恰巧我也喜欢你

小酒吧内,灯光昏暗,音乐舒缓。

    林念蕾坐在高脚椅上,正不停的一杯杯给自己倒酒,俏脸满是调侃之色的说道:“我说兄弟呀,今天我帮你这么大的忙,你都不说主动敬我两杯的嘛?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。”

    秦禹脱掉外套,伸手倒了一满杯的酒,臭不要脸的回道:“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,有狂热的爱意,但我还是要谢谢你哈。今天没有你帮忙,哥可能真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滚,你要不要脸,明明是你一直想跟我发生点故事。”林念蕾撇了撇小嘴:“我抿一口,你干了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干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撞着杯子,秦禹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林念蕾拿起纸巾,擦了擦红唇,看似大咧咧的说道:“我求你帮个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禹忍着嘴里的辛辣味道,低头继续倒酒。

    “你回松江之后,帮我跟88号院的房东大姐打个招呼。”林念蕾笑着应道:“那个房子我暂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在原地,拿着酒瓶的手莫名颤抖了一下,随即故作镇定的问道:“呵呵,怎么的,你们网播台给你分房子啦?”

    林念蕾攥着小手,双眸盯着秦禹的侧脸,笑着说道:“姐姐要离职啦,另谋高就啦,不在松江了。”

    该来的还是要来,该说的话也终归会说。

    刚刚林念蕾突然找到自己,秦禹心中其实就有这种预感。可当她亲口说出来后,他心中的那种失落,完全难以用语言表达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林念蕾提到88号院时,让秦禹心里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沉默,许久的沉默过后,秦禹才笑着看向林念蕾:“挺好的,人总得往高处走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选的,呵呵。”林念蕾勉强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有门道的,家里找出路;没门道的,自己闯出路。”秦禹忍不住的端起酒杯,低头抿了一口:“挺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右肘戳在小吧台上,用白嫩的小手托着下巴:“你还记得我上次喝多了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老猫去接的小米,我去接的你。”秦禹一笑:“你还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次也不是什么姐们聚会,就是我心情不好,想喝酒。”林念蕾眨着大眼睛,看向灯光明亮处回道:“过年的时候,家里人跟我谈了,让我去八区进修,我没同意,所以我大年三十就跑出来了。后来我哥林骁……又来松江找我谈……也被我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住,因为他从来没听林念蕾提过这些事儿,甚至没有从她最好的朋友小米嘴里,听到过这些消息。平时接触,林念蕾永远都是充满幽默感的可爱姑娘,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,表现出忧郁和怨天尤人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次为什么没拒绝?”秦禹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林念蕾一笑,端起杯子又抿了一口:“不想争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吗?”秦禹攥了攥拳头,眉头紧皱的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林念蕾看着他,噗嗤一笑:“你少自我感觉良好了。你以为你是谁呀,我凭啥因为你去做出选择啊?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她的表情,心里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“来呀,互相伤害呀。”林念蕾举杯招呼道:“喝酒,喝酒。”

    秦禹望着她,端起杯子,再次仰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二人此后,不再交谈,不再提及林念蕾可能要离开松江的事儿,只一杯杯的喝着酒,听着酒吧内的音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服务小弟过来通知,告诉二人店里要关门了。

    林念蕾没喝够,欺负着秦禹让他掏钱又买了两瓶洋酒,俩人就这样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大街上。

    黑夜中,主路街道上灯光昏黄,林念蕾挽着秦禹的胳膊,突然扭头问道:“你对自己有规划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,使劲儿摇了摇头且舌头梆硬的说道:“刚来的时候没有,现在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划?”林念蕾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路边,认真想了半天回道:“当个司长?或者再努努力,当个署长?”

    “那不够的呀。”林念蕾摇了摇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够?”秦禹略有些木讷。

    林念蕾抬头凝望着秦禹,突然双眼泛红:“让我再回到88号院……不够。”

    秦禹瞪着眼睛,低头望着眼前的这姑娘愣了许久后,突然就将酒瓶子摔在地上:“那他妈的多少够啊?!”

    林念蕾右手抚摸着秦禹的脸颊,双眸明亮无比,左手指着旁边宽阔的马路说道:“小禹,我们这代人很不幸,生活在了一个朝不保夕,一切都充满原始和混乱的时代。可在这样的时代里,却也充满机遇。不管你是谁,不管你有什么样背景和经历,你都有可能站在风口,挥斥方遒。我真的不希望你,只沉沦一域,去给谁当一个政治打手,去跟那些未曾见过天多宽,地多广的人,争一时之利。我希望有一天,你能吓到那些曾经看轻你的人……让他们的选择,最后变成妥协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着林念蕾的话,浑身鸡皮疙瘩泛起,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在八区等你……。”林念蕾忍着泪水,用纤纤玉指戳着他的胸口:“你要来不了,提前告诉我一声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要半路嫁人了,我去给你当伴郎啊?!”秦禹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念蕾低头摔碎酒瓶子,表情倔强的回道:“你要能来,那没有人能左右我的后半生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着她的承诺,内心激动,情感爆发,伸手搂过她的脖颈,低头就亲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滚,我没准备好……呜呜……。”林念蕾推搡着秦禹:“太突然了。”

    街道口。

    林骁坐在车里看着妹妹和秦禹的举动,完全无法直视。他想伸手按一按汽车喇叭,但斟酌半晌却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秦禹亲吻着林念蕾的嘴唇许久后,终于凝望着她表白:“姑娘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林念蕾呆呆望着他,笑眯眯的回应道:“我也喜欢你,阿sir。”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林念蕾沿着街道,向灯光明亮处走去,而秦禹站在原地,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空旷的街道上突然传来清脆的喊声:“……秦禹,我等着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