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满尔虞我诈的夜晚

江南区公司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袁克扭头看着裴德勇,低声说道:“秦禹出事儿不是一个好兆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裴德勇问。

    “你到现在还没搞懂他为啥进去吗?”袁克略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啊。”裴德勇立马摇头:“我也是刚知道秦禹出事儿没多久的。”

    袁克搓了搓手掌,轻声回应道:“抓秦禹的是长吉野战三军的军情处,事情起因是因为有几个松江的雷子,在那边持枪冲击了一处福利院,并且打死了两个很有背景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福利院??!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,猛然站起身:“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袁克略有些惊讶的看着裴德勇,沉吟半晌后,突然问道:“福利院跟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裴德勇犹豫半晌反问:“是风林区的那个福利院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袁克点头。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福利院出事儿之后,风林区警司和军情处就着手办理这个案子,一共抓了五名嫌犯。”袁克继续说道:“他们被捕没多久,秦禹就在松江出事儿了。具体细节,我没有问出来,但大致情况应该是,秦禹跟这个案子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心神不宁的听着袁克的话,手里已布满汗水。

    “你跟福利院……?”袁克试探着又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福利院有好几个老板。”裴德勇扭过头,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:“其中有一个叫四毛子,跟我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生意。”

    袁克听到这话,也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人口生意?”袁克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裴德勇点头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袁克听到这话,表情极为烦躁的搓了搓脸颊:“那这事儿就明朗了。秦禹派人去福利院,有极大可能是为了搞你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也不是傻子,所以当袁克说出那个福利院的时候,他心里已经猜到了这点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直以为秦禹这段时间在闲着,”袁克有些懊恼的说道:“但没想到他都摸到长吉去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稍稍思考一下后,脸色涨红的骂道:“我知道了,还是那几个记者的问题……他们一定是把自己查到的证据,甩给了秦禹。妈的,网播台那个狗日的赵部长,肯定也想整我。”

    袁克站起身,低头在室内走了几步说道:“你先别慌,千万别慌。这事儿现在好就好在,秦禹的人在福利院把事儿办砸了,并且还扯出了什么军情处,所以这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?”老裴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找奉北龙兴集团的关系,”袁克低声说道:“看能不能让他们用点劲儿,直接就在长吉搞死秦禹。因为军情处出面了,那说明他们惹的事儿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裴德勇听到这话,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袁克迈步就走到了里侧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裴德勇心有不安的坐在沙发上,手掌略有些颤抖的拿起烟盒,低头点了一根。

    他在后怕。

    如果秦禹的人在长吉没出事儿,那他自己岂不是连一点防御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干掉了吗?

    还有,秦禹已经进行到了要去长吉抓人的这一步,那说明他手里已经掌握了自己很多证据,应该只差最后弄躺下自己的那一环了。

    裴德勇想到这里,心中恨意滔天,他觉得秦禹如果不死,那自己是绝对没有消停日子的。

    怎么反击呢?

    徐洋是一个爆点,如果用的好,那是要有奇效的。

    唉,不对!

    裴德勇想到这里,突然怔住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里面房屋的门开,袁克迈步走了出来:“我打过招呼了,龙兴那边的人在问,等一会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闻声猛然抬头,脸色急迫的看着袁克问道:“你搞到这些消息,是不是花了不少力气?”

    袁克一愣,弯腰坐在沙发上回道:“也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

    “秦禹被抓的事儿,虽然没有外漏,可圈内的不少人都知道了。”袁克轻声解释道:“因为他是从关口的驻训机场被带走的,那边很多人都看见了,所以消息也就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,表情再次变得有些古怪:“那长吉的消息呢?”

    “长吉那边的消息,也不是啥秘密啊。”袁克拿起烟盒回道:“秦禹出事儿之后,老董,老李他们就立马赶过去了,甚至警署和奉北总局都有所动作。因为我听说,老李最开始是想通过警务系统的能量,给予军情处压力,所以这个案子的一些面上内幕,只要稍微找对的人打听打听,就很容易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吸着烟,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袁克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裴德勇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袁克看着他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裴德勇低着头,思考着袁克的话,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跟徐洋见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袁克一个外人,都能这么快的搞清楚这个案子的细节,那么已经加入到秦禹团队内的徐洋,为啥好像却一点内情都不知道呢?

    你就算内情不知道,那秦禹被抓的消息,你总该是第一批知道的人吧?那为什么你徐洋,还要等着我去联系你呢?

    裴德勇思考着,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路上。

    徐洋下了车,打着哈欠拨通了马老二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秦禹的情况怎么样,”徐洋直言问道:“会不会出啥大事儿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清楚。”马老二低声说道:“我在等李叔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他有消息,你告诉我一声。”徐洋语气随意的回应道:“不然挺惦记的,毕竟现在黑街这边,是他主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马老二点头后,立即问了一句:“你听说裴德勇那边有啥动作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徐洋一怔后摇头。

    马老二斟酌半晌嘱咐道:“这时候要防着点小人,你帮我打听打听他那边。”

    徐洋挠了挠鼻子,突然低声提醒道:“裴德勇在长吉能量一般,所以你要防他,还不如防袁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

    “龙兴药物的能量还是很足的。”徐洋一语双关的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的一间小酒吧内。

    秦禹在得知老李已经保住枭哥后,心里也算彻底放松了下来,陪着林念蕾喝起了酒,因为他总感觉,这个憨憨今天与以往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