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洋,你到底是人是鬼?

袁克目光惊愕的看着老三:“他咋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就说想见你。”老三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袁克斟酌半晌后,立马就冲着白家小伙说道:“小岩,你等我一会,我和九哥去见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。”小伙打着哈欠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去叫他,让他来小会议室。”袁克指着老三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妥。”老三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七八分钟后,徐洋孤身一人进了办公层的小型会议室,而老三在外面关上门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室内,袁克和萧九体态随意的坐在椅子上,都表情奇怪的看向了徐洋。

    徐洋擦了擦头顶的雪花,大刺刺的走到袁克身边说道:“给我根烟。”

    袁克犹豫一下,伸手拿起桌上的烟盒,递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徐洋低头抽出一根烟点燃,面无表情的坐在袁克对面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双方对视半晌,袁克率先笑着问道:“你啥路数啊?我没看懂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干啥的,裴德勇跟你说过吗?”徐洋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袁克一愣摇头:“裴德勇只跟我说过,魏智死了,你就铁了心要和秦禹绑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徐洋听到这话眉头紧皱的问道:“那不对啊,如果裴德勇没跟你说过,他还有一张牌没打出来,那你为啥现在还要保他?你不怕沾一身屎吗?”

    袁克望着对方,短暂犹豫一下后回道:“因为裴德勇被搞到这一步,还没有主动要跑,所以我觉得他手里还有牌,就想帮帮他。”

    徐洋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啥?”萧九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洋吸了口烟,话语干脆的回应道:“我就是裴德勇的那一张牌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?”萧九表情惊愕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扯淡。”萧九根本不信:“如果你是裴德勇的牌,那魏智怎么会死在裴德勇手里?”

    “裴德勇怕秦禹不相信,我要带队跟马老二合伙,所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,找理由打死了魏智。”徐洋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话音落,袁克怔住,一时间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“简单说吧,杨楠死后公司内就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,有一部分人对裴德勇的各种决策,心怀不满,而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。”徐洋话语精炼的叙述着:“内部有了矛盾,秦禹那边又不停的给公司压力……这让裴德勇心里很没底,所以他找我谈了两次,说如果我在这时候,能假意制造和他的矛盾,就可以顺利成章的去秦禹那一边……从而在关键时刻,捅秦禹一刀……我他妈当时天真了,觉得老裴对我有恩,这些年我带人跟着他,也没少拿好处,所以我就答应了他。”

    袁克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但我没想到,裴德勇之前的所有铺垫,都是为了整死魏智,因为只有这样,秦禹才能真的信任我。”徐洋声音颤抖:“但不巧的是,我发现了魏智死的猫腻,也明白了老裴的意图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袁克点头。

    “?前几天,秦禹刚回到松江,我就提议让他出面组织个聚会,因为老裴要用我这张牌,保秦禹即使从长吉拿回了证据,也不敢动他。”徐洋再次叙述道:“刚开始,我们想搞老董,但中途有一些变故,再加上老董的性格也跟我们想的不太一样,所以这事儿就没成。然后……裴德勇就逼迫我,针对老猫下了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套?”萧九问。

    徐洋喘息一声后,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约有照相机大小的录像机,低头在屏幕上点了两下后,放在桌面上说道:“你们看吧。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拿起录像机,低头在屏幕上点了一下播放键,随即停滞的画面就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影像画面内光线昏暗,但也完全能看出来,这是一间酒店客房。播了一小会,老猫从门外走进来,打开了灯,开始脱衣服洗澡。

    萧九看到这里,抬头瞧了一眼徐洋后说道:“这是啥节目?”

    “你往后看,就知道了。”徐洋吸着烟回道。

    袁克继续盯着屏幕仔细看着,他见到老猫的澡刚洗到一半,就围着浴巾又从外面接进来一个女的。

    紧跟着,二人腻腻歪歪开车的情节暂且不叙,只说两个人上了床,正准备做一些激烈运动时,一个青年手里拿着电话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随后的画面就是,女人逃跑,老猫和那个青年发生了冲突。

    录像是没有声音的,但当袁克看到老猫拿起花瓶,连砸了青年两下后,也能感受到当时二人言语上有多激烈的交锋。

    萧九目光惊愕的看着现场画面,还没等提出问题,就见到徐洋冲了进来。随即就是老猫离去,徐洋处理现场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老猫杀人了?”袁克看完后,目光惊愕的冲着徐洋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喝多了,以为自己杀人了。”徐洋面无表情的回应道:“他刚当三队队长没多久,心里很怕摊上这种烂官司,再加上他叔叔又是江南区首席议员,所以他心里很慌,我让他跑,他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猫一个警员,能没发现人没死?”萧九皱眉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问这些没用的,我就问你,这个影像能不能在庭上当做老猫的犯罪证据?”徐洋斜眼问。

    萧九闻声愣了一下,立马反问道:“你的画面可以切掉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切我的,就这种完整的画面,配上这个托已经死了的事实,能不能给老猫搞进去?”徐洋逼问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可以。”萧九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袁克没有吭声,低头再次看了一眼视频画面问道:“你给我们看这个是啥意思?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这时候应该在裴德勇那里开庆功宴啊,为啥突然找我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跟你谈个生意。”徐洋攥了攥拳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袁克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你去杀了裴德勇,我带着剩下的南阳路面骨干投奔你们,并且还把这个视频交给你。”徐洋目光阴沉的问道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袁克闻声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萧九也是一脸惊愕:“你说什么,杀了裴德勇?”