脆弱的利益关系

深夜,大院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,也没见王宏给他回信儿,随即他有些焦急的站起身,低头立马拨通了对方的电话。

    一阵忙音过后,电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裴德勇放下手机,转身冲着身边的兄弟喊道:“先收拾一下东西,动作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,裴哥?”左侧室内的小年轻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王宏不接电话了。”裴德勇眯着眼睛说道:“我特意告诉过他,见到袁克后,马上给我回个简讯,但他却一直没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见袁克能出啥意外?”小年轻的有点不理解。

    裴德勇沉默数秒:“有备无患吧,你们去后院把人也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年轻的点头后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裴德勇慢步走在厅内,斟酌许久后,又马上给王宏发了一条简讯:“速度给我回话。”

    简讯发出去,过了五六分钟,裴德勇依然没有接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后院内,四个人带着徐洋的老婆和孩子,走到室内,站在了门口旁边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院里院外,还跟着裴德勇一块玩命的人,就只剩下了六七个。并且这些人里,还有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。他们对裴德勇这样的草根大哥,有着盲目的崇拜,心里总觉得大哥白手起家,干的事儿牛B,所以跟着他混错不了。而那些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老油条,早都该躲就躲掉了。

    裴德勇背手站在窗口,沉默许久后,刚要低头掏出手机,却没想到袁克的电话率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裴德勇斟酌半晌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王宏为啥没来啊?”袁克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裴德勇愣了一下回问道:“他没去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在路面等了二十多分钟,他也没来啊。”袁克皱眉问道:“他是从你那儿走的吗?”

    裴德勇眯着眼睛,思考了好半天后,才摇头说道:“没有,我刚才让他去接徐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王宏打过电话了是吧,让他来找我了?”袁克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裴德勇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他妈的王宏会不会出事儿了,压根就没从徐洋那儿走,被对伙扣住了?”袁克声音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裴德勇眨巴眨巴眼睛,心里根本无法确定袁克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,因为他根本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吧,我一会让人过去接你,你先别在那儿待着了。我觉得事儿有点不对劲。”袁克挠了挠鼻子。

    裴德勇舔了舔干裂的嘴唇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,袁克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裴德勇站在窗口,双眼中充斥着不安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到底咋回事儿啊,宏哥没去找袁克吗?”旁边的小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裴德勇挠了挠鼻子:“去NM的,今晚的事儿太反常了。算了,我们谁都不接触了,就带着徐洋的老婆孩子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?”

    “对,准备走。”裴德勇下定了决心,转身就走进室内,从柜子里掏出了一个很大的胸包,系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裴德勇的指示,立马收拾东西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两侧的胡同里。

    袁克翘着二郎腿,坐在车内说道:“裴德勇可能会闻到味儿,但绝对猜不出来外面出什么乱子了。九哥,你让咱的几个兄弟进院里,就跟裴德勇说,王宏没来,我怕他出事儿,然后接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萧九问。

    “他要出来,就在院外干了他,把徐洋的老婆孩子接回来。”袁克话语简短的吩咐着。

    徐洋坐在车内,双眼总是有意无意的扫向白岩的怀兜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萧九斟酌半晌说道:“我直接带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那样有危险。”袁克摆手:“我他妈怕裴德勇真的闻到味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心里有数。”萧九坚持着说道:“早弄完早结束。”

    袁克斟酌半晌:“那你一定注意安全哈,如果事儿不对,马上开枪,我们全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九点头后,立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出去别喊别闹,别让我干一些不是人的事儿,听懂了吗?”裴德勇指着徐洋的媳妇,目光阴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洋的媳妇出奇的冷静,斜眼看了裴德勇一眼,撇嘴说道:“你有枪,你是大哥,你说啥是啥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没有理会对方夹枪带棒的话,只指着旁边的马仔说道:“看好他们,咱们准备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院内响起一阵混乱的脚步声,紧跟着就有人走到门口喊道:“老裴,你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一愣:“我艹,他们来了,你们都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被拽开,萧九站在人群前面一愣,笑着冲裴德勇问道:“你们这是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小克给我打电话,说王宏可能出事儿了,要让人来接我。”裴德勇立马回应道:“我怕屋里不安全,刚想带人出去迎迎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克特意给我打电话,让我过来接你。”萧九点头回道:“行,那一块走吧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笑着应道:“行,行,咱一块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外面的人让开位置,随即裴德勇的马仔就迈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口处,裴德勇用余光扫了一眼萧九,一边往外走,一边问道:“王宏领着几个人过去的?”

    萧九一愣:“你说啥?”

    裴德勇出门后,第一时间就往右侧走去,右手插在裤兜内说道:“王宏去找你们之前,我让他把对讲开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萧九一听这话,当即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裴德勇一看对方是这个反应,立马转身:“我艹你妈的,袁克也要整死我,是吗?”

    萧九闻声退后两步喊道:“拿枪!”

    院内的两拨人瞬间分开,拔出了S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裴德勇凶残至极的率先搂火,抬臂打倒两人后,一把扯过徐洋的媳妇吼道:“CNM的,徐洋去袁克那边了是吗?!你们要合伙整死我?来来,今天老子不走了。艹你妈,我要让徐洋给我和他媳妇,孩子,挖一座坟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枪放下。”萧九指着对方吼道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裴德勇冲着棚顶就崩了一枪,门灯瞬间碎裂熄灭。

    路边,汽车内。

    徐洋一把推开门,扯脖子冲袁克吼道:“漏了,赶紧带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萧九办事儿太磨叽了。”白岩从车座子下方拽出大喷子,伸手推开门吼道:“干活了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数台车上冲下来二十多人,拎着武器就跑向了大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