决定妥协?

徐洋回到酒店包厢里的时候,已是满脸笑意:“呵呵,这领导走了,咱也别端着了。来来,叫服务小弟再上几瓶酒,咱敞开了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群大老爷们喝着有个毛的意思。”马老二兴趣缺缺:“你整点主要的项目啊,我们得快乐起来啊!”

    “节目有的是,你着啥急。”徐洋弯腰坐下,摆手喊道:“该安排的我都安排完了,咱先吃饭喝酒,一会一块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今晚得出点血了,我身体是有名的棒。”刘子叔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找八个行不行,能不能接受?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徐洋一笑,满面春风的招呼道:“来,来,一块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众人纷纷倒酒举杯。

    此刻,屋内没有了董司压场,众人的“天性”就全都释放了。什么拼酒,吹牛批,聊开车的话题,全都整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徐洋跟众人连喝了两杯后,突然问了一句:“哎,不对啊,这屋里咋少个人呢?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老猫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禹呢?”徐洋再次扫了一眼室内,双眼发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没注意。”老猫伸手擦了擦嘴角。

    二人说话时,包房门再次被推开,秦禹从外面甩着两手上的水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槽,我还以为你顺下水道跑了呢。”徐洋起身问道:“你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弟弟在部队有点事儿,我去厕所打了个电话。”秦禹顺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咋手上还有水呢?咋地,尿手上了啊?”徐洋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我手太凉了,拿尿泚一泚。”秦禹跟徐洋扯着淡,弯腰就坐在了他旁边。

    “槽!”徐洋摆手冲着自己兄弟招呼道:“你们咋这么不懂事儿呢?董司走了,这屋里谁是主角啊?看不出来个123啊?来,快点的,赶紧挨个敬秦队酒。”

    “鄙人不胜酒力。”秦禹立马捂着酒杯说道:“唠会嗑,唠会嗑,咱们慢点喝。”

    “咋地,不给我们这帮人面子啊?”徐洋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,我不想给。”秦禹乖巧点头。

    “秦队,你要不跟我喝一杯,我就一直举着。”徐洋的一个兄弟站起身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被搞的没招,只能无奈的说道:“卧槽,那一个一个来哈!”

    “敬酒!”徐洋摆手高喊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后,分别逐一敬酒。

    秦禹连喝两杯后,面色更红,一脸苦相的擦了擦嘴角,突然扭头看着徐洋问道:“你刚才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徐洋一愣:“我不跟你说了吗,家里有点事儿,一直跟媳妇打电话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秦禹点头:“家里有急事儿啊?那不行,你就先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徐洋随意的摆着手:“一会再说,咱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应了一声后,就没再多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董司离开后,酒局上的敬酒频率突然变得很残忍,所以大家在包房里喝了不到一个半小时,就基本全都到量了。

    徐洋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,所以就招呼着众人,一块去对面的指定酒店内玩耍一下。但有几名警司内的警员,觉得第一次见面就跟徐洋靠的太近不好,再加上秦禹和老猫都在,他们也不太方便,跟着领导一块干点啥,所以找了个借口,就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娱乐城大堂内,徐洋送走了那些离开的警员后,回头看向人群,发现剩下的人也就剩十五六个了,随即就吩咐自己身边跟班,让他先去对面的酒店内安排房间。

    众人在大厅喝茶闲聊的时候,秦禹偷偷来到了卫生间,强忍着七分醉意和头痛,弯腰就蹲在了便器旁边,随即用出了江湖绝学,二指禅。

    双指扣进嘴里,使劲儿搅动两下后,秦禹冲着便器哇的一声吐了。

    连续呕吐了能有两三分钟后,秦禹才感觉整个人清醒一些,胃部也不再那么胀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一行人穿过街道,来到了对面马路的酒店,随即各自拿了门卡后,就三五成群的往包房内走去。

    三层走廊内。

    徐洋搂着老猫的脖子,轻声说道:“我给你安排的那个,有一个外号。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老猫斜眼反问。

    “松江第一舌。”徐洋面容略显猥琐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猫一听这话,眼神顿时明亮了起来,指着徐洋回应道:“小伙子,你这路真是越走越宽了。”

    “猫队的快乐,就是我们大家的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上道。”老猫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别走了,你是这一间,我在前面。”徐洋拉住老猫,指着左侧包房门口说道:“你进去吧,一会就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还没到里面啊?”老猫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到。”徐洋轻声回应:“我都是让人挑高质量的,然后一块让人送过来,你进去洗个澡,等一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老猫笑着点头,伸手刷了门卡,就钻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徐洋目送对方进去后,才继续向前面的走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徐洋坐在包房内抽着烟,脸上已经没了笑意,有的只是表情木然,目光忐忑。

    燃烧着的烟头,在昏暗的房间内忽明忽亮,徐洋坐在沙发上,连续抽了四五根烟后,才心中有了决断,低头直接掏出手机,编辑了一条简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会。

    松江江南区某平房内,裴德勇左手把玩着S枪,直愣愣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裴德勇立马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给我发简讯了,”王宏的声音响起:“说可以办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裴德勇听到这话,才缓缓松了口气:“这是迫不得已的一招,而且只能这样用徐洋一次,你千万要把事情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王宏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内。

    一名女孩拎着个小箱子来到了四层某个包房门口,伸手按了几下门铃,但屋内却久久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女孩皱了皱眉头,低头掏出手机,就要打电话询问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的房间门打开,丁国珍探头喊道:“来,妹妹,你直接进我房间就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