因为他们接触的时间不长,并且这个白岩平时给人的感觉总是笑呵呵,脾气很好的样子,但没想到他下手会这么狠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白岩撸动枪栓,高声吼道:“都给我快点,往后面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门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袁克吸着烟,皱眉看向窗外,低头拨通了白家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,让裴德勇没。”

    “他早就该没,你也应该早就听我的,不要在黑街耗费任何精力了……!”对面的中年人,低声说道:“尽快处理,回来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对方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袁克吸着烟,斟酌数秒后,探头喊道:“在去点人帮忙,快点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后门。

    已经彻底走投无路的裴德勇,展现出了自己极为凶残的一面,他站在后门的墙外,没有马上就跑,而等对方追来后才喊:“徐洋!来,来,你看看这是谁?来,你开枪!”

    说完,裴德勇就将腋下男孩的脑袋探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洋当场愣在原地,攥着拳头吼道:“裴德勇!我艹尼玛!!你就没考虑过,你也有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,那还要孩子有啥用?我不死,孩子不是随便生吗?!”裴德勇目光猩红:“你在追,我马上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“你看把你狠的!”白岩拎着枪,就往前冲:“他妈的,你不开枪,我都瞧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徐洋吼着扯住了白岩:“我儿子和老婆在他们那边!人要没了,我他妈干死你!”

    白岩盯着徐洋看了数秒,立马笑着喊道:“拦住他!他不理智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左侧方向冲上来俩马仔,伸手就将徐洋推开。

    门外,裴德勇趁着这个功夫,腋下夹着孩子,大步流星的就跑向光线无比昏暗的胡同深处。

    后方,仅剩下的五六名小马仔,全部都懵B了,慌神了,他们此刻已经没有独立思维,只看裴德勇往那边跑,就一股脑的跟过去。

    院内,徐洋见白岩和萧九已经带人冲出去后,立马喊道:“给我把枪!给我枪!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儿等着!”马仔推着徐洋吼道。

    “CNM,我家里人要是出事儿!谁都别想拿到那个视频!”徐洋红着眼珠子回道:“给我枪,我不乱搞,我抢回老婆和孩子就行!”

    马仔犹豫半晌,表情无奈的递了一把手枪过去。

    徐洋推开二人,迈步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院旁的胡同内,裴德勇转身骂道:“你们拿着枪的都是玩具吗?!回头打啊!你不整死他们,他们就整死你们!”

    众马仔闻声后,才慌乱的背对着裴德勇,向后方射击。

    “敢还手,艹NM的!”白岩冲进胡同,不躲不闪,端枪就崩。

    激烈的枪声,震耳的响着,裴德勇抱着孩子继续往前冲着。

    胡同尽头的拐角处,秦禹跨立而站,左臂卡在墙角横摆,右手架着一把警用***,头部向右侧着。

    胡同内,裴德勇凌乱的脚步声泛起,不停的回头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“呼,呼!”

    秦禹调整着呼吸,眯起了左眼。

    裴德勇迈步狂奔,不停的催促着徐洋的媳妇:“快跑,不跑我开枪打你儿子!”

    “光!”秦禹声音极低的轻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旁边的朱伟,瞬间支起了强光手电。

    光芒射进胡同,第一时间扫到了裴德勇的正脸,他本能一怔,瞬间停在原地,身体出现短暂的僵硬!

    “亢!!”

    狙响!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裴德勇左臂肩膀正中央的位置,瞬间暴起一团血雾,随即他整条手臂失去知觉,腋下夹着的孩子,咕咚一声就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往外跑!!”朱伟高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洋的媳妇短暂一愣后,立马扯住孩子,迈步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秦禹调转枪口,立马准备第二次射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正门的主胡同内。

    袁克在车内猛然坐直了身体,听着后方传来的清脆枪声,脱口而出的惊呼道:“M88-2!!警用狙!?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胡同前方大灯光芒亮起。

    马老二穿着风衣,拎着枪,面无表情的喊道:“艹你妈,袁克!你要不活着,老子在待规划区里挺不过那一关!!我回到松江,就是为了杀你!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抬头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“往前扑,袁克不死,枪声不停。”马老二怒吼着冲天搂火,第一个冲向车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