诡异的偶然事件

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老猫起身,伸手拿起桌上第二个花瓶,冲着对方的脑袋再次猛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爆响,第二个花瓶也在青年脑后碎裂。

    老猫喘息着从地上捡起浴巾,伸手围在腰间,张嘴吼道:“把手机给我。”

    屋内灯光昏暗到了极致,青年趴在沙发旁边已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装死,把东西给我。”老猫用脚踹了踹对方的脑袋。

    对方趴在地上,依旧没有回话,也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老猫皱了皱眉头,弯腰伸手拽了一下他的肩膀,想找那个录像的手机,但却发现对方脑袋下面全是鲜血,有很大一滩。

    老猫愣了半天,再次推搡着对方肩膀:“喂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回应,并且身体略显僵硬,因为老猫推他肩膀时,他整个上半身都被掰的侧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猫感觉有点不对劲,手掌颤抖的放在了对方鼻子旁边,等了数秒后,彻底愣住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突然传来响动,有一个人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老猫站在室内本能一躲,借着门外的光亮,认出来来人正是徐洋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?我还没等办事儿,就听到你们这屋吵吵闹闹的。”徐洋满身酒气的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愣了一下,本能迈步就要挡住这个倒在地上的青年,但却没想到徐洋率先注意到了这边:“这是谁啊,咋躺地上了?”

    老猫表情略显慌乱,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徐洋迈步走过来,低头看了一眼躺着的人,发现对方不是女的,也是脸色一变:“这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找的是什么人?”老猫上前一步,声音急迫的喝问道:“女的刚进屋,这个男的就冲进来了,要TM勒索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我找的人都在松江这边干很多年了。”徐洋怔了一下后,立马指着地上的人问道:“他咋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他进来拿个手机乱拍,我和他怼了几句,他不让我走,还动手,我一急眼就砸了他两花瓶。”老猫声音略有些慌乱的说道:“他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徐洋短暂愣了两秒,立马弯腰查看青年状况,并且伸手搭在了他的脖颈动脉上。

    “咋样?”老猫语气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徐洋闻声转身,表情僵硬:“他……他妈的没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啊,我就砸了他两酒瓶子,”老猫表现的更加慌乱:“咋可能没气儿呢?!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来摸摸,他动脉不跳了,身体都硬了。”徐洋声音颤抖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老猫闻声迈步上前,低头就要摸对方脖颈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铃声响起,外面有人喊道:“我是服务员,楼下有人给你们叫了吃的,我可以送进来吗?”

    老猫额头冒汗,回头看向门口吼道:“不用,需要的时候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对方应了一声后,就离开了门口。

    室内,徐洋站起身,抬头看着老猫说道:“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什么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待在这儿,这他妈人多眼杂,万一事儿漏了,那你很麻烦,毕竟你身份敏感。”徐洋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你先走,这儿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跑了,就说不清楚了。”老猫攥着拳头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跑能说清楚吗?!现在被人撞上,你怎么办?”徐洋皱眉喝问道:“一会都完事儿了,肯定得叫你。”

    一向心里非常有数的老猫,此刻却莫名其妙的看着有些六神无主,甚至表现的连个警队新人都不如:“……你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你甭管了。”徐洋推搡着老猫:“我会把事儿办好,你就记住了,今晚你在屋里压根就没等到那个女人,所以提前走了,剩下的我来搞。”

    老猫站在原地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你要出事儿,李司都得跟着受牵连。这点事儿,你想不明白吗?”徐洋再次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猫咬了咬牙,立马拍着徐洋的肩膀说道:“麻烦了,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个女的。”老猫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来办,”徐洋摆手催促道:“你走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猫闻声点头,伸手捡起青年刚才录像的手机,随即拿着衣物,转身就跑到门口拽开门,往外看了数眼后,见到走廊无人,才动作利落的离去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徐洋见老猫走后,立马就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手套,迈步来到包房门口,低头清理了被踹坏的门锁。

    门口处弄好后,徐洋才返回床铺旁边,伸手拽下被子铺在地上,将青年抬了上去。

    用被子将青年裹好后,徐洋又沿着沙发周边,搜集起了碎裂的花瓶碎片,并且用闲置的浴巾,将染血的地面擦了干净。

    青年周边的痕迹清理干净后,徐洋又从容无比的走到卫生间,用水壶接了水,迈步来到了床头边上的插座旁。

    短暂停顿一下,徐洋将一整壶的凉水,直接泼进插座内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一阵蓝光在墙壁上狂跳数秒后,整个三层,四层,五层的电灯全部闪烁数下后熄灭。

    四楼的包房内,马老二皱眉喊道:“卧槽,咋回事儿,跳闸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女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多扫兴。”

    “不扫兴,不扫兴。我给你报靶,你开枪继续打。”女人甜甜的安抚着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,是不是出啥事儿了。”马老二很谨慎的翻身下马,来到了床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刚才看着浑浑噩噩的老猫,此刻已是双眼无比清明,甚至脸上的醉意也不见了。他站在后门处,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喂?你赶紧出来。对,快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层走廊内。

    徐洋伸手推开木板门,咬牙抱起用被子裹好的尸体,直接就冲着楼梯间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下楼时,由于灯光昏暗,徐洋看不清楚周围,就无意中将青年的脑袋撞在了墙上几下,而被子也是诡异的蠕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江南区。

    袁克翘着二郎腿,歪脖冲萧九问道:“你说老裴到底要干啥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